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遭遇绿茶-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4章 遭遇绿茶

    乔依然心里闪过一丝落寂,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他要再婚的时候,我们办理手续。”

    “依然,你是不是傻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通?”赵馨茹有些激动,未免声音就有些大了,“这是你的主意吧。他同意了?”

    赵馨茹是不会相信顾澈在得知乔依然捅他的真相后,还会这么做。

    她的声音足吸引了顾澈和徐灵巧的注意了。

    “大妹子,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啊,”徐灵巧的自来熟是与生俱来的,她对着顾澈和自己表妹说了句:“你们两个好好聊会,我遇上朋友了,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她就像一阵风一样跑掉了,就很是自然地坐在了乔依然旁边了。

    “这位女士,我们还有朋友来,请你回去你自己的座位上去,”赵馨茹对这个给顾澈介绍相亲对象的女人只有敌意。

    她故意说出来的逐客令,却丝毫没有让徐灵巧闪开,她咧嘴朝赵馨茹一笑:“你们朋友不是没来吗?我坐一会就走,大妹子,你家这个小姑娘脸上的伤好了,真漂亮。”

    乔年芳的婴儿车正好就在里面的过道里,徐灵巧所坐的位置是刚好可以碰到婴儿车里的女孩。

    “谢谢,”乔依然心里虽然对这个女人与顾澈是什么关系比较好奇,但是她不想过问。

    具体来说,她不愿意与这个女人说话。

    她端起咖啡的时候,视线扫到了咖啡店里的镜子了,那上面正好把顾澈那桌的一切都反射到她眼里了,顾澈是对着她的。

    乔依然是背对着顾澈那桌所坐的,而赵馨茹是直接抬头就可以看到顾澈和那个女人。

    “那个绿茶是谁啊?”赵馨茹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可以从那个女人夸张地掩嘴笑,还趁着顾澈低头喝咖啡或是看手机的时候,故意挑衅地看着她。

    “什么绿茶啊,你说他们喝的绿茶吗?不就是杭州那个什么,老贵了,180一杯呢?”徐灵巧很是认真地回答着赵馨茹的问题。

    气得赵馨茹脸红嘴歪的,乔依然只觉得甚是有意思。

    赵馨茹喝了口咖啡压了压惊,她不知道这个皮肤黑黑的女人究竟是真的蠢,还是太会装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决定一字一句清清楚楚让这个女人明白她的意思,“大姐,你”

    “别这么见外了,我看我们年纪差不多,你就叫我名字徐灵巧,或是灵巧都行,”徐灵巧笑呵呵地说着,还挥着手朝着服务员招手要了杯美式咖啡。

    自以为自己保养的算是不错的赵馨茹,直接就是被惹毛了。

    为了保持更年轻的面容,这些年赵馨茹可是花了不少钱,这一句她俩年纪差不多,气得赵馨茹恨不得把那些去美容院买的保养品的单据甩徐灵巧一脸。

    她也不是个善茬,直接化愤怒为微笑了:“还是叫你姐姐吧,我觉得我们之前可能不止两个代沟呢。”

    三岁可是一个代沟了,这两个代沟好歹也是六岁了。

    “都行,我这人就是喜欢交朋友,这是我微信,你们赶紧加我,等我果园恢复正常营业后,我给你们寄不打药的水果和蔬菜,”徐灵巧抓着乔依然的手,又一脸期许地望着她,“大妹子,你以后被你老公欺负了,没人说,你找我说说心事都行。”

    “呵,你知道她老公是谁吗,你还”赵馨茹几乎是要即刻脱口而出“你给她老公介绍相亲对象了,你这个欺人太甚的女人”。

    见徐灵巧这样子也不是像马上就走的样子,乔依然也不愿意自己好朋友与徐灵巧起冲突,她直接淡笑着道:“我不用微信的。”

    “馨茹,我们走吧。马上就夏天了,我想再买点裙子,”乔依然懒得去辨别这个徐灵巧是真不知道她跟顾澈的关系,还是故意踹着明白装糊涂。

    她只想安静地生活。

    “怎么可能?大妹子,你看起来这么时尚的人,你是不是瞧不起我这个乡下的妇女,”徐灵巧本来是个自信极了的女人,可是失败的婚姻,被那个人渣丈夫的辱骂。

    她现在变得是超级的自卑了。

    “大姐,戏份不要那么足嘛。你得学会尊重异他性啊,”赵馨茹拿起她自己的手机加了这个徐灵巧,又冷笑着望着徐灵巧道:“你水果可以寄给我,我再给依然送过去。”

    徐灵巧黯淡地望了望乔依然,就加了徐灵巧,还忍不住问着乔依然:“是不是你老公说我坏话了,他还记恨着医院的事吗?”

    “不是,”乔依然看着好赵馨茹一脸懵逼又好奇的样子,就故意朝她吐了吐舌头。

    她俩从小到大,彼此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大妹子,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你那个老公,真不是个东西!”徐灵巧一脸可惜地望着乔依然,觉得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摊上了那么个男人。

    赵馨茹可是不会就这么闲着的,“大姐,你知道我们依然的老公是谁吗?”

    看样子,她是高估这个傻乎乎的大姐了,她压根就不知道顾澈是乔依然的老公吧。

    “知道啊,脾气太差劲了。就那天你去医院抱走小姑娘时候啊,那个男人拦都不拦着你们的,”徐灵巧对赵馨茹说完,就又扭着头对乔依然说:“你们女儿都病成那样了,他都不出现。一出现就要打我老同学,你说人怎么可以那么奇怪呢?”

    徐灵巧才说完,顾澈就毫不预兆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赵馨茹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应和着这大姐,“那大姐你说该咋办呢?”

    “离婚啊,大妹子还这么年轻,”徐灵巧很是痛快地说着,又拍着她胸脯说:“你要学学我,勇敢抛掉过去的糟粕。”

    “我前夫对我就很差劲,我老思想,不离婚。哪知道那个人渣把那些违禁品给我儿子打”

    提起那往事,徐灵巧不由得红了鼻子。

    “你还真是遇人不淑。”

    “这些渣男就该进油锅去煮。”

    在乔依然和赵馨茹替她觉得难受的时候,她话锋一转,很是开心地说着:“多亏了我老同学顾澈,他实在太热心了。主动帮我了不少,要不是他帮我摆平了那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