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拷问-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495章 :拷问

    肖飞的家在平房区,厂子的东边,他家距离林川的家并不远,林川的家在平房二栋,二肖飞家则在五栋。其中相隔也不过才一百多米的距离。

    肖飞家里比较困难,有患病的爷爷和奶奶,常年卧病在床,只能靠一丁点儿的养老金维持。肖飞的父母也在外面接一点临工,赚一点生活费。当年下岗补贴的那几万块钱早年因为做生意亏了。

    一家人只能住在这一套狭小的屋子里。

    一帮人走道门口的时候,鲁大炮大喊道:“肖飞,你给我出来。”

    “克制,一定要克制!”周凯急忙叮嘱道。

    “克制个鬼。”鲁大炮没好气的骂道:“妈的,这吃里扒外的兔崽子。”

    没多久,肖飞从屋子里走出来。面色苍白,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肖飞的个子不高,身材也偏瘦。穿着一身灰色外套,一条黑色裤子。

    “炮哥。”肖飞胆怯的看了鲁大炮一眼。

    “我问你,前天晚上你小子干什么去了?”鲁大炮没好气的看着肖飞。

    “我……”肖飞愣了一下,尴尬的说道:“没啊……我没去干什么!”

    “非得老子揭穿你吗?”鲁大炮怒视着肖飞,冷笑道:“飞翔公司里面的毒品是不是你小子藏进去的?”

    “啊!”肖飞一愣,急忙摇头,道:“没……没有的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紧张什么?”鲁大炮冷笑道:“那你到是说说看,你前天晚上十二点多,鬼鬼祟祟去公司干什么?还有,公司的钥匙你从哪儿弄来的?”

    “我……”肖飞一惊,手情不自禁的就揣进了口袋。

    鲁大炮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当场就捏住了肖飞的胳膊,然后冷笑道:“口袋里藏了什么?拿出来看看。”

    “不!”肖飞大惊。

    不等他反应过来,鲁大炮已经从他口袋里搜出了一把钥匙,这一把钥匙正是飞翔公司楼下卷闸门的钥匙。鲁大炮笑道:“肖飞,你小子藏着公司钥匙干什么。”

    “我……我没有!”肖飞使劲的摇头。

    “老实交代,这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鲁大炮怒吼了起来。

    “炮哥,我……我什么也不知道。”肖飞一脸慌张,整个人几乎都快崩溃了一般,他紧张的看着鲁大炮,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炮哥,你饶了我吧,我什么也不知道。”

    “混账东西。”鲁大炮一脚踹了过去,怒吼道:“你还不肯承认是吧?看来,我非得找你妈说一说这个事情了,以后你就别来我飞翔公司了,你也不是我聚义堂的人。”

    “别,炮哥,我错了!”肖飞急忙说道。

    “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鲁大炮瞪着肖飞。

    “炮哥,我……我错了。”肖飞当即就跪了下去。

    “王八蛋,这事情真的是你干的?!”鲁大炮哪里肯饶恕他,他愤怒的朝着肖飞踹了过去,并且一阵拳打脚踢。肖飞哪里敢有半分的反抗,只能双手抱着脑袋,拼命的护着自己的头。

    鲁大炮一番暴打之后,他怒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我也不知道。”肖飞使劲摇头,然后说道:“几天前,有一个陌生人找到我,说是给我五十万,让我帮他一个忙,我一听说有这么多钱,我就答应了。可是……我哪里知道竟然是这个,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就听说川子哥被抓了。”

    砰……

    鲁大炮一拳头打了过去。

    肖飞应声倒地,这家伙已经被鲁大炮打得鼻青脸肿,鼻血横流了。肖飞捂着自己的鼻子,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放声哭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如果知道是这样,我……就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干啊。”

    “兔崽子,回头再收拾你。”鲁大炮怒吼一声。

    周凯已经在给钟律师打电话了。

    得知情况之后,钟律师有些迟疑了:“按照法律,肖飞如果站出来指证是无效的。毕竟他跟你们都是兄弟。任何亲人朋友出来当证人,这都是没有用的。”

    “那怎么办?”周凯急忙问道。

    “一定要找到收买肖飞的这个人,我们才有彻底翻盘的机会。”钟律师急忙说道。

    “嗯。”周凯点头,道:“我尽量!”

