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野兽-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969章 野兽

    林川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身子缓缓的往下沉。

    唔……

    小宁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她紧咬着牙关,忍受着那巨大的挤压力量。

    不得不说,林川的家伙实在有些过于巨大了,那巨大的家伙一直在自己的体内横冲直撞。小宁一开始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很快就有些忍不住了。这种声音逐渐的伴随着林川的充斥而增大。

    以至于到了最后,小宁索性放弃了隐忍,而是惨痛的尖叫了起来。

    房间里,充斥着一阵阵尖叫声,仿佛是有频率的尖叫声,这种尖叫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恐慌。

    林川就好像是一头野牛一样疯狂的冲击,仿佛在为了争夺草原上的交、、配权而不断的发狂,正和自己的对手在疯狂的争夺,战斗。又似一头食人鳄在水中为了自己的食物而疯狂。

    吼吼吼……

    林川一直都在低沉的怒吼着,小宁被林川压在了身下,胸口上那两团雪白的尤物更是被林川死死的捏着,曲扭,甚至有些变形了。虽然痛苦,但是远不及林川每一次冲击所带来的痛苦。

    这不是小宁第一次和男人上床,但是,这却是她人生之中第一次有这样的疯狂的体悟。这种体悟让她有很崩溃,甚至很郁闷。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林川的胳膊,企图拉开自己和林川之间的距离。但是,她的力量实在实在太微不足道了。林川的力量仿佛是泰山之力,紧紧的压着自己,让自己没有挣扎的余地。

    每一次的冲击,小宁都感觉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快要把自己顶穿了。

    小宁的额头上都布满了汗水,额头上几缕青丝沾染了汗水。更是让人感觉到无比的诱惑。

    ……………………

    房间里的战斗可谓是惨烈之极。林川也几乎用尽了身体的力气。小宁已经接近晕厥了,虽然刚开始觉得很爽,但是,几次冲上巅峰之后,整个人就软绵绵的,浑身都使不上力气了。

    吼吼!

    终于,在林川的一声怒吼之中,体内的力量顿时就随着自己的冲刺而爆发了。

    “天啊!”小宁惨叫一声,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

    终于,这个世界安静了。

    小宁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冒星星了,这种感觉很爽,但是却很乏力。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躺在了棉花之中一般,整个人软绵绵的,浑身乏力,完全打不起一丁点儿的力气。

    林川也是浑身汗水,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从身体的毛细孔之中疯狂的往下淌。一颗颗的往下滴落,身体里面的水分似乎疯狂的往外流。

    扑通……

    林川也重重得倒了下去,他整个人都扑倒在了小宁的身上。身体仿佛被泰山压倒了一般。

    “林哥,你……你太凶猛过来。”小宁气喘吁吁,道:“我感觉身体都要被你刺穿了。”

    “嘿嘿……”林川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说道:“我都说了让你早点儿走,可是你却偏偏不相信我的话,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谁料,小宁这丫头却嘻嘻笑道:“没关系啊,我不在乎。”

    “呃……”林川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道:“你刚刚不是说很疼吗?”

    “是。”小宁点头,道:“不过,痛苦并着快乐,玩我喜欢。”

    “傻丫头。”林川笑了笑。

    小宁抱着林川,重重的吻了下去,两人一番天翻地覆的吻。

    “行了,赶紧起来吧。”林川急忙爬了起来,然后说道:“快去洗个澡。”

    “嗯!”小宁点头,可是,刚起来她却感觉到很酸痛:“哎哟,不行了,我感觉好疼啊。林哥,你抱我去洗澡。”

    林川无奈,只好苦笑着摇头,然后抱着这丫头去了浴室。

    好不容易洗完澡,小宁却赖在房间不肯走了。

    “林哥,你刚刚舒服吗?”小宁好奇的问道。

    “舒服。”林川点头。

    “那……”小宁嘻嘻笑道:“以后你每周都来找小西,我每周都陪你睡好不好?”

    “……”林川内心顿时感觉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简直就让人感觉到无比的震惊。林川尴尬的说道:“可能不会来了,我估计下个星期恐怕就要出国了。”

    “啊?”小宁一愣,道:“林哥,你要去哪里啊?”

