第382章 :趁机献殷勤-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382章 :趁机献殷勤

    “哇,那……那是个人吗?”

    “天啊,他竟然跑这么快?太夸张了吧?”

    午夜的路上,依然有夜猫子夜不归宿,突然看到林川从自己眼前跑过去,几人顿时吓得毛孔都张开了。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快的速度,快到几乎让他们咋舌了。

    只可惜,一路的狂奔,最终还是没有追上自己心爱的人。林川一路狂奔到了东江边上。路面漆黑,没有人,也没有那一辆疾驰的白色奔驰。林川顿时心力交瘁,一脸绝望。

    失去的仿佛不仅仅是一个爱人,失去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

    林川感觉自己的心空荡荡的,心窝子里似乎被人掏空了一样。他失望,他沮丧,他绝望……

    “不!!”站在冷风习习的江边上,林川十分不甘心的怒吼了一声。

    马路边上有几个正在赶夜路的行人突然被林川那一声巨响吓到了,仿佛是平地一声惊雷,愣是把对方吓得脚步哆嗦,几人战战兢兢的看着江边上的林川,有些害怕和紧张。

    “这……这人不会是疯子吧?”

    “谁知道!”

    “我们还是离远点吧。”

    “对对,这念头,被精神病伤着了,只能吃闷亏。”

    几个路人纷纷绕道,宁愿多绕一段马路,也不愿意靠近林川。几人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远远的躲开了。

    林川一个人沮丧的坐在路肩上,他默不作声,脑海中空荡荡的,整个人几乎都快崩溃了。他的双脚因为瞬间的爆发而导致肌肉的急剧挤压,再加上林川超时的负荷,后遗症瞬间就出来了。他的双腿不断的哆嗦着,此时根本就站不起来。他只能一屁股坐在路肩上,连双手都因为体力的严重透支而变得颤抖着。

    他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摸出了一盒烟,手从里面抽了一支出来。

    谁料,因为手抖得太厉害了,一下子没捏紧,立刻就掉在地面上了。林川伸手气捡,可是他努力了好几次,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颤抖的手始终没办法把地面上的一根香烟捡起来。

    后遗症!

    这不仅仅是奋力奔袭的时候带来的后遗症,更多的则是林川身体上的一种伤残而导致的肢体颤抖症。林川咬牙,他用左手捏着自己的右手手腕,并且使了浑身的力量才让自己的右手没有那么激烈的颤抖,这才努力的把地面上的那一根香烟捡了起来。

    林川叼在嘴里,点火的时候又是一番挣扎。

    吧嗒……

    他深吸了一口烟,眸子里,散发出一抹阴冷的目光。此时此刻,林川有一种伤心欲绝的感觉。

    坐在路边上,午夜时分,林川就好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流浪在午夜的街头上。无家可归,流浪无涯。一支香烟,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林川不知道,失去了唐雨梦,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林川的人生,失意过两次。一次是被清除出暗兵队伍;一次就是今天。

    如果说第一次是无奈,是命运。那么,这一次林川是多么的不甘心。靠在路边的花坛上,林川认真的考虑过,这一切绝对都是白逸凡的阴谋,一定是他和方媛联合起来,故意想要拆开自己和唐雨梦。

    现在认真想来,自己刚把唐雨梦送回市委大院,方媛就出现了,这显然是算计之中的事情。她应该是一直在跟踪自己,然后带着自己去了酒吧,喝了两瓶高度的魅之蓝,借着酒劲,她就开始勾引自己,故意投怀送抱。而此时,掌握了方媛家里钥匙的白逸凡就带着唐雨梦来‘抓奸’了。

    此时此刻,林川的脑子显得异常的清醒,脑子里他把所有的场景和片段全部联系在了一起。只可惜,现在反应过来显然已经晚了。

    白逸凡这个阴险的家伙,他一下子就击中了自己的要害,而且一下子就把自己打入了一个万丈深渊之中,让自己几乎都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这一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唐雨梦亲眼看到自己和光着上身的方媛搂抱在一起,恐怕再也不会给自己机会了。上次抓到自己和方媛接吻,就已经有了矛盾,如果那一次说是一个误会,兴许还能够解释,但是,这一次如果还说是误会?又该如何解释?

    难道说两人酒后乱性?还是说这是白逸凡和方媛连起手来算计自己?这显然有些不现实,别说唐雨梦不相信,恐怕连自己都不会相信。难道会有女人投怀送抱不成?

