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虐顾澈-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7章 虐顾澈

    “依然,等孩子大点再去做,好不好?”赵馨茹眼泪汪汪地看着乔依然,这么一丁点的孩子做手术,她要心疼死了。

    正在气头上的乔依然,像一头蓄势待发的母老虎一样厉声训着赵馨茹:“这叫做去方家化。真是慈母多败儿,多少父母就像你这样,孩子小的时候不舍得送去做手术。等到大了,受够了别人的取笑与耻笑再去做手术,那样很有意思吗?”

    “我也不懂那么多”赵馨茹简直是哭笑不得了,乔年芳这个小家伙,还鬼灵精怪地不停朝着乔依然吐舌头玩,“年芳,闭嘴,赶紧把小舌头伸回去。”

    因为乔年芳的舌苔偏厚又偏大,所以不太能卷起来。

    这下子,就被乔依然逮着机会,大说痛说了:“你给我看好了,她留这么多口水,除了是长牙之外,更多的就是舌头的原因。你要是想对年芳的人生指手画脚,你就给我把她彻底带回去抚养。”

    “依然,都听你的,好不好?”理亏的赵馨茹赶紧把乔年芳递给了乔依然。

    曾经的小绵羊,怎么变得这么爱发火了啊。

    “哼,懒得理你这个笨女人,我回家了,”乔依然连再见都不想说,就把年芳放进了婴儿车给推走了,“顾毅的口条和表达能力之所以比很多五岁的小孩子都要好上许多。那都是他才说话的时候,顾澈就给他请了早教和游戏老师培训他。”

    “年芳在基因上差点,但是我还是会把她培养成比顾毅要厉害的孩子,绝对不让人给瞧扁了。”

    再说下去,她怕她会忍不住去找方睿霖打架了。

    什么人啊,就算是站在顾澈好兄弟的份上,也该是喜欢年芳的吧。

    蓦地,她脑海里就想起了那天她重新回公寓住的时候,顾澈抱着年芳说的话了。

    “年芳,我今天见到方睿霖那个混蛋了。他居然说你跟我一样讨厌,你说爸爸是不是该揍他一顿呢。”

    还以为那是顾澈自己瞎掰的玩笑话,现在看来那一定是他的肺腑之言了。

    一回到家,乔依然就给年芳报了一对一的早教班,是在顾毅所在的幼儿园里。

    报完名,乔依然就在微信里把那幼儿园的相关信息,还有师资状况和老师的简单情况都发给赵馨茹看了。

    未免再次惹怒乔依然,赵馨茹心里觉得早了点,但还是没提出来,只问着她:“你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去陪你上。”

    “哼,每堂课,你都得来,需要父母同时在场的。你来当妈,我来客串爹。”

    看着乔依然那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赵馨茹忍不住“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好玩,我也。”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睿霖竟然已经回家了,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赵馨茹的手机给抢了过去。

    “你不会感兴趣的,”赵馨茹是窝在沙发上的,就赶紧站起来,抢着自己的手机。

    她不确定那些提到年芳的聊天记录会不会暴露些什么了,就使劲扯着他的胳膊,企图抢回自己的手机。

    抢着抢着,她就半挂在方睿霖的手上了。

    “别这么猴急,今天晚上我会加倍喂饱你,”方睿霖坏坏地在她耳边说着,看到她脸颊瞬间就红了起来的样子,他很有一股冲动把她摁在沙发上来一次。

    很久没有看到她这种真实又自然的反应了,他甘之如饴地把手机还给他

    “神经病,”赵馨茹拿回手机就从他身上滑下来了。

    没想到这时候,有两个声音破有默契地说着:“我们是不是破坏了你们干坏事啊。”

    “啊?怎么还有人?”赵馨茹惶恐地转身去看来者何人了,脚没站稳,一下就栽进了方睿霖的怀里了。

    “你们来了啊,快请坐,”赵馨茹热情地招呼着赖柏海和沈博文,又用胳膊肘推了推方睿霖:“怎么不早说家里要来客人啊,这要怠慢了他们可怎么好?”

    方睿霖冷眼扫了眼他俩,又看着刚进门的顾澈,小声在赵馨茹耳边说:“你只需要晚上伺候好我,就行。家里不是有佣人吗?”

