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非分的要求-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496章 :非分的要求

    李部长带头品茶。

    他双手托着杯子,显得格外的尊重,嘴唇触及杯子丝毫,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顺着舌尖滑入到了他的唇口之中,李部长原本平淡的表情顿时大为惊讶,接着这一抹惊讶立刻成为了一抹惊喜。

    “好,好,好茶!”李部长连连称赞,道:“宋书记,我也算是品了半辈子茶的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道如此美味的茶,不仅泡茶功夫一流,这茶叶也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陈部长也急忙品了一口,茶水还没有进入唇口之中,他便露出了一抹‘震惊’的表情,整个人惊呼道:“好茶,果然是好茶,宋书记,你这茶艺功夫,对茶艺的掌控,绝对能够算是茶艺大师啊。”

    “过奖了,过奖了。”宋明连连摆手,道:“我也不过是偶尔喝一喝茶,哪里能称得上是什么茶艺大师!”

    “宋书记真是谦虚啊。”陈部长笑道。

    这一次,品茶是次要,谈林川的事情才是最为重要的。

    陈部长知道这事情,李部长同样知道这事情。可是,在这里坐了这么久,宋书记却一直没有切入主题,而是一直在谈论品茗之事。

    “宋书记,林川这一次被抓,我们是否该有些动作了?”李部长好奇的问道。

    “动作?”宋明一愣,笑道:“需要什么动作,就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当然,检察院和司法部门的人不都是我们的人吗?这事情还需要我来多说吗?”

    众人一听,内心立刻就有了底。

    “宋书记这么说我们就明白了。”李部长急忙点头。

    “能让他死,绝对不能让他活。”宋明说话时露出了一抹阴冷的表情,他扫了众人一眼,道:“这小子活着,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因为他的存在,唐雨梦的势力也越来越强了,我们的势力反而越来越弱了。”

    “是是。”李部长急忙点头。

    有了宋明的这一番话,众人也大概知道该这么做了。

    如果走正常的法律程序,林川是死罪难逃,活罪难免。可是,如果有宋明他们在背后作祟,恐怕林川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杀了。

    唐雨梦为了延迟对林川的公诉,为了个钟文翼争取时间,她这一天的时间几乎都在外面奔波。从检察院到法院,从法院道司法部……

    能跑的地方几乎都跑了

    奈何……

    一脸酸楚和委屈。到今天,唐雨梦才明白自己势力的弱小,也明白自己威信的不足。走了那么多个部门,愿意见自己的人不多,大多数自己都是吃了闭门羹,不仅吃了闭门羹,而且还被一些部门的一把手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吃了闭门羹也就罢了,而面对那些羞辱自己的人,自己却无反驳治理。

    譬如,江北市中级法院的老院长就这么语重心长的对自己说:“唐书记,你身市书记,这么可以以权谋私?林川贩毒,这应该走正常的司法程序,你这么能够用自己手中的职权来干涉司法部门的工作?你这是亵渎了党对你的信任……”

    面对老院长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唐雨梦顿时就没了反驳之力。

    而到了检察院,那个有一双桃花眼的老淫贼一直用一双贼兮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以至于谈到重要的时候,这老淫贼竟然提出了非分的要求,他竟然让自己陪她一晚上,他就想办法把林川救出来。

    唐雨梦这么也没想到一向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检察院党书记竟然会对自己提出如此非分的要求。

    “滚!”唐雨梦愤怒的咆哮道。

    “哈哈哈……”对方顿时哈哈大笑,道:“你如果不答应我,你就等着让你的小情人被送上靶场枪毙吧!”

    唐雨梦顿时甩手而去。

    从检察院出来,唐雨梦一脸失落,外面的阳光虽然灿烂,但是,唐雨梦的眼前确实一片昏暗。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又似乎看到了绝望的生活正朝着自己靠近。

    唐雨梦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发现自己在外面奔波了五六个小时了,已经是滴水未进。

    “唐书记,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小雪委屈的说道。

    “嗯,走。”唐雨梦点头。

    从上午到下午,小雪跟着唐雨梦一滴水都没喝,一路奔波。好不容易可以吃上一口饭,小雪狼吞虎咽,吃相比林川还要难看。唐雨梦却坐在餐桌前,一脸幽怨,显然是没有心情吃饭。

    “唐书记,你也吃点儿吧。”小雪心疼的说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没有成功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宋明这个人实在太阴险了。”

    “我不吃。”唐雨梦摇头,道:“林川如果被送上法庭,那肯定要被判死刑的。”

    “啊?”小雪大惊,道:“这么夸张嘛?”

