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赶走情敌-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695章:赶走情敌

    “我……”五月再一次哑然了。

    面对着林川气势澎湃的质问,五月感觉自己身后的学识一下子就派不上用场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林川训斥,被林川羞辱。五月憋了许久之后,他开口说道:“林川,你说你喜欢宋晓佳,那你拿出你喜欢她的证据!”

    撕拉……

    突然,林川撕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片狰狞的胸膛。

    “看清楚了。”林川拍着自己的胸口。

    五月定睛一看,差点没吓出尿来。林川的胸口上,遍布着伤口,仿佛是一道道攀爬在上面的蜈蚣一般。林川指着其中的两道伤口,道:“这两处伤口,就是我去也门救晓佳的时候留下的。对方人多势众,我孤军一人,势力难挡,好在侥幸把她救了出来。虽然险些致命,但是我无所畏惧!”

    看着林川胸前的伤口,五月终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唉……

    他重重的叹息了一口气,随即,他开口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我这个人虽然有很强大的背景,有很高的学历。可是,我却有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怕死。我没有你的胆量,也许,我不能跟你一样保护着宋晓佳。所以,我决定退出,成全你们。”

    “真的?”宋晓佳一听,脸上忍不住浮现一抹雀跃。

    “林川,其实你说的没错。”五月突然抬起头,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我只是内心偏执,不愿意放手。明明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被人插手抢走了,我就更不愿意放手。现在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这一次,我放手。同样,我谢谢你!”

    “不客气!”林川大气的挥了挥手,道:“既然是站着撒尿的主儿,那就拿出一点儿站着撒尿的主儿的勇气。男人嘛,,受点儿伤很正常,身上有点儿伤疤那也是荣誉。”

    “对!”五月坚定的点头。他突然发现林川一身的伤痕都是一身的荣誉。

    五月内心做出了一个坚定的念头,那就是从军。他打算从这里出去之后,便投身到军营之中去,他要用军队之中的训练来改变自己,他要亲赴战场,用战争来磨砺自己。

    五月很快就从咖啡厅离开,包厢之中,只剩下林川和宋晓佳了。

    宋晓佳雀跃的看着林川,激动的说道:“天啊,林川,我没看错吧?五月这家伙竟然投降了?”

    “当然没错!”林川嘿嘿笑道:“你也不看看他的对手是谁,他的对手可是我呢,你说他面对我,能不投降吗?”

    “去!”宋晓佳瞪了林川一眼,然后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好厉害啊。如果我是你的对手,恐怕也会被你屈服的。嘻嘻,太好了,五月终于要退婚了,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了。”

    不等林川开口,宋晓佳立刻就把林川扑倒在沙发上。

    吧唧……

    两人立刻就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接吻。

    宋晓佳这一次十分的主动,她那滑腻的舌尖轻巧的钻进了林川的嘴里,林川迫不及待的含住了她的粉舌,两人亲热的开始激吻,这一个吻很漫长,而且,两人变换了不好的姿势,一会女上男下,一挥女下男上。一会有滚到了地面上,一会有趴在了茶几上。

    两人之间很快就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火。

    火焰从两人的身上不断的燃烧着。

    林川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火焰了,他紧紧的抱着宋晓佳,隔着单薄的警裤,他不断的揉捏着宋晓佳翘挺的屁屁。另外一只手却轻巧的钻进了她的衣服之中,手很快就捏住了其中一座傲挺的饱满。

    咝……

    宋晓佳立刻就感觉到林川的巴掌,那浑厚的巴掌,带着火焰一样的高温,仿佛要把她的心脏都快融化了一般。

    林川的手很快就穿过了她的内衣,手掌实打实的捏住了那一座丰满。宋晓佳顿时感觉浑身一阵颤抖,身体似乎情不自禁的一阵禁脔。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撕拉……

    林川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他的手立刻撕开了宋晓佳的衣服。那两座峰峦顿时跃了出来。

    宋晓佳轻咬着红唇,道:“别……林川,别在这里!”

    林川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一口就含了下去。宋晓佳也在那一刹那失去了理智,她紧紧的抱着林川的头,两人仿佛是两只煮熟的基围虾一样搂在了一起。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难免要发生一点儿什么。

    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几乎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呼啦……

    林川把宋晓佳的裤子扒了下来,他吞了一口唾沫,道:“晓佳,我要来了!”

