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三秒君-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8章 三秒君

    “我敢打赌她的处女膜也是做的。”

    赵馨茹知道顾澈的这些好朋友,现在都不喜欢乔依然了,甚至包括方睿霖也有时候会让她远离乔依然,说她心思歹毒。

    “馨茹,那姑娘是杀了你全家啊,你要这么较真干嘛?”沈博文打趣着,他很注意顾澈的表情,可顾澈那张冰山脸什么反馈都没有给他。

    赵馨茹也是热血女汉子,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顾澈呛声道:“我是不希望有人染上一些不该染的病,难道你们都不看新闻的吗?那种白莲花,绿茶表可都是某些传染病的高发人群哦。”

    “哈哈,没事,做点安全措施就好,”赖柏海也很想顾澈是什么反应。

    他故意坐在了顾澈的身边,还环着他的脖子,很是暧昧地说着:“又不是小孩子了,能不带套吗?顾澈可是老司机了。”

    话都说到如此露骨的地步了,这时候的顾澈竟然还是无动于衷。

    这使得赵馨茹有种自己眼瞎看错人的敢倔了,她的脸都气红了,恨不得把这几个臭男人都赶出去才好。

    就在这时候,方睿霖家的门铃响了,佣人打开了门。

    乔依然出现了,还推着婴儿车:“睿霖哥,我家房子最近要配合也消防检查与改造,我搬来这里住几天可以吗?”

    “麻烦您帮我把行李从车上拿下来好吗?”她温柔地对着方睿霖家的女佣说着,又很大方地进来了屋子里。

    她压根就不管方睿霖同意或是不同意,就算是他不同意,她也是要住在这里的。

    “你们海边别墅不是可以住吗?那边总该没有改造吧,”方睿霖说话的时候,视线是一直都在顾澈身上的。

    他很想知道这顾氏两口子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睿霖哥,我挺喜欢你们这里环境的,”乔依然看他视线一直对着顾澈做着小动作,又瞪了眼年芳,她就直接不管他的感受了:“馨茹,我就住你们隔壁的房间。走,带我去看看。”

    “走,走,搬行李去。还愣着干嘛啊!”赖柏海憋着笑,就把沈博文给拖走了,又小声跟沈博文开起了赌局:“这绝对是赵馨茹通风报信了,你说这次是顾澈赢,还是乔依然。”

    “乔依然,”沈博文恨铁不成钢地望着顾澈的背影说着:“我就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男人,离了这个女人他能死吗?我打那么多离婚官司,从来都是女人哭着喊着要孩子的。就没见过这种女人狠心到连自己儿子都要报复的。”

    “你还是阿澈的兄弟吗?有你这么不看好自己人的吗?”赖柏海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大箱子就对准了沈博文的怀里丢了去。

    “赌场不相信感情,”沈博文很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又小声问着:“年芳是顾澈亲生的吧?”

    对于他们这些顾澈的朋友来说,他们都没有亲耳听过顾澈提到年芳的身世问题,只是道听途说过顾家老爷子说年芳是乔依然跟白海生的。

    而且每次白海被扣押了,乔依然总会抱着年芳去接他。

    这些蛛丝马迹,早就让沈博文怀疑了。

    “你觉得呢?”赖柏海当然是不会把乔年芳与乔依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告诉沈博文的。

    具体年芳的亲生父母是谁,他倒是没问过,具体来说,是问不出来。

    而顾澈一直又没在提乔依然在泰国声的孩子,他在心里判断着,八成乔依然在泰国就没有生孩子,这年芳就是乔依然收养的一个小丫头罢了。

    目的就是要使劲虐虐顾澈才爽。

    沈博文双目东瞧瞧西瞧瞧,又很意味深长地说着:“我觉得这事情没我们表面看的简单。我劝你也赌乔依然赢。”

    “理由?”赖柏海诧异地看着沈博文,难道这个臭小子知道的比他还多吗?

    按道理顾澈跟年芳n测试的事情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

    可是顾澈自打把乔依然和年芳接回家里去了,就很少找自己了,不排除他的心事全部跟沈博文去说了。

    沈博文手上拎着的大箱子重的他全身都在飙汗了,他有气无力地说着:“那就这样,你赌顾澈,我赌乔依然呗。你个龟孙子,尽把重东西给我搬”

    “谁让你自己点背,”赖柏海眼神一冷,邪里邪气地靠近了沈博文,几乎是贴着他耳垂说着:“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内情,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去,去,去,恶心不恶心啊,一大股子汗臭味,”沈博文自打当上了大律师之后,就连重点的文件和资料都是助理给他拿的了。

    出门他也都是请人搬运行李,他已经好几年不曾搬这么重的东西了,怪吃力的。

    见着沈博文回避着自己的问题,赖柏海是越发觉得自己错过很多重要的信息了,改天非要把这个臭小子的嘴给撬开才罢休。

    知道拎的箱子其实是比沈博文拿的箱子还要大上几号。

    因为里面全是衣服,年芳的玩具,所以他就能拿着大箱子健步如飞了。

    他还幸灾乐祸地扭着腰,哼着歌:“今啊,真啊真高兴。咱们老百姓,今天最高兴。”

    “你给臭狗子,你算什么老百姓,你可是含着手术刀出生的医学世家子弟啊。你就是地主,专门欺压老百姓。”

    &p;p;nbs含着手术刀,你这人真是没文化。那接生大夫绝壁是你,含着手术刀就是要划死你,”赖柏海怼人的时候,也是不遗余力地开黑了,“我掐指一算,这位小哥哥你最近房事不给力吧。按照你这么小的力气,每次有没有十分钟?”

    “赖柏海,你这乌鸦嘴,你也不怕哥生气了,爆你菊花,”沈博文出门的时候,看着乔依然和赵馨茹是朝着楼上去了的,所以他也就放飞自我了,“待会把你句话给洗干净,等我。”

    赖柏海暧昧地一笑,又学着个柔弱的女人娇滴滴道:“哥,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外人,你是三秒君的。”

    “噗嗤”,乔依然把口里的一嘴咖啡喷到了对面顾澈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