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第734章 :逃离-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734.第734章 :逃离

    所以,一般的家庭根本就承受不起这样的治疗费用。

    看着唐雨梦被送入了手术室,林川则在门口等待着。

    江北市。

    这一个夜晚,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无眠之夜。对林川来说如此,对周蕊来说如此,对于白逸凡来说亦是如此。

    原本打算毒死林川,却不想误打误撞被唐雨梦喝了毒酒。白逸凡内心十分的自责。当天晚上,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回了家中,一个人独自呆在房间喝闷酒。

    “怎么会这样?”白逸凡嘀咕嘀咕。

    他实在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虽然一开始想要毒死唐雨梦,但是,后来改变了策略。毕竟他的内心还是对唐雨梦还是很有感情的。所以,他一心只想除掉林川,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不堪回首。

    哐当

    突然,白逸凡抓起手里的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当场就把瓶子砸了一个粉碎。他气恼的骂道:“老天爷,你不公平。小雨那么温柔,那么善良,你怎么忍心让她死?我要杀的人是林川,这个恶魔,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个横刀夺爱的恶魔,为什么你偏偏不让他死,却偏偏要让小雨死?!”

    白逸凡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意识都快模糊了。但是他的大脑却一直处于亢奋之中。他恨,他恼

    可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无法避免了。唐雨梦的死对白逸凡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几乎整个人感觉都跨了。他醉醺醺的躺在地面上,玻璃渣子扎着他的胳膊,鲜血往下淌。没多久,他就醉醺醺的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

    白逸凡睁开眼睛,头很疼,不仅头很疼,连手也很疼。外头的太阳很刺眼,白逸凡挣扎着爬了起来。起身之后才发现自己胳膊上还扎了几片玻璃。他急忙清理伤口,然后找来了急救药包,并且给自己涂抹了一些消炎药水。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立刻知道今天不是非凡的一天。

    “小雨,小雨现在怎么样了?”白逸凡一惊。

    他急忙掏出手机,然后急冲冲的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让助理去医院打探情况。没多久,助理立刻发来了消息。他告知白逸凡,唐雨梦已经在昨天晚上就连夜转院去了北京,去北京接受了最好的治疗。

    白逸凡立刻定住了心思。他知道,的中毒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的。再加上林川长途跋涉去了北京,估计在去的路上恐怕就要不行了。所以,白逸凡脑海中立刻开始计划了。

    以林川的性格,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江北市他是呆不下去了。宋浩杀了林川的母亲,招致了杀身之祸。而自己杀了林川最爱的女人,估计也是难逃一死。所以,白逸凡决定立刻离开江北市,并且逃亡国外。林川的背景很大,这一点白逸凡十分的清楚。一个能够在北京军区有背景的人,他一旦报复起来,后果十分的严重。所以,白逸凡决心马上就离开江北市。

    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然后把非凡酒吧交给别人打理。

    其实,非凡酒吧的收入对于白逸凡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一座酒吧的存在,无非是给自己装一座门面而已。一座这样的清吧,在江北市被人传的神乎奇乎,其实他每个月的营业额并不多。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白逸凡根本就不在乎。

    当天下午,白逸凡立刻就从江北市离开了,从机场飞往上海,然后搭乘飞机直接出国了,至于他去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这一次,白逸凡自知罪孽深重,也知道自己如果继续留下来,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了。

    白逸凡走了。

    北京城,军区总院。

    经过三天的物理疗法和刺激疗法唐雨梦的脑组织活动明显增加了不少。

    李少校跟林川介绍道:“林川,唐小姐的脑部活动明显增多,所以,依据我们的推测,她应该在近期会醒来。”

    “真的?”林川一听,顿时大喜。

    一旁的老将军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不错,不错。看来,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警卫员小刘也咧着嘴,道:“这叫皇天不负有心人呐。林川,你看你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人都瘦了一圈了,头发都白了这么多。”

    唐雨梦治疗的这三天,林川几乎是滴水未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比较结实,恐怕他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三天前,林川依然是穿着这一身衣服。可是,三天之后,林川明显感觉自己的裤子大了一圈。

    啪!