    “嗯!”宋晓佳微微睁开眼睛,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林川,眼神里吐露出一阵阵的迷**望。

    宋晓佳和林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宋晓佳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林川气喘吁吁,裤子都脱到膝盖了。

    咚咚咚……

    而正当林川准备提枪上阵的时候,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敲响了。

    林川和宋晓佳都愣住了,宋晓佳立刻反应过来了,她慌慌张张的把衣服裤子穿了起来,林川也急忙把裤子拎起来了。他没好气的问道:“谁啊?”

    “先生,送水。”门外,一个服务员的声音传来。

    “妈的!”林川气恼不已。

    他没好气的打开了门,门口,服务员正拎着一桶农夫山泉的水进来,他笑道:“这是我们咖啡厅专门送的水,泡咖啡用。”

    说完,服务员急忙把手中的水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他眼神显然感觉到这包厢内的男女衣衫不整,他便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只是,等他走后,林川和宋晓佳早就失去了那种性趣了。

    两人尴尬的笑了笑。

    “我们……我们也走吧。”宋晓佳开口说道。

    “不再试试?”林川试探的问道。

    “不了。”宋晓佳脸色微红,道:“刚刚太冲动了,所以才……”

    “哈哈……”林川哈哈笑了笑,道:“那行,我们走吧。”

    离开了咖啡厅,宋晓佳驱车带着林川返回了江北市。

    来的时候一路沉默,回去的时候依然是一路沉默,不过,来和去的心情显然是不一样的。来的时候,宋晓佳一脸怨怒,仿佛是一个怨妇一样,回去的时候却是一种小家碧玉的表情,脸上带着一阵笑容,仿佛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般。

    ……………………

    从省城回来之后,林川就一直在运输市场呆着。

    一直到夜幕降临,他才从运输市场离开。并且踩着星光从运输市场返回常林厂。

    在常林厂门口,林川突然遇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周阿姨迎面走来,恰巧看到林川,忍不住说上几句。

    “林川,你回来了?”周阿姨笑道。

    “嗯!”林川点头,道:“周阿姨,你这是去哪儿?”

    “哦,去夜市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买的。”周阿姨笑道。

    说是去夜市,其实是去逛一下有没有便宜的菜和打折的肉类。常林厂的老人都过惯了那种节衣缩食的日子。每天的**点他们都会不约而同的去附近的超市,市场转悠。因为在这个点,超市的瓜果蔬菜都会半价处理。所以,他们都会抓住这个时候来买菜,买水果。这已经成为了常林厂老人们的习惯了。

    “那您慢点。”林川笑道。

    “林川,你说你现在都这么大一个老板了,你怎么也不在附近买一套房子呢?”周阿姨好奇的问道:“以你现在的能力,买一套房子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为什么非得每天都跑回这个破地方来住呢?”

    林川愣了一下,笑道:“以前我妈在的时候,我还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想要孝敬我妈。现在我妈不在了,我就彻底没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一个人就无所谓了。”

    一说到林妈妈,周阿姨立刻就开始抹眼泪了。

    “唉,你说你妈他也真是的,这么年轻就走了。”周阿姨拿手绢擦拭着眼泪,道:“辛辛苦苦等了八年,儿子终于回来了,好不容易盼到儿子有出息了,人却没了……”

    周阿姨的话让林川也陷入了痛苦之中。

    好不容易停周阿姨念叨完了,林川这才离开。只是,此时的他心情就更加沉重和痛苦了。他紧咬着牙关,整个人都不好受了。返回常林厂的路上,林川的步履就更加的沉重了。

    殊不知,就在二十米开外的一堆灌木丛之中,一杆黑漆漆的枪口从那杂草之中探了出来。在那灌木丛之中,隐藏着一个身穿黑色迷彩服的男子,男子头戴着一个夜视仪,端着一把轻狙。这是远距离狙杀的专业装备。这种装备产自美国,国内黑市上都十分的罕见,即便有,也绝对很难得到。

    对方安静的潜伏着,透过夜视仪装备,他能够清晰的看到二十米开外的林川,正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狙击的范围走来。

    杀手所隐藏的地理位置绝佳,这个地方灌木丛多,杂草多,虽然里面蚊子和臭虫也多。但是,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如果连这点儿困难也不能够克服,那么也就白称之为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