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谣言-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435章 :谣言

    鸡仔一听,似乎有些道理,他好奇的问道:“那……”

    “林川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皮衣男子不屑的说道:“那个运输市场是从龙五的手里骗走的。后来这小子想要从虎爷手中把一块地皮骗走,被虎爷识破,这小子竟然动了粗。总之,林川这人非常阴险,而且狡诈。跟他接触,你们可得小心了。言尽于此,不能多说了。”

    鸡仔一听,眼珠子一转,道:“八哥,说说看,兄弟的嘴严实着呢。保证不透露半点儿风声。”

    “知道林川怎么发家吗?”皮衣男子凑了过去。

    “不是靠买沙子,整澡堂子吗?”鸡仔疑惑的问道。

    “哼,靠着些能发展这么快?”皮衣男子不屑的说道:“你相信,我可不信!”

    “那……”鸡仔急忙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我实话跟你说吧。”皮衣男子说到这里,故意悄然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说道:“其实,林川暗中在贩毒。前一段时间,这小子去了一趟金三角,接触了佤邦的武装,从他们手里弄了大量的毒品。”

    咝……

    鸡仔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道上的兄弟都知道,毒品这东西可是要人命的东西。国家法律明令禁止,而且规定,贩卖达到五十克的一律处以死刑。像林川这样亲自跑去金三角,这显然就是进行了大量的贩卖,绝对不简单。

    “八哥,这……这可不能开玩笑啊。”鸡仔肃然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谁有功夫跟你开玩笑?”皮衣男子不屑的笑道:“黄赌毒,我们虎爷早就规定了,毒是禁制触碰的。最起码黄和赌不会做的伤天害理。毒这玩意,一旦沾染,一个人的一生就彻底的毁灭了。”

    “对啊。”鸡仔点头。

    “好了,不多说了。”皮衣男子拍了拍鸡仔的肩膀,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行,那我就不送了。”鸡仔急忙说道。

    皮衣男子起身离开。

    看到皮衣男子走了,鸡仔表情显得十分的复杂。他纠结了片刻之后,立刻招呼了几个朋友,果断的就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了。似乎完全忘记了他刚刚还说过自己的嘴严,不会说出去之类的。

    夜色酒吧,本色酒吧……

    这一个晚上,关于林川各种恶迹的事情都被传播了出来。

    “真的假的?”在本色酒吧之中,十多人围在了一起。

    “当然!”一个黑衣男子点头,道:“林川这小子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正义凌然,暗中却是一个色胚子。前一段时间我们隔壁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也被这小子搞了。还是周凯他们暗中帮忙绑走的,被他们轮着干了之后,又送回来了。以至于那姑娘现在都精神不正常。”

    “小白,不对吧?”一旁一个男子说道:“你隔壁那姑娘精神不正常不是受到惊吓的吗?”

    “就是被他们吓的。”黑衣男子急忙大声说道:“总之,林川这一帮人的行为,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妈的,没想到林川竟然是这样的人。”一名男子咬牙道:“亏老子当初差点就投奔他们了,看来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

    江北市,关于林川的各种流言蜚语很快就传遍了。不少人对林川几乎是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做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实在让他们感觉到愤怒,感觉到十分的气愤。

    而城东区,加入周凯他们的人很快就锐减了。

    “奇怪了,前几天每天都有十多二十个人来找我们,今天都中午了,怎么一个人都没影子?”周凯扶了扶安全帽,一脸疑惑。

    “你不是嫌弃人家太烦吗?”鲁大炮笑道:“再说了,每天十多二十个人,你能收一两个就不错了。现在你还觉得没人,这不正合你意吗?”

    “不对啊。”周凯把安全帽摘了下来,道:“前后反差太大,肯定有什么问题。”

    此时,李强急匆匆的从外头跑了进来。

    “凯子。”李强大喊道。

    “李强?”周凯笑道:“你小子媳妇被人拐跑了?这么急?”

