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有眼不识泰山-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636章 :有眼不识泰山

    审判从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晚上七点多还在继续,钟文翼的人证和物证很多,也由此可见他对这一件案子十分的重视,并且有所准备。只可惜,这些并不能改变什么。

    经过漫长的十个小时的审理,经过双方律师激烈的辩驳,以及十分钟休庭的环节,最终,双方进入了最终宣判的环节。

    哒……

    张天华立刻敲下了法槌,大声道:“全体起立。”

    哗啦啦……

    因为辩驳的十分精彩,这些司法学院的学生几乎对钟文翼如雷贯耳,如今能够看到钟文翼现场辩论,他们可谓是大开眼界,一个个激动得不行,兴奋的不行,所以,即便是十个小时的持续审判,他们依然没有离开,一直在现场观摩钟文翼的辩论。

    没多久,张天华立刻说道:“经过十个小时的审理,经过双方律师的辩论,已经举证,本庭宣布当场审判……”

    张天华又用了二十分钟叙述了这一件案子,在叙说完毕之后,他认真的说道:“该案性质恶劣,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引发了社会矛盾,所以,本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罚,判处林川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两万元整。”

    哗……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怎么会这样?”

    “这是怎么判的?依据是什么?”

    现场不少司法学院的学生好奇的问道,他们很单纯,认为判案就应该有法可依,有法可循。他们忽略了人情,忽略了官场的裙带关系。这案子本来就有案中案,可是,法官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了被告律师的讲述,虽然被拒绝了,但是,钟文翼还是取巧的把案子说了出来,现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案子里面还有案子。可是,法官却视而不见,闻而不听。

    咚咚咚……

    张天华一连三次重敲法槌,并且大喊道:“肃静,保持肃静。”

    然而,现场的声音却依然如此的热闹,议论的声音没有安静下来。

    张天华额头上有些冒汗。

    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可是,突然之间被告知如此,唐雨梦她们还是无法接受。周蕊和诺小西一下子就抱在一起哭泣了。宋晓佳站了起来,她缓步朝着张天华走过去。

    “站住,不许过去。”法警急忙拦住了宋晓佳。

    宋晓佳瞪了法警一眼,然后亮出了联合国维和警察的徽章,道:“看清楚。”

    “国际警察?!”法警愣了一下。

    宋晓佳一把推开了法警,然后绕过了书记员,直接走到了审判长张天华的面前,她冷笑一声,道:“林川跟我说,做坏事的不一定是坏人,做好事的也不一定是好人。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有些人披着羊皮,却干着比狼还可恶的事情;有些人穿着神圣无比的警服,却比流氓还要恶心;有些人穿着高高在上的法官服,却干着不为人知的勾当。我想,这警察不敢也罢。”

    说完,宋晓佳把身上的警服脱了下来,重重的甩在了审判长的桌子上。头上的帽子也被她摘了下来,朝着张天华丢了过去。

    哗啦啦……

    现场顿时一片激烈的掌声。

    “好,说得好。”

    “这帮穿着法官服,干着流氓活的混账。”

    有人竟然起哄,其实,这些人都是黄波这小子安排进来的。故意在关键时刻起哄,并且在最后劫人的环节制造混乱,方便周凯他们逃走。不过,他们现在忍不住就开始制造混乱了。

    “安静!安静!”张天华几次叫嚣,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无奈之下。法警出动,抓了几个带头的家伙,并且把他们轰了出去,现场这才安静了下来。

    法庭外,几十号人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了,法庭门口站了十多个真枪实弹的警察,这些人一排列队,站在了法庭的门口。周凯他们在法院对面的马路上徘徊,犹豫了很久,他们始终都觉得纳闷,这案子怎么就审了这么长的时间呢?

