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凭什么不喜欢我女儿-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6章 凭什么不喜欢我女儿

    “我不信,我可是听方睿霖说了,顾澈这辈子就只有过你这么一个女人。你们都住在一起了,他能不碰你吗?”

    “别捂年芳的耳朵了,她会难受的,”对于这个问题,乔依然之前的确是仔细思考过的。

    “我们抛开别的不谈,顾澈对你的心思,你扪心自问,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男人这么对你的吗?”赵馨茹也是急了,感情最怕的就是这种冷战和拖着了。

    拖着拖着,一切的甜言蜜语和美好时光都会变得模糊了。

    在乔年芳听到赵馨茹提到“顾澈”名字的时候,她好奇地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珠子喊着:“爸爸。”

    “还是不会叫妈妈吗?”乔年芳突然之间的说话,引得赵馨茹马上就来关注这个小可爱了。

    “叫爸爸干嘛,叫声妈妈听听,”乔依然逗弄着这个还在流口水的小家伙,“明明最近见顾澈的次数不多,她就是动不动就叫两声爸爸。”

    对此,乔依然也是很头大的。

    这又不是顾澈的亲生女儿,怎么就对他那么深的感情呢。

    “么,么,”这是乔年芳最清晰叫“妈妈”的吐词了。

    “我女儿聪明,一学就会了,”赵馨茹全然不记得要拷问乔依然和顾澈之间的问题了,抱着这个小可爱亲了又亲,教她喊“妈妈”。

    可是乔年芳就是死活喊不清楚“妈妈”,最大限度只会“么么”。

    虽然赵馨茹有些失望,但是也很欣慰了,毕竟这孩子看起来是这么的快乐。

    “馨茹啊,你也别太着急了,”乔依然推着婴儿车,跟赵馨茹肩并着肩走着。

    她指着商场里的一处广告说着:“你看,这早教的广告打得满世界都是,我也打算带年芳去上上早教课。”

    “这么一丁点大,去上什么早教啊,会不会有大孩子欺负我们年芳的,”赵馨茹这个当亲妈的,用着一副看后妈的眼神瞪着乔依然。

    乔依然索性就叉着腰,阴沉下来一张脸道:“对,你想的没错,我就是会给年芳吃毒苹果的后妈。是不是不放心了啊,不放心,你就把睿霖哥给好好抢回来啊。”

    本来就是方睿霖的那个未婚妻插足了他俩的感情了。

    那年的事情,有些很多误会,也有着很多无可奈何,更多的是无法改变了。

    “哎,你是我亲妈,行了吧,”赵馨茹当然是信得过乔依然的,“我相信你,多过于相信我自己。”

    “这还差不多,要不然你就把年芳抱回去跟她亲爹过去,”乔依然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

    她注意着赵馨茹脸上尴尬的神色了:“怎么了?你不是说他不愿意分手吗?”

    “我都告诉他了,我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了,他还是很坚持”赵馨茹有时候都要觉得方睿霖是爱自己爱到非她不可了。

    然而,当一次次触及深一点问题的时候,他又是那么让她难受。

    “绝对真爱,他那样的家庭,他敢说这种话,就证明他是爱你爱到死了,”乔依然用手捏了捏乔年芳的小脸上,也是在告诉赵馨茹“你们还有这么一个小可爱啊”。

    “依然,你自己是生了一个儿子,你是不懂这种心情的,”赵馨茹说着说着,眼圈竟然都红了起来,“他要带我去做试管婴儿了,国内不能挑婴儿的性别。他过段时间要带我去泰国,他是非要我生个儿子不可。”

    “你身体受得了吗?”乔依然虽然没做过试管婴儿,也是从电视和杂志上面了解过试管婴儿的原理,“你要不要尝试把年芳的身世告诉他?”

    每次试管婴儿,都是需要从女性身上取十几颗卵子以上。

    而赵馨茹因为生乔年芳,当时落下了病根,她的卵巢功能退化得很厉害。

    当时阮磊就说过,要赵馨茹最好是别再生孩子了,要不然会容易诱发一些疾病。

    要是一口气取那么多的卵子,她真的好害怕赵馨茹的身体会垮掉。

    赵馨茹望着单纯的乔年芳,亲了亲她额头,痛心地说着:“方睿霖,他很不喜欢年芳。那天年芳尿了他一身,还把他身上弄得脏脏的,他在家里念叨了几天。说他不喜欢年芳,说年芳看着就讨厌,还警告着我千万不要把年芳给带去家里玩。”

    “人家都说亲生的孩子,是会有自然的血缘关联,会很喜欢自己孩子的,”赵馨茹说着,眼泪都止不住往下掉落了,“我有时候当着他面在上看年芳的衣服和玩具,他都会把我手机抢走丢掉,让我别看。”

    “他要是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叫我别看女孩子的,给他未来的儿子看看。”

    乔年芳在她怀里愣了一下,就伸着手摸着她的脸,像是在安慰她一样,别哭了。

    “真是看不出来他是这种人,”乔依然只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并不要求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年芳。

    可方睿霖,他必须得喜欢这个女儿。

    她口不择言地说着,“这种人,我们年芳也不稀罕他当爸爸了。真是气死我了,他以为他多好啊,居然敢讨厌我女儿。”

    “依然,你小点声音,”赵馨茹时刻提防着跟着乔依然的保镖。

    离她们只有三米之远的保镖是方胜男,那可是方睿霖的亲妹妹。

    这要是被听了去,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了。

    盛怒下的乔依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并没有压低音量,甚至是故意朝着方胜男的方向说着:“他们方家的孩子从小就是个大舌头,说话又晚,笨的要死。”

    “依然,你别这样,”曾经口无遮拦,天不怕地不怕的赵馨茹变得是畏手畏脚的了。

    她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都是方睿霖害的。

    一个人在生气的时候,大脑是没办法冷静下来的,也就没办法去纵观全局了。

    她望着无辜又可爱的年芳,说着哄年芳又是安慰赵馨茹的话:“我们年芳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好的女孩了。”

    “嘎嘎,”乔年芳有些害羞地咬着自己的手,又躲进了赵馨茹的怀里了。

    “哼,他们方家的人到了三岁才会开口说话。我明天就给年芳请早教老师,过段时间带她去医院赶紧把大舌头给修整好。到时候年芳两岁了,就比哥哥的表达能力还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