    “媳妇跑了是小,现在江北市漫天遍地都是在流传川子哥的坏消息。”李强急忙说道。

    “怎么回事?”周凯一愣。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为了确定一定,我一个上午都在找朋友询问情况。”李强急忙说道:“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有人在江北市散播谣言,故意黑我们的。”

    “妈的,谁啊?”周凯急忙问道。

    “不知道!”李强摇头。

    “查。”周凯咬牙,道:“立刻给我查。”

    “是!”李强立刻点头。

    刘程跟着李强他们外出探查情况,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能不赶紧追查吗?谁都知道,这事情并不简单,如果不赶紧追查,事情肯定会更加的麻烦。竟然有人狗胆包天,造川子哥的谣言,这简直就是活腻了的节奏。

    周凯在运输市场稍稍犹豫了一会,他急忙给林川打了一通电话。

    “川子哥,现在江北市有人在造谣!”周凯急忙说道。

    “我知道!”林川点头。

    “那怎么办?”周凯问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用理会。”林川不屑的回了一句。

    其实,林川一大早就知道了。

    今天一早抵达市委的时候,保安就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林川。即便是到了休息室,一帮人也用一种十分好奇的眼神盯着林川。还好罗国庆把事情跟林川说了一遍,林川当时有些纳闷,自己为人一向比较正值。如果非要说跟那个女人发生了不清不楚的关系,恐怕就只有方媛了。除了方媛之外,自己可没染指任何一个女人。这江北市怎么就有人造谣呢?

    “你小子悠着点。”一旁的罗国庆看着林川,道:“背后肯定得罪小人了,你得小心了。”

    “怕什么?”林川不屑的说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罗国庆看了林川一眼,悠哉悠哉的抽烟,道:“背后的敌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你还是得小心。”

    休息室内,宋家兄弟在一旁冷嘲热讽。

    “平日里还以为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没想到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没错,啧啧,如果不是别人说,还真不知道这家伙竟然干了这么多龌龊的事情。强暴了这么多漂亮的姑娘……”

    宋家兄弟你一言我一语。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林川,但是,却字字句句都是针对林川。休息室的人都知道最近江北市流传着关于林川的谣言。虽然不太相信,但是,传谣的人却说的有板有眼,让人不信都难。

    林川突然站了起来。

    宋家兄弟立刻哑口无言了,不敢继续做声。

    林川转身朝着休息室外走了出去,临走时,他笑道:“我听说爱嚼舌根的人死了之后会被阎王爷割断舌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说完,林川转身走了。

    休息室内,一片鸦雀无声。

    “操,他吓唬谁呢?”宋文怒吼道:“妈的,什么玩意。”

    “我们可不是嚼舌根。”宋武不屑的笑道:“自己做的事情,竟然还不敢承认,算什么男人?”

    屋子里,除了宋家兄弟在唠叨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接话。有人在悄声讨论什么,有人在交头接耳,也有人在打牌,更多的是在玩手机。唯独宋家兄弟站在屋子里大声的痛斥林川的种种恶迹,像是两个演说家一样在疯狂的演讲。

    ……………………

    夜晚。

    依然是夜色酒吧。

    那个穿着皮衣,被人称之为八哥的男子再一次出现在了夜色酒吧。今天,他的任务还是要对一些认识的人讲述林川的各种劣迹。从一进门开始,他就在挑选对象了,很快,他的眼神锁定了不远处的一个卡座。

    他缓步走了过去。

    刘程和李强两人也在里面喝酒,他们今天是来打探消息的,他们要把背后造谣的人揪出来。他们已经有了目标,这个人就是沙发区的鸡仔。这小子正对着一帮人大声诉说林川的各种不是。

    鸡仔以前跟着丰太保混,后来丰太保被林川打跑了,他就只能一个人单混。好不容易逮住了林川的恶迹,他岂能不好好的渲染一把。

    “应该就是这小子。”李强皱着眉头。

    “我看不像。”刘程摇头,道:“如果他是造谣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大声的渲染。我怀疑他也是道听途说。”

    “要不,把这小子带回去,好好审讯一番?”李强问道。

    “再等一会。”刘程摇头。

    此时,一个诡异的身影吸引了两人的注意,不远处,一个穿着皮衣的男子在对面的桌子上坐了下来。男子看了几人一眼:“邱哥,今个儿怎么有空出来喝酒?”

    “嗯。”对面皮肤黝黑的男子点头,道:“老八,最近在哪儿混?”

    “哎哟,还不是跟着虎爷混口饭吃。”男子笑了笑,然后说道:“邱哥最近在哪儿发财?”

    几人聊了片刻之后,皮衣男子立刻开口道:“最近关于林川的事情,邱哥有没有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