    挂上电话,周凯看了半死不活的肖飞一眼,道:“肖飞,现在情况很复杂,我下午你能够看在川子哥待我们不薄的份儿上,你站出来帮我们。”

    “我帮,只要能够赎罪,我都愿意。”肖飞一听,急忙点头。

    “好,现在你认真回忆一下,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周凯急忙说道:“这个人现在成为了川子哥是否能够重获自由的关键。如果找不到他,川子哥这一辈子就毁了。”

    “是是!”肖飞点头。

    周凯找了一个擅长素描的大师,然后让他按照肖飞的描述开始画出对方的模样。到目前为止,恐怕只有这样的办法了。等素描大师把对方的形象勾勒出来之后,再让聚义帮的兄弟们好好看看,看看是否有眼熟的,然后再把人找出来对比,给肖飞辨认。

    聚义帮的兄弟在不断的努力。唐雨梦也从未放弃过努力,她也在四处奔走,走访司法部门的同事和朋友,希望他们能够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按理来说,她是江北市的一把手,只要她的一句话,林川的罪名还能不免除?奈何唐雨梦所有的职权都被宋明卡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插手的机会。

    市委,宋明办公室。

    几个核心的下属已经坐在了宋明的办公室之中。

    林川被抓了,宋明心情不错,他亲自在办公室内泡茶,宋明是个爱好喝茶的人,所以对茶艺也是十分的讲究。泡茶是一门修身养性的工作。早些年,宋明还亲自学习过泡茶的功夫。只可惜,能够喝到宋明亲自泡的茶的人很少。

    “宋书记,今天心情不错嘛。”陈部长笑了起来。

    “嘿嘿,眼中钉终于要被除掉了,还能不好?”一旁李部长也笑了起来。

    林川就是宋明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日不除,就一日不舒服。如今终于要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除掉了。宋明自然是十分的开心。

    “呵呵……”宋明淡然一笑,然后说道:“这人啊,心情好,自然浑身舒畅。今日男的心情不错,所以我亲自泡茶,你们也试试。”

    “宋书记的泡茶功夫可是十分了得。”一旁的李部长急忙说道:“一直都想要试一试,却没机会,今天赶上好时候了。”

    “哈哈……”众人哈哈大笑。

    今天宋明的心情不错,大家都可以放肆的开玩笑。而且都显得有些肆无忌惮。

    宋明泡茶的功夫可是经过系统的培训。泡出来的茶水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宋明抽屉里收藏的都是极品的大红袍。

    这些茶叶可不能跟市面上那些所谓的大红袍相提并论。这些大红袍可都是官方特供版。

    这些茶叶据说早已经被官方圈定了,而且派了专人看管,每年就产那么百来斤。中央首长就要占据大半的供应,剩下的也基本上被地方大员瓜分了。宋明手头的这些茶叶,也是从中央一个大佬手里讨了那么一些过来,这才有了这么一些存货。

    首泡茶水都被浇了金蟾,第二泡茶水才正式饮用。

    一旁围着的这几个人显得十分的期待。一个个好奇的观摩宋明泡茶的手法。

    “宋书记,你这泡茶的手法都和别人不一样啊。”李部长连连拍马屁。

    一旁的其他几个下属也不甘示弱。

    “那可不,一般茶楼里面的杯子哪里有宋书记这几个杯子强?”

    “宋书记的茶叶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听到下属拍马屁的声音,宋明显得有些得意,他刻意玩了一手花样,手中的杯子在他手中转了个圈,杯子仿佛成为了宋明手中的一体。

    啪……

    突然,杯子一滑,从他手中跌了下去,从大腿上弹落在了地面上。当场就碎了一地。

    众人顿时大惊。

    “碎碎平安!”李部长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对对,碎了更好。”陈部长哈哈笑道:“这说明宋书记果然非同常人,宋书记,以后您的官途必然一片坦荡,一片光明。”

    宋明笑了笑,道:“瞧你们说的,不就是碎了一个杯子嘛?有你们说得这么夸张嘛?”

    “可不?”李部长急忙说道:“这可是一种传承啊,小时候在农村打破了碗,老人家都是这么说了,说碎了碗可是一件好事呢。”

    “没错,洒了酒也是一样的。”陈部长咧嘴笑道:“那叫满堂红!”

    一帮人纷纷笑了起来。

    宋明端着功德杯,给众人倒茶。

    一帮下属都毕恭毕敬,双手托着杯子,一副谦卑的样子。

    “来,尝一尝我宋某人泡的茶!”宋明做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感谢大家的支持,茄子唯有爆发来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