    林川在马路上坐了很久很久。

    其实,唐雨梦也不好受,在看到林川和方媛搂抱,缠绵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坐在白逸凡的奔驰车上,唐雨梦一言不发,呆滞的看着前方,任凭泪水不断的往下淌。

    果然还是印证了那一句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小雨,你别伤心了。”白逸凡出声安慰道:“林川不值得你为他而伤心,懂吗?”

    唐雨梦一言不发,依然不开口说话。

    白逸凡叹息了一口气,道:“你这样我也不放心你回去,不如这样吧,我先带你回我家!”

    唐雨梦依然不说话。

    白逸凡见她沉默不语,径直开车回去了。只是,到了家门口,唐雨梦却一直一脸呆滞,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白逸凡急忙开口说道:“小雨,你可千万别这样啊,为了一个这样的人,你值得吗?”

    “我要回家。”唐雨梦开口道。

    “你一个人回家,我可不放心。”白逸凡急忙摇头道。

    “送我回去。”唐雨梦语气异常坚定。

    白逸凡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可是,我……我一个人不放心你啊。”

    “回去!”唐雨梦坚定的说道:“你如果不送我,我就一个人走回去。”

    “好好好。”白逸凡急忙点头,道:“我送你回去,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啊。”

    无奈之下,白逸凡立刻调头,驱车带着唐雨梦朝着市委大院的方向直奔。

    抵达市委大院之后,唐雨梦从车上下来,这一路上,她眼眶里的眼泪就没有干过,一直都湿漉漉的,一开始更是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淌。后面只是眼眶湿润。

    “小雨,你没事吧?”白逸凡焦急的问道。

    “没事。”唐雨梦摇头,她看了白逸凡一眼,然后说道:“今天我虽然不知道你出于什么目地,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看穿了林川懂得本质。”

    “啊……”白逸凡愣了一下。

    “我现在虽然难过,虽然冲动,但是,你所做的一切我还是很清楚的。”唐雨梦瞥了白逸凡一眼,道:“好了,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儿回去吧!”

    说完,唐雨梦转身上楼。

    “小雨,我送你!”白逸凡急忙追了过去。

    唐雨梦没有拒绝,而是任凭白逸凡追过来。白逸凡笑呵呵的说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我还是送你上楼吧。”

    唐雨梦没有说话,上楼之后,房门打开。白狐拉开了房间的门,一脸警惕的看着白逸凡。

    “小姐,你回来了?”白狐给唐雨梦拿了拖鞋。

    唐雨梦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白逸凡说道:“你回去吧,家里有人,你不用担心了。”

    “啊……好好。”白逸凡立刻点头,道:“既然家里有人,那我也就放心了,行吧,你早点儿睡觉,我……我也该回去了。”

    “嗯!”唐雨梦立刻点头。

    随后,白逸凡立刻转身离开,他没想到唐雨梦的家里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女佣。这让白逸凡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一路跟来了,最后竟然连家门都没进。白逸凡知道,女人失恋的时候也是最脆弱的时候,只有在最脆弱的时候,自己才有机会靠近她,走进她的心里。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失算了。

    “小姐,出什么事了?”白狐见唐雨梦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唐雨梦摇头。

    “那你……”白狐疑惑的看着唐雨梦。

    唐雨梦走了进去,然后说道:“去帮我把酒柜里的红酒取出来。”

    “好。”白狐点头,她快速的走了过去,然后取出了一支红酒,并且帮唐雨梦打开了红酒,用一个高脚杯倒了小半杯。送到了唐雨梦的手边,道:“小姐,你要的酒。”

    唐雨梦光着脚丫子,踩在那微晶玉的地板上,她单手端着一杯红酒,靠在了落地窗旁。眼神呆呆的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白狐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

    良久之后,唐雨梦突然问道:“白狐,你说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为什么就这么靠不住呢?”

    “小姐,你……你该不会是和林川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吧?”白狐疑惑的问道。

    “不,这不是误会!”唐雨梦摇头,然后说道:“这绝对不是误会,而是我亲眼所见。”

    “小姐,你看到什么了?”白狐急忙问道。

    “我看到林川和其他的女人睡在了一起。”唐雨梦眯着眼睛,内心的愤怒显而易见,她咬着红唇,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就把被子里的酒全部灌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