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是我老公-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章 是我老公

    “你现在要是不放了我,我……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郑彦,为了保命,就只能委屈你客串一下那个老男人了。

    这女人是不是眼瞎?

    但顾澈转念一想到他平时从不允许关于他的照片见报,也几乎不拍照,他的新婚妻子不认识他,也实属正常。

    男人勾了勾唇,又挑了挑眉,他墨色的眸子渐渐贴近了乔依然,确保乔依然能把他看得一清二楚,语气有些玩味,“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鸭子先生吗?”而且还是个不守信用的鸭子先生,乔依然扭头不看他,语气憎怒。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个鸭子先生真是帅得惊为天人,尤其是他深刻五官的轮廓,比好莱坞男明星的都要立体,当他靠近的时候,乔依然的小心脏会不规律地跳着。

    可一想到鸭子先生先是言而无信,现在又拐带她,乔依然在心里就把他归为讨厌的黑猩猩一类了。

    不对,应该是像狡猾的狐狸,而黑猩猩那么老实憨厚。

    紧盯着乔依然侧脸的顾澈,瞧着女人吹弹可破的细腻肌肤,闻着她身上独有的馨香,他全身都燥热了起来,有点想念那晚上在人工池的那个吻了。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转过女人的脸颊,一个厚重的吻贴了上去。

    “唔……”混蛋,乔依然不敢置信,车外面还有不断走来走去的加油站员工,还有不停开进来开出去的车辆,他怎么就亲上了。

    她吃惊地瞪大双眸,粉拳落在男人的厚实的肌肉上,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她双脚也没闲着,朝着男人的关键部位踢去。

    只是她的脚才落来到男人腰间的时候,就被男人的大手掌给握住了。

    他任由她粉拳落在他身上,语气低沉,眸光散发着愠怒,他托着乔依然的小脑袋,“他……亲过你吗?”叫郑彦的那臭小子,居然敢打他小妻子的歪主意。

    “谁?”乔依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乌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转了转,才磕磕巴巴回答着:“当……当然了。”

    他一个当鸭子的,干嘛像一个丈夫质问妻子的口吻,莫非在鸭子心里也有那种思想,觉得一个女人的第一次给他后,就一辈子是他的了。

    乔依然压根就没发现某人眼眸里那种潜在的危险,她只想跟鸭子先生撇清关系,“他是我老公,我当然被他亲过,跟他睡过。”死心吧,买卖关系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原本压抑着怒火的顾澈,此刻看着因为说谎不断眨着眼睛的女人,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一向清冷的眸光里,竟然闪过一丝温暖的笑意,只是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郑彦,他不是。你手机里的那臭小子,也就是抱你的那个男人,明明就是叫郑彦,死丫头,下次撒谎看看对象。”

    才刚嫁进门,就敢跟男人搂搂抱抱,当他顾澈是死的吗?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乔依然,愣住了,他一定是看到手机上的来电名字了。

    完了,他估计会更肆无忌惮欺负她的。

    加好油之后,接过加油站服务员找来的钱和票据之外,顾澈发现夹在票据下面的一张名片。

    那名片上的内容看起来有些熟悉,这跟那天早上在怡悦酒店从乔依然包里掉出来的名片几乎雷同,这张是提供女人服务的,而当天乔依然的那叠都是提供男人服务的。

    顾澈握紧方向盘的手青筋凸显,他带着冷厉又严肃的眸光睨了一眼乔依然,毫不客气地夺过乔依然的包。

    “你干什么?”

    “你干嘛翻我的包?”

    “你究竟想干嘛?”

    最终,顾澈仔仔细细搜索了一遍,他在包包夹缝口袋里找到了一张“王妈妈”的名片。

    “还想再找?”顾澈揉碎了他手上的那两张名片从车窗甩了出去,他如刀刃般的锐利眼神瞟的乔依然冷汗直冒。

    “你自己把安全带系好”,顾澈语气不带一丝温度,他车原本的油还不需要加油,只是为了找个正当借口停车给乔依然系个安全带而已,这个死丫头非要把他惹生气了。

    明明早就丢掉了那些名片啊,怎么还有一张在包里?这个鸭子先生干嘛要这么生气?

    难道鸭子先生以为她是那种长期需要鸭子的女人?

    现在鸭子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了吗?光顾过一次就追踪服务了?

    黑色的宾利车走过一段犹如室外桃园的通幽小径,在一个三层楼的清雅小别墅前停了下来。

    “下车。”顾澈冷冰冰的声音,让六月的燥热温度瞬间就降了下来。

    “这里究竟是哪里?我要回家。”乔依然不情不愿地被他拽下了车。

    别墅坐落在一个院子里,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很是养眼,特别是那两棵相思树,位于别墅的右边,那两棵树的枝干合在了一起。

    明显感觉到拽着的女人停在原地不能走了,顾澈也随着她停下了脚步。

    女人正一脸见到外星人的吃惊状盯着花园里的那两株相思树,刚才一脸鬼见愁的情绪倒是看不出来了。

    “哇塞,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连理枝啊,这可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哦。”乔依然以前都只是听说过或是在网上看到连理枝。

    觉得特备意外的乔依然如同往常一样,碰到新奇喜欢的东西就想掏出手机拍照留恋,可是今天摸了半天还没摸到手机,这才不乐意地想起来,手机已经香消玉损了。

    但也没有太影响乔依然见到连理枝的兴奋感,“鸭子先生,你手机借我,快拍拍这连理枝。”

    “哦,你可能不知道吧,这相思树啊,又名连理枝……”沉浸在兴奋中的乔依然伸出手却没触摸到手机,反倒是撞上了男人看白痴一样的神色。

    “我家的树。”

    顾澈若有所思地抬眸打量了那两颗树,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男人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我能不知道叫什么吗?”乔依然觉得这个人实在太无趣了,就吐了吐舌头,就又抬头凝视着难得一见的连理枝。

    什么?他说他家的树?这个小别墅虽然在如此偏远的郊区,但是外观修建得异常讲究,造价应该不低。

    想不到鸭子先生有如此丰厚的家底,既然他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做鸭子,为什么又缠着她不放呢?

    还是这房子是包养他的富婆的。

    总之什么都好,她现在只想安全回家。

    “喂,鸭子先生,你抓我来这里干嘛?”满腹疑问的乔依然忍不住发问,“这是你自己买的,还是包养你的富婆送的?”

    :书友群的扣扣群号是206945302,欢迎大家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