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分歧-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431章 :分歧

    “没错。”白逸凡点头,道:“这一切确实是我在捣鬼,因为我实在太爱你了。”

    “爱不是你破坏我感情的理由。”唐雨梦脸色沉了下来。

    “是的。”白逸凡点头,道:“所以,我特地来向你道歉。”

    “如果不是鼓楼火灾,你会道歉吗?”唐雨梦问道。

    “我……”白逸凡顿时就苦笑了。

    “算了,都过去了。”唐雨梦挥了挥手,道:“不管怎么样,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不是吗?”

    “是的。”白逸凡点头,道:“林川对你的感情,对你所做的一切确实让人值得尊敬。可是,我还是不认为林川是你人生中最佳的伴侣。”

    “为什么这么说?”唐雨梦端着高脚杯,轻轻泯了一口。

    芬芳的口感在口腔中打转,这种感觉让人恍然回到了初恋之中。

    “他对你的付出,只能说明他确实爱你。但是,这并不能说他适合你。”白逸凡认真的看着唐雨梦,道:“小雨,你可千万不能被感动迷惑了头脑。感动很容易让人产生情感上的迷惑,一个人是否适合你,要看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是否与你匹配。如果不匹配,将来的生活必然会带来无尽的苦恼。你明白吗?”

    “明白。”唐雨梦点头。

    “既然你明白,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白逸凡笑了笑,道:“所以,我很想告诉你,林川与你并不合适。”

    “你怎么就知道林川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与我不匹配呢?”唐雨梦笑看着白逸凡。

    “林川是一个草根阶层,而你不一样,你从小留学国外,接受国外开放式的教育。”白逸凡笑道:“说通俗一点,林川不过是一介草民,而你不一样,你接受了贵族的思想教育,你骨子里就是一个贵族。林川一生都希望追求荣华富贵,而你不一样,你追求的是享受生活,追求的是艺术生活,你们两个的人生观是不一样的。你骨子里看不起那种煤老板,可林川却偏偏要做一个煤老板……”

    “够了。”唐雨梦瞥了白逸凡一眼,道:“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拆散我和林川。”

    “不不不。”白逸凡急忙摇头,道:“你误会了,你一定是误会了。”

    “我怎么就误会了?”唐雨梦皱着眉头,道:“逸凡,我一直都拿你当朋友。可是,你却处处在破坏我的感情。你太让我失望了。”

    “小雨,我真的没有破坏你的感情。”白逸凡摇头,道:“我只是在为你的人生,你的感情而担忧。”

    “我的人生,我的感情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唐雨梦瞥了白逸凡一眼,然后说道:“不需要你担心。”

    “唉。”白逸凡叹息了一口气,道:“好吧,那我们今天就不谈这些了。说些别的吧。”

    白逸凡岔开话题之后,两人有开始海阔天空的畅谈了。

    说起来,白逸凡和唐雨梦还真是挺配的,至少从他们的思维,从他们的教育和学识来看,他们都比较匹配。他们都是社会上流,都接受过西方主流教育,也拥有自己见识和见解。他们虽然不食人间疾苦,但是,却也不用为了物质生活而操心。他们完全可以为了追求理想,追求人生的艺术而存在。

    从非凡酒吧出来。

    唐雨梦特地给林川打了一个电话。

    没多久,林川驱车来接她。

    “姐,你喝酒了?”林川问道。

    “嗯。”唐雨梦点头,道:“跟白逸凡喝了一点。”

    “白逸凡?”林川一愣,道:“这小子一肚子的坏水,你得小心点。”

    “不会。”唐雨梦摇头,道:“虽然白逸凡一直不折手段的追求我,但是,他绝对不敢对我怎么样。”

    “也是。”林川点头,道:“你可是市书记,他敢动你?不怕死?”

    “去你的。”唐雨梦被林川搀扶着上了车,林川驱车而走。

    上车之后,唐雨梦好奇的问道:“林川,常林厂的那一块地皮市委决定要强拆了。你能帮我说服一下厂子里的人吗?那些人你比较熟悉,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姐……”林川突然愣住了,他尴尬的说到:“怎么又说要拆迁了?”

