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绿茶被浇咖啡-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5章 绿茶被浇咖啡

    徐灵巧还想说,多亏了顾澈帮我儿子找医生。74b83

    她正打算把那天乔依然女儿就诊的事情好好解释一下的时候。

    就被赵馨茹给打断了,“你说的顾澈,是这个吗?就那个看起来冷冰冰的顾澈,他吗?”

    在赵馨茹眼里的顾澈,除了乔依然的事情,他都不会再去管其他人的闲事了。

    所以她是故意又调高了音量,那声音让顾澈足以听见了。

    除了她不愿意相信之外,也要防备着不让外人钻了空子。

    “可不就是吗?嘘,妹妹,你小点声,我这不是作为感谢就把我表妹给介绍来了吗?”徐灵巧像做贼一样,压低着声音,又不时往那边观察着。

    “咦?怎么回事啊?”徐灵巧发现顾澈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她表妹了。

    这个年轻的女人,朝着赵馨茹勾了勾轻蔑的唇,就走了上来,跟徐灵巧打着招呼:“姐,我先走了。”

    “四桥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不聊了啊,”徐灵巧有些失望了,“顾澈咋说啊?”

    顾澈帮了她很多,她总想着要回报顾澈。

    毕竟顾澈有钱,什么都不缺,她这才想破脑袋才找了这么优秀的远方表妹来跟顾澈相亲的

    “姐,顾先生对我印象挺好的,你放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斯四桥假装害羞,双颊微红道,又盯着赵馨茹说:“男人嘛,谁不喜欢年轻的女人呢。”

    呦呵,还挑战起来了。

    一直没怎么出声的乔依然,漫不经心地从钱包里拿出了钱,又若有所指道:“一个女人除了年轻这个优势,就有点可惜了。馨茹,我们走吧。”

    “是啊,男人嘛到了八十岁也是爱二十几岁的女人,”赵馨茹离开的时候故意擦着斯四桥的肩膀,压低了音量说着:“是你身上的香水味太骚了,顾澈受不了,就走了。”

    本来就对赵馨茹刚才一直打量顾澈的行为很是生气的斯四桥,这下恨不得抓狂了。

    抬起手就要甩赵馨茹巴掌,还抬起腿要去绊赵馨茹,却被后者直接浇了一杯咖啡:“换个男人去勾搭,这个男人不许碰。”

    斯四桥被咖啡从头浇到底了,整个人甚是狼狈。

    要不是服务员拉着她给她擦咖啡渍,斯四乔一定要上前去扇这个女人巴掌了,她大哭着:“姐,这是怎么回事啊?她为什么一直针对我啊?她是不是顾先生的前女友啊”

    斯四桥并不如表面这么柔弱,要不然也不会主动去挑衅赵馨茹了。

    她对顾澈很满意,当然她是不允许有人抢她看上的男人的。

    所以

    “这叫怎么回事啊,那娘们太过分了吧,”徐灵巧冲出了咖啡厅,就要去找他们两人,可她俩已经不见踪影了。

    看到垂头丧气的徐灵巧回来,斯四乔心里大骂着:真是没用,长这么胖简直就是白长了,一点本事都没有。

    “桥桥,走,我带你去买衣服换下来吧。都是我刚才没有保护好你,”徐灵巧一边赔罪着,一边好奇地问着:“你怎么知道她是顾澈的前女友啊。”

    因为看上了顾澈,还有了情敌,所以斯四乔就心里的责怪掩盖了。

    反倒是用着异常善解人意的口气说着:“姐,你也是不想的,是不是?我是猜测的,因为她刚才一直用着仇视的眼神看着我,要不是她也喜欢顾先生,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也是,”徐灵巧扶着斯四桥去了女装部。

    “姐,不如我们不去买衣服了。我们去做sp,刚好我把身上的脏东西给洗干净,我请客,”斯四桥已经瞄到了乔依然和赵馨茹了。

    因为现在一切都不明朗,她才不要那么傻乎乎去硬碰硬呢。

    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就会善罢甘休了。

    这不,她嘴上说着不买衣服,可眼神却一直盯着乔依然和赵馨茹那边。

    如此刻意的举动,当然就使得徐灵巧看到了,她卷起袖子,就要上去干架了:“桥桥,你别担心,我马上跟你讨个公道回来。”

    而斯四桥则一脸苦哈哈地抱着徐灵巧的胳膊说:“姐,我们就不要惹事生非了,万一她倒打一耙该怎么办呢?”