    “出国办业务,很多事情要做。”林川笑道。

    “你都那么大一个老板了,怎么还那么忙?”小宁撅着红唇。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林川笑道:“明白吗?人要思进取,否则很容易失败。”

    “哦!”小宁点头,道:“我懂啦,可是,你什么时候才来嘛?”

    “这个就说不准。”林川捏了捏小宁的鼻尖,道:“我什么时候来了,你自然而然就知道了。”

    “可是,我会想你啊。”小宁显然有些依依不舍,虽然不知道她是不舍的自己的钱,还是不舍的自己的战斗能力。不过,不管怎么样,林川应该不会在和这个丫头有任何纠缠不休的地方。

    毕竟自己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怎么还能这样的女生交往?今天的这一夜,就当是自己一不小心犯下的错误吧。林川内心或多或少都有些愧疚。这种愧疚是发自内心的愧疚。

    “那……那人家今天晚上陪你好不好?”小宁问道。

    “不用了。”林川摇头,然后从钱包里掏了五千块钱塞给小宁,道:“你不是欠了校园贷一笔钱吗?赶紧拿去还了,别欠他们的钱,对你没好处。”

    “哦。”小宁眨巴着眼睛,她竟然很顺其自然的就把这一笔钱收下了,似乎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拿了钱,小宁穿上了衣服,然后笑眯眯的离开了房间。

    林川重重的躺在了床头上,生理上的虽然得到了满足,但是,内心却变得极度的空虚了。在房间里躺了一会儿,林川怎么也睡不着觉,刚刚的动作很大,肌肉还没有停歇。身体变得格外的清醒,在房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林川接连抽了好几根烟,然后穿上衣服就出门去了。

    林川决定连夜回江北市,在这里带着反而会有一种负罪感,这种深深的负罪感让他十分的难过和痛苦。毕竟,这种感觉并不是他所想要的。所以,他决定离开,否则,在这个房间里他会憋出一身病来。

    临走时,林川给诺小西发了一个信息,说是江北市有事情要回去。诺小西给林川回了一条很简短的短信,并且叮嘱他一路上要小心。

    从酒店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从江北市回去,估计最少也得一个半小时的功夫。

    抵达江北市,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灯火通明,万家灯火。从高速路一路狂奔回家。突然之间,林川有一种迷茫,尤其是在这样黑色的夜晚之中,他感觉到万分的迷茫。无家可归。家被摧毁。母亲被杀……

    林川有一种伤心欲绝的感觉。他难过的不行了。整个人几乎都快崩溃了。

    开着车,走在那似乎没有回头的路上。听着车载收音机里面传来的淡淡音乐声。更是催生了林川内心的一种思乡情绪,也催生了他内心对母亲的思念。

    他内心很伤心,也很难过。

    车子不知不觉的开到了常林厂门口。大半夜,施工已经停止了,常林厂的门口已经被施工单位用蓝色的铁皮围挡了起来。留了一个偌大的门口,大门敞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连自己的家那一片也基本上都被拆除了。林川可谓是望眼欲穿,他能看到那一颗老槐树,却看不到自己的家。

    “唉……”林川叹息了一口气。

    回到了家门口,却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现实。

    林川摸了摸口袋,突然发现了两副钥匙。这两副钥匙都带着暖暖的体温。一副是唐雨梦家里的,一副是沐白家里的。两副钥匙,林川一下子又有了归属感。不过,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到底去谁家才好呢?

    犹豫了下,林川最终还是收起了唐雨梦的钥匙,这个点去唐雨梦的家里,指不定这丫头会如何审问自己。只有沐白才不会管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

    随后,林川立刻驱车赶往了福临苑。

    抵达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多了,林川把车停在了楼下,然后屁颠屁颠上楼了。

    用钥匙轻易的打开了门,进去的时候屋子里一片安静。客厅开了一盏小夜灯。沐白晚上起来上洗手间怕黑,所以特地在客厅装了一个小夜灯,这倒是方便了林川。

    轻轻的推开房间的门,沐白已经在房间睡着了。盖着很薄的被子。气温暖和,窗外的风阵阵的往里面吹,吹得人十分的舒服,十分的舒心。林川转身出门,关上了房间的门,然后轻轻的走了出去。

    一番洗簌之后,林川才捏着手脚进入了房间。

    正当他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

    “谁啊?”沐白突然醒了。

    不等林川回答,沐白‘噌’得一声从床头上跳了起来,她惊愕的看着林川,然后说道:“谁!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