    “这是市委的决定。”唐雨梦皱着眉头,道:“东北虎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恒安集团确实是按照国家流程,走的正常的招标程序。如果政府不协助他们完成拆迁工作,恐怕说不过去。”

    “那就提高补偿标准。”林川开口道。

    “这都是按照国家补偿标准来的。”唐雨梦看着林川,道:“一赔一点二。另外补偿的金额也是按照国家标准来。”

    林川沉默了,他吸了一口烟。

    良久之后,林川开口说道:“既然这样,就不能不拆吗?”

    “如果不拆,政府就要补偿恒安集团一笔资金。”唐雨梦凝重的说道:“以东北虎的性格,肯定会狮子大开口。另外,常林厂的存在,确实影响了市容市貌,也应该整改了。再说了,常林厂这么老旧的小区,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可是,他们也无处可去,你突然让他们搬走,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林川语气有些重,而且有些冲。

    唐雨梦愣住了。

    两人之间突然多了一些火药味。

    林川一心站在常林厂这一帮老职工的立场。而唐雨梦则完全是站在市委一边,这本来就是对立的一面。林川想要给那些职工争取更多的利益。而唐雨梦则是为了江北市的发展,为了江北市能偶更快的完成城市化进程,更为了江北市的市容市貌。老实说来,常林厂除了绿化好一些之外,房子的新旧程度甚至比城郊还不如。

    “送我回家吧。”唐雨梦开口道。

    林川没有说话,而是驱车前往了市委大院。唐雨梦推开车门,自己下车走了。看着唐雨梦一步一步走进小区院子里,林川内心有些压抑。

    砰……

    他一拳砸在了中控台。

    中控台上的那些塑料哪里承受的住林川如此愤怒的一拳。当场就爆碎了。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林川咬牙道。

    发泄完了内心的愤怒,林川立刻驱车回家。

    返回家中,林川内心有些烦闷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时此刻,林川终于有了谈恋爱的那种感觉。谈恋爱的感觉应该是酸甜苦辣。先前自己一直享受到的是酸甜,如今终于来了苦和辣。

    林川灌了一口白酒,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种莫名其妙的冷战让林川有些痛苦。

    他宁愿痛痛快快的坐在一起破口大骂一番,也不愿意双方冷战。

    纠结了很久,林川给唐雨梦打电话。谁料,电话竟然关机了。

    在市委大院。

    唐雨梦换了一身睡袍,她光着脚丫子在房间里行走,白皙的玉足,十颗晶莹透亮的脚趾。她轻轻的踩在了地毯上,缓步的行走。手中端着一个高脚杯,杯子里有小半杯的红酒,猩红的酒液显得有些神秘的诡异。

    “小姐,你心情似乎有些不太好。”白狐好奇的问道。

    “一点点。”唐雨梦笑了笑。

    “和林川有关系吧?”白狐问道。

    “是啊!”唐雨梦点头,道:“也许白逸凡说的没错。我和林川根本就不匹配。我们之间有着各自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他和我所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将来的人生道路会一样吗?”

    “小姐,你多虑了。”白狐笑了笑,道:“男人和女人,不就那么一回事吗?难道两个拥有不一样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人就不能走到一起?彼此尊重,相敬如宾不一样可以白头偕老吗?”

    唐雨梦一听,立刻迷茫了。

    白逸凡和白狐两人说的似乎都有各自的道理,可是,自己又该相信谁的呢?唐雨梦呆呆的站在落地窗旁边,看着窗户外一片灯火阑珊,看着窗外因为假期而带来的举世狂欢,车流不息。

    “对啊。”唐雨梦突然点头,道:“彼此尊重,相敬如宾。”

    “小姐,其实感情这种东西很难说。”白狐笑了笑,然后说道:“不能凭借客观来断定合适或者不合适,主要还是看你是否喜欢。如果连相互喜欢的人都不能在一起,那还有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你说的有道理。”唐雨梦点头。

    “人类的感情是最复杂的。”白狐认真的说道:“它不是工厂里流水线的产物,非得要规格匹配才能在一起。感情是一种比较活络的东西,如果真心相爱,就不用在乎身份,在乎地位;不用在乎对方是否贫穷福贵。”

    唐雨梦看着白狐,突然哑然失笑:“说的好像你经历了很多一样。”

    “我虽然没有经历很多,但是,我对感情却有独特的见解。”白狐笑了笑,然后说道:“我只是希望小姐不要在感情的世界里走太多的弯路。否则,累的只是你自己。”

    “也许你说的没错。”唐雨梦点头。

    “所以,你现在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了?”白狐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