    “凯子,怎么还没好?”鲁大炮疑惑的问道。

    “我哪儿知道?”周凯摇头,道:“里面的兄弟不是在微信里说了吗?还在审理呢。”

    “奶奶的,真想冲进去抢人。”鲁大炮没好气的说道。

    “你当我不想啊。”周凯没好气的说道:“你也不看看门口这么多警察,还拿着枪。”

    一帮人在门口候着。

    突然,黑暗之中几道大灯照了过来,一辆军用悍马极速冲来,后面跟着两辆军用卡车,车子里面还装了几十个真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悍马车在法院门口停了下来。

    一名鹤发苍苍的老人从车上跳了下来,脸色红光焕发,精神奕奕。一身军装更是精神抖擞。

    “是这里吗?”老人问道。

    “没错。”身后的中年男子点头。

    “走,跟老子劫法场去。”老人厉声呵斥道。

    可是,人刚走到门口,十多名警察立刻拦住了他们,并且质问道:“你们干什么的?”

    啪……

    老人一巴掌甩了过去,怒骂道:“干什么的?老子来干你的。”

    那些个警察蠢蠢欲动,一副凶光毕露的样子。这可把李祥国吓坏了,老将军如果在这里出事了,恐怕自己几个脑袋也承担不起啊。

    “谁敢动,立刻缴械,抓走。”李祥国立刻说道。

    哗啦啦……

    十多个手持半自动步枪的解放军战士立刻冲了过来,枪口对准了那些警察。

    “别别别!”这帮警察一看,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这帮人的武装简直就是全方位的。领头的警察急忙说道:“老同志,实在……实在对不住,刚刚……刚刚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没用的怂货!”老人一看这警察认怂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首长,我们进去吧。”李祥国说道:“好像马上就要宣判了。”

    “走!”老首长点头。

    法庭内,经过刚刚的一番抓人,驱赶之后,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

    “如果被告方有任何异议,在本庭宣判之后十五日,可以向江北市高级人民法提出申诉。”审判长张天华立刻说道:“甚至可以当庭上诉。”

    “不需要了。”林川摇头。

    宋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似乎看到林川被送上法场的样子,到了那一天,他一定会亲自去法场,看看林川被枪决的样子。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一直想要除掉的林川,最终虽然被自己除掉了,可是,却付出了儿子的生命作为代价。宋明忍不住老泪哽咽。

    咚……

    张天华再次敲响法槌,道:“既然被告没有任何异议,那就暂时收押。择日执行死刑。”

    砰……

    一声巨响传来,法庭的大门人一脚踹开,接着,一个鹤发苍苍的老人走进来,怒道:“我看谁敢杀林川!”

    哗啦啦……

    众人纷纷转身查看门口的状况。

    几十名警方军战士蜂拥而入,分别从过道的两边迅速的冲进了庭审现场,并且把整个法庭控制了起来。

    “你们是谁?”张天华傻眼了,后面的灯光太暗,根本就看不清楚后面的状况,他一脸纳闷和诧异。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川不能死。”老将军冷笑的走了过去。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林川浑身一阵颤抖。他缓缓的转身,当他看到那一张熟悉的面孔时,他顿时就泪如雨下。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让自己如此感动,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眼前的这个老人就如同自己的爷爷,自己最亲爱的爷爷一般。

    林川浑身颤抖着,他含着眼泪,一直没有说话。

    “臭小子。”老将军走到林川面前,怒道:“每次你小子干点什么破事,都让老子来给你擦屁股。”

    啪!

    林川顿时站直了身子,朝着老将军敬礼,道:“将军,我错了。”

    “哈哈哈……”老将军哈哈大笑,道:“小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不就杀了个人嘛,我看谁敢动你!”

    现场一片哗然。

    “这老头好像很厉害啊。”

    “可不,语气好大啊,杀个人好像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

    人群中议论纷纷。

    此时,有人惊呼道:“天啊,你看……你看他肩膀上的星星。三颗金星。这……这不是上将吗?”

    “没错。”其他人纷纷点头。

    张天华不傻,眼前的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地位和级别绝对不低。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在红墙之中,哪儿有自己认识的资格。张天华尴尬的看着老人,道:“这是庭审现场,请维护法律的尊严,好吗,老将军?”

    “放屁!”老人没好气的看了张天华一眼,怒道:“从情理来说,这小子是我孙子,老夫今天就是不能让他死。从法理来说,林川是军人,就算犯了错,也应该有军事法庭来审判,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哗……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确实,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军人犯了事儿,就应该有军事法庭来审判,而轮不到一般的法院审理。当初林川杀了陈天休,就是在军事法庭上经过审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