    “桥桥啊,你怎么这么善良的,”徐灵巧很是不甘心地跟着斯四桥走了。

    在做sp的时候,斯四桥像是林妹妹上身了一般,不停地说着:“我好怕因为我刚才跟那个疯女人起冲突,害得姐你跟顾先生的同学情谊变味啊。”

    “姐,你要不要跟顾先生打个电话,主动去承认是我不小心冒犯了那个姐姐”

    “这怎么行啊,明明是那个疯女人泼了你的咖啡,”徐灵巧当下就给顾澈打了电话。

    劈头盖脸地就问:“老同学,你前女友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居然看见桥桥跟你相亲,还把桥桥给泼了一身咖啡。”

    “真的吗?”顾澈刚才离开之后,就径直回了公司,此刻正准备去开会了。

    突然,他就来了兴趣,就挥手让唐浩宇先走,而他自己则回了办公室。

    “具体是怎么回事?”

    今天他是去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套路相亲了。

    本来正到了乔依然和赵馨茹。

    当下,他就很想看到乔依然是什么反应了。

    但是听着徐灵巧慷慨激昂地说完后,他稍微有点失落,“那个她,乔依然就没有什么反应吗?”

    “大妹子吗?”

    “对,那个小姑娘的妈妈。”

    “有,提到她我就来火了。她女儿住院的时候,我好歹也是对她嘘寒问暖吧”徐灵巧看着斯四桥被烫红的脖子,直接就坐起了身,低嚷了起来了:“她说我妹妹除了年轻,就一无是处。你说气人不气人,我真是一口老血恨不得吐出来了。”

    对比徐灵巧的暴躁,顾澈就心情好了不少。

    还以为这个乔依然真的能做到波浪不惊呢,小东西还会讽刺人了。

    他可是彻底领教了乔依然那冷言冷语就可以让你暴跳如雷的话了。

    不错,很好,很乔依然。

    顾澈憋着笑,对徐灵巧说着:“今天真是抱歉了,改天我请吃饭道歉,我现在要去开会了。”

    “那我妹妹”

    “医药费我会赔偿的,今天的事再次抱歉,”顾澈挂上电话之后,心情很好地觉得今晚有空都不能回家。

    得吊着乔依然这个小女人。

    斯四桥很是满意顾澈愿意赔偿,和请吃饭,她打算到时候不要钱。

    她固然爱钱,但是绝对不是这么一点医药费而已。

    赵馨茹直接不淡定地在乔依然身边狂轰乱炸着:“我的姑奶奶,你就算不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们年芳好不好?你自己还有儿子的,难道他们就不需要有个健全的家庭吗?”

    对此,乔依然很是淡定地反问着:“你放心,顾毅是他亲儿子,他不会亏待他。年芳是他好兄弟的女儿,他也不会亏待了她。”

    “那你呢?”赵馨茹真想敲开乔依然的脑袋里去看看那里面的构造。

    曾几何时,乔依然可是个醋坛子的。

    “我啊,”乔依然拿着一件薄荷绿的晚礼服在赵馨茹的身上比划着:“这样穿就很精神啦!要不要去试试?”

    她越是躲着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赵馨茹越是觉得她心里难受。

    而她是最受不了乔依然受委屈的人了,“呵呵,这绿色适合你,被人从头绿到脚了。这件衣服我觉得适合你,小三都上门来了,你还不拿出正房的气魄来。”

    乔依然在自己身上比划了几下,又俯身问着婴儿车里的乔年芳,“妈妈穿这个好看吗?”

    “嘎嘎,”乔年芳开心地就伸着去抓那裙子了。

    那小手上满是口水,乔依然怕她把人家的裙子给弄脏,就在跟她拔河了,“宝贝,松手哦。再不松手,妈妈就会挨揍了哦。”

    说完,她还握着拳头做了个要哭的动作,很是没心没肺,气得赵馨茹直接给了她脑袋一个爆栗子。

    她又直接生硬地从年芳的手里把裙子给拉了出来,“小东西,我跟你妈说正经的呢,你少给捣乱。”

    在一旁的服务员特别会说话:“这是小妹妹喜欢妈妈穿这个裙子呢,我们这个款今天还来了小女孩的版本,买回去可以当母女装哦。”

    “包起来吧,让这俩母女就可劲被绿吧,”赵馨茹大方地刷卡就买了这两身母女装了。

    “年芳,谢谢干妈妈,”乔依然把乔年芳给抱了出来,“亲她一口。”

    被乔年芳抱着吻了好几下,赵馨茹的暴躁就平稳了下来。

    她温柔地摸着乔年芳的脑袋,又老生常谈道:“依然,你别有思想负担了,顾澈他不会过去那么耿耿于怀的。你”

    “你觉得顾澈是个受人摆布的男人吗?”乔依然风淡云轻地说着:“他不愿意相亲,谁可以逼他吗?”

    赵馨茹觉得顾澈肯定是事先不知情的,可乔依然太固执了,她换了个方向问:“你俩,最近那个还正常吗?”

    “哪个啊?”乔依然没想就直接问着。

    这可让赵馨茹有点窘迫了,她直接捂住了年芳的耳朵,“小孩子不许偷听哦。”

    立刻就秒懂了的乔依然,苦涩一笑:“早已经被打入冷宫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