    “方睿霖,你一辈子没说过话吗?怎么废话这么多,”赵馨茹提起脚,就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疼死了,你怎么踩疼我的。晚上我一定会十倍奉还。”

    懒得搭理这个老流氓了,赵馨茹就张罗佣人给他们准备咖啡了。

    他们今天是约在方睿霖家里打麻将。

    赵馨茹自告奋勇地要代替方睿霖上场,并且还要坐在顾澈的下家。

    “八万。”

    这是坐在顾澈上家的赖柏海打的,她差点忍不住就推牌了。

    就在这时候,赖柏海不高兴地丢下了八万,又盯着对面的赵馨茹抱怨着:“这个没良心的,你再糊我的,我就赖在你家白吃白喝一年不走了。”

    顾澈似笑非笑地朝他耸了耸肩,就望着赵馨茹问:“犹豫这么久,是不知道要糊还是要杠吗?不如,咱们一起推牌,糊了呗。”

    今天的赵馨茹手气特别好,杠啊,糊的,不计其数的。

    正可谓一方独杀三方的。

    而她今天所糊牌的对象,大部分都是顾澈。

    “我自己来,”赵馨茹直接反手就捂住了方睿霖的手,他就那么顺水推舟地吻了吻她手心。

    斜昵了一眼方睿霖,赵馨茹就把手给收回来,硬生生把圆糊的牌给打破了,“八万,我碰了。大家有没有觉得阿澈是越来越风趣了呢?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认识的年轻人太多了。”

    赵馨茹碰了这个八万,现在已打出来的牌就已经没有八万了。

    而顾澈的牌,只要刚刚吃了八万,再打个四条就能圆糊了,然而现在所有八万下地了,他的牌就变得了无生机了。

    “人嘛,总归是需要变通的,总那么一板一眼也挺无聊的,”顾澈哪里是听不出来她的弦外之音呢,是在替乔依然那个小东西打抱不平了吧。

    “炫迈吃多了吗?这么风骚,”沈博文笑着打趣着。

    这时候,轮到顾澈摸牌了,他打了个七万,又说着:“秘密。现在年轻人怎么就这么爱发微信呢。”

    他说完秘密的之后,那低头看微信的喜上眉梢的样子。

    惹得赵馨茹恨不得马上去破坏才好,她不耐烦问着:“是那个被很多人都踩过的死桥吗?你也不嫌晦气。”

    是的,自打赵馨茹从徐灵巧嘴里得知跟顾澈相亲的那个女人叫斯四桥,她就在心里诅咒着那个女人叫“死桥,死人走的桥,谁走谁死的意思。”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死桥,活桥的啊,”沈博文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在顾澈和赵馨茹身上来回穿梭着:“是不是有地方,你们不带我去玩。”

    “能不能好好打麻将,别玩什么心理战术啊,”赖柏海今天输钱输到他怀疑人生了。

    “我一直都属于命大的人,”顾澈锁上手机屏幕,就微笑着问赵馨茹:“你打算怎么收拾我呢?”

    看到他那上扬的嘴角,赵馨茹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才好,他明明就在一个半月前答应要好好照顾依然的。

    竟然敢去相亲,还跟那个死桥聊得好,她直接把牌给推到了,“老娘又杠了。”

    哪知道她杠了以后,摸了个二饼,加上她手里本来又有三个二饼,“我又杠了。”

    “哎呦呦,顾澈,你这什么手气啊,你看看你再输,就要出去卖屁股了。”

    ”放心,只要馨茹不是杠上开花,顾澈的屁股还能保存下来。”

    沈博文和赖柏海挤兑着顾澈。

    再次摸牌之后,赵馨茹生气的脸庞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我糊了,方睿霖,你赶紧拿计算机来算算账。”

    “顾澈,你究竟会不会打牌,光害人。”

    “奶奶的腿,这哪是打麻将啊,简直就是受虐啊。”

    “哎呦,这盘可不好算了啊,要不要找精算师来,”方睿霖顾毅故弄玄虚地说着,又从后搂着赵馨茹的细腰说:“这么好手气,我们要不要把行程改去美国,顺便去拉斯维加斯赌一把。”

    这时候压根就顾不上搭理方睿霖了,赵馨茹把他给推开了。

    她调高了音量很是讽刺的盯着顾澈问着:“你说晦气不晦气呢?正正经经的人,干嘛要跟那死桥混在一起呢。”

    其他三个男人算是看出来了,这是话中有话了。

    “死桥是谁啊?”

    “一个整容怪,鼻子是垫的,事业线是弄的,”赵馨茹就是觉得那个女人横竖不如乔依然。

    “馨茹,你这什么意思,那个死桥勾搭上顾澈了?”

    沈博文好奇地问着,又很是兴奋地祝贺着顾澈:“你总算像个成功人士了,知道泡嫩妹子了。”

    “唔,约出来看看啊,我也好奇是怎么个妹妹呢?”

    “切,谁知道是妹妹还是姐姐啊?那女人的鼻子,眼睛啊,全的,事业线也是第三代硅胶。”

    真正的闺蜜就是这样,谁要敢抢我闺蜜的男人,我分分钟nn死她。

    “不行,不行,阿澈你赶紧把她给约出来见见,我给你鉴定一下是真的人造,还是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