    突然,林川站了起来,身体笔挺的站直,然后冲着老将军敬礼,道:“将军,谢谢您。谢谢您这几天的照顾和帮助。如果不是您,恐怕小雨也得不到这么好的治疗。”

    “傻小子,瞧你说的什么话!”老将军哈哈一笑。

    此时,警卫员小刘插嘴道:“林川,你如果觉得愧对老将军,那就归队吧。”

    话一出,现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林川面色愣了一下,老将军则双目如电一般的看着林川。那是一种渴望的眼神,那是一种十分期待的眼神。他期待林川的回来。他不希望一个如此尖兵的人才流放在外。再加上现在国际形势严峻,如果林川再不归队,暗兵将不再是暗兵了。

    林川不敢直视老将军的眼睛,那一双如火柱一般的眼睛。

    沉默了许久,林川点头:“好,我答应你,归队!”

    “小子,你可说的是真的?”老将军突然露出了一抹狂喜。其实他已经做好了再一次失望的准备。却不想,他竟然得到了期待许久的答案。他忍不住就把内心的狂喜暴露出来了。

    林川认真,郑重的点头:“嗯,是真的。等我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我一定会归队!”

    “好!”老将军一拍桌子,道:“不管多久,我等你。有你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林川内心多了一些沉重。

    老将军开口说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和唐丫头了,我们先走了。”

    说完,老将军带着警卫员离开了总院。

    “将军,你说林川这一次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警卫员小刘好奇的问道。

    “嘿嘿!”老将军嘿嘿一笑,道:“小刘啊,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啊。”

    “啊?!”警卫员小刘一愣,尴尬的说道:“这我怎么立功了。”

    “嗯,我分析了一下,今天你提出这个要求的时机很恰当。”老将军一边走,一边得意的说道:“这一次我帮了这小子很多,所以他不好意思拒绝我。再说了,这小子都离开暗兵一年多了,也该是时候回来了。所以说,与人为善,于己为善嘛。嘿嘿小刘,你立功了。”

    “那那也是将军您领导有方。”小刘兴奋的说道。

    “胡说!”老将军劈头盖脸一顿痛骂,道:“这和老子领导有屁关系。这就是你小子精明,就是你小子反应灵活!”

    “嘿嘿”警卫员小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赶紧走吧!”老将军开口说道。

    医院里,林川一直守护在病房里,他一直期待着唐雨梦的醒来。他多么渴望唐雨梦能够和自己说话。虽然医生告诉自己唐雨梦会醒来。可是,人总是会往坏的方面去想。生怕那一丁点儿的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而情况在最坏的时候,林川却往往期待那一丁点儿的希望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林川一直守在床头,他握着唐雨梦的手,轻声说道:“小雨,快醒来吧。医生说了,你已经没事了。快快醒来吧。”

    兴许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兴许是因为林川深情的呼唤兴许是因为唐雨梦对生命的执着。

    就在林川一直念念叨叨的时候。唐雨梦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林川突然抬起头,他刚刚分明感觉到唐雨梦的手一阵颤抖。当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唐雨梦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动静。林川揉了揉眼睛,他疑惑的说道:“奇怪了,难道刚刚是我的幻觉吗?”

    林川有些奇怪。不过,他认为刚刚的事情多半是幻觉了,否则唐雨梦怎么会不醒呢?

    正当林川失落的低头时。唐雨梦的睫毛一阵颤抖,随后眼睛突然睁开了。

    “林川,这是哪儿?”唐雨梦突然开口,声音很清澈。

    “啊?!”林川一愣,他激动的抓着唐雨梦的手,道:“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唐雨梦面露痛苦之色,她双手抱着脑袋,道:“我的头很疼。这是哪儿?为什么这么刺眼?”

    “姐,这是医院。”林川急忙帮她按摩脑袋,然后说道:“这是北京军区总院,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唐雨梦痛苦的几乎快哭出来了。

    “白逸凡在酒里下毒了!”林川急忙说道。

    唐雨梦突然定住了身体,她脑海中瞬间就想起了那些事情。那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她瞪大了眼睛,道:“他他在你的酒里下毒了,然后我喝了你的酒,我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