    “嗯。”唐雨梦点头,道:“以宋明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只要的机会,他一心想要让林川死。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放过?”

    “那可怎么办?”小雪有些急了。

    “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唐雨梦认真的说道:“我同样相信邪不胜正。”

    唐雨梦奔波了两天,却依然没有任何的结果。宋明表面上看起来没有插手,暗中却给了自己那些下属压力,以至于唐雨梦处处碰壁,根本就没有办法帮上任何的忙。自己虽然在司法部和检察院有几个自己提携的下属,奈何那些人并不在权利核心的位子,所以根本就帮不上唐雨梦任何的忙。

    毕竟是唐雨梦提拔的人,即便在工作岗位上,也处处受宋明的人挤压。工作上根本就不顺风顺水,更别提帮唐雨梦拯救林川了。

    林川的案子很快就成为了江北市政治界的对抗焦点。以唐雨梦为首的核心圈子与以宋明为首的核心圈子相互对撞。整个江北市的政治圈立刻就变得阴沉沉的,市委也是人人自危,个大权力部门更是私下偷偷议论。

    淮山南路派出所。

    “姐,你又来看我了?”林川一跃而起。

    “嗯。”唐雨梦点头,道:“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水果,还有一条烟。”

    “这么客气?”林川咧嘴笑道。

    林川很开心,然而,唐雨梦的表情却很失落和阴沉。尤其是看到林川这么开心,她内心的反差就越大。

    林川低头拆烟盒子,突然,他听到一阵轻声的抽泣声。

    抬头一看,林川竟然看到唐雨梦正在无声的哭泣着。林川内心顿时一沉,道:“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唐雨梦急忙摇头,她擦干眼泪,道:“林川,姐姐对不起你。”

    “姐,你这是什么话?”林川皱着眉头。

    “我说好了今天能带你出来,可是,我没有做到。”唐雨梦咬着红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内心的痛苦和委屈被她牢牢的压制着,她害怕,她恐惧,一旦内心的委屈爆发,恐怕就如同那崩溃的堤坝,洪水会倾泻而出。

    “那有什么关系。”林川笑道:“在里面比上班舒服多了,只要不扣我的工资,随便关吧。”

    林川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唐雨梦的心。

    谁人愿意牺牲自己的自由?谁愿意被憋屈在这么一个五平方不到的牢笼之中?林川这么说,无非是在安慰自己,在宽慰自己,让自己不要太过于操劳和担心。

    “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想办法的。”唐雨梦咬牙道。

    “我相信姐姐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林川点头,道:“因为姐你可是江北市的一把手,宋明他算个球啊。”

    “嗯。”唐雨梦坚定的点头。

    唐雨梦似乎得到了一种鼓舞,得到了莫大的勇气。再三叮嘱林川不要在里面闹事之后,唐雨梦这才离开了派出所。看着唐雨梦离开的背影,林川的内心有一些惆怅。

    这两天的时间,他几乎能够用肉眼发现唐雨梦脸上的皮肤在变暗,变得暗淡无光。

    林川在拘留室内待了两天的时间,虽然有吃有喝伺候,但是,他内心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次唐雨梦来看自己,显然是遇到了莫大的阻力。

    其实,林川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唐雨梦能够斗得过宋明这老狐狸。他之所以在里面安静的呆着,是想要给唐雨梦内心一个安慰,希望她能够宽心,至少不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劳心劳力。

    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唐雨梦似乎依然为了自己而憔悴,这才仅仅两天的时间,她竟然就消瘦了这么多。林川有些不忍心,更多的则是一份担心。

    如果不是为了唐雨梦,估计林川早就破门而出了,哪里会在这个五平方米的鬼地方呆两天的时间。再说了,这一把破锁,一扇破门就能拦得住自己?开什么玩笑。

    林川坐在床头上,眼睛看着那一扇铁门。凭借自己一脚的功夫就能够把这一扇铁门踹报废了。在自由和唐雨梦之间,林川选择了唐雨梦,不让她担心。所以,林川必须继续停留下来。让唐雨梦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