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怎么可能会怀孕-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09章 怎么可能会怀孕

    那喷咖啡的位置也是很微妙。

    直接就喷到了顾澈裤子腰部往下的地方去了。

    嗯,腰部往下的三寸地方,是男人很重要的位置。

    瞬间,顾澈整张脸就黑了下来。

    “哈哈。”

    “哈哈,乔依然你是学过射击吧,正中红心啊,”赖柏海趁机借题发挥了起来。

    这个臭顾澈,有新打算也不告诉他,瞧让沈博文那个抽律师嘚瑟的。

    乔年芳看着大家都在看着她笑,她也开心地拍着手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殊不知,爸爸刚才为了护住她不被烫到,用着光着手臂的臂弯把她给挡起来了。

    他那手臂上都被烫的发红了。

    “还真是亲生的,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顾澈抬起手掌就对着年芳的小屁股轻轻拍了一下,就把她交给了方睿霖:“给我看会孩子。”

    “我会看什么孩子啊,你给她妈妈抱啊,”方睿霖可是怕了这个小家伙了。

    “哎呀,她妈妈我要去慰问一下被烫者的心声了,”乔依然趁机就溜走了,又朝赵馨茹做了个“不要去帮他”的眼神。

    她这次来,就是要整治一下方睿霖,谁要他嫌弃年芳的。

    还反了天呢。

    赵馨茹可不愿意方睿霖对年芳发起火来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就算一辈子不相认,她也不愿意他们之间的关系差劲。

    让人意料的是,乔年芳朝着方睿霖甜甜地笑了起来,还朝他做起了鬼脸,后来又模仿着方睿霖紧蹙眉头的样子。

    “小丫头,谁让你学我的,”方睿霖看着这个小不点这么机灵,就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人来疯的年芳,使劲往他身上爬着,朝着他的鼻子指了指。

    “你要干嘛?”方睿霖鬼使神差地就把头给低了下来。

    瞬间,伴随着小女孩得意的笑声,方睿霖只觉得自己的鼻子被一双小手给捏住了。

    “哈哈,老马失蹄了,这么大的人被一个小姑娘给欺负了。”

    “年芳的模仿能力也是没s了。”

    “你个小姑娘,怎么这么皮,小心以后嫁不出去,”方睿霖正要抬头之际,年芳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亲了他直接就抓着他的手“吧唧”一下,就亲了一口。

    然后就眯着眼睛,乖巧地趴在了他怀里。

    那小样子,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了。

    一脸无奈的方睿霖看着这个小癞皮狗,只觉得心里被微风拂过了,很是柔软。

    赖柏海赶紧掏出了手机,拍着年芳那乖巧的样子,大笑道:“乖巧p,这小丫头是要成精啊。揍你一拳,再给你一颗糖吃。”

    一旁的赵馨茹也忍不住拿出了手机,拍下了这难得画面。

    画面里,方睿霖虽然看不出来多喜欢年芳,但也是被可爱的她给萌到了。

    “赵馨茹,你赶紧来抱住她。我不愿意被她又尿了一身,”方睿霖不悦地瞪着正在拍照的乔年芳。

    赵馨茹应付着:“你再坚持一会,我得去给顾澈找找衣服去。”

    然后,她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那么弥足珍贵的时刻,实在是太难得了。

    楼上。

    顾澈冲了个凉出来,就把一身的脏衣服丢到了乔依然身上去了:“给我弄干净。”

    本来是她喷了他一身,给他洗干净,是无可厚非的。

    可他这种理所当然的姿态,生生地把乔依然的叛逆心给激发出来了,“你自己没手啊。我要不是为了给睿霖和年芳单独的相处机会,我会上来吗?”

    说完,斜躺在床上玩手机的乔依然,赶紧就把鞋子给蹬掉了,整个人就躺在床上,“我今天逛太久了,累了,我睡觉了。你自己用点洗衣液搓干净,再烘干呗。”

    这个的是这么轻而易举地。

    要知道,顾澈这种大少爷,从小就没有自己洗过衣服的。

    他直接就把衣服往垃圾桶里一扔,又很是自然地倒在了乔依然身边了。

    突然,乔依然就觉得眼前一黑了,看不清手机屏幕上的字了。

    她把脑袋上的浴巾拿下,朝着顾澈丢了去,骂道:“你有没有点廉耻啊,这不是在自己家里,遮羞布你还不好好地拿去遮羞。”

    说罢,她视线的余光就看到了正裸在外面的某个丑态百千的家伙。

    “啊,顾澈你是不是有病啊,”乔依然慌张地光着脚下了床,就把门给反锁了,“你自己不要脸,我还得见了,可怎么办。”

    骂完,乔依然直接恼火地把被子朝着他身上盖了去。

    “我专门给你看的,”顾澈很是大方地就把被子给掀了下来,又起身把乔依然给抓了过去。

    “你给我松开,你想干嘛?”

    顾澈看着她害怕又害羞的样子,心里觉得无比地爽:“干,你!”

    “呸,你个三秒君,老娘嫌弃你,”乔依然躲着他那炙热的眼神。

    那灼灼其华的眸光里,全是她,会让她更加贪心的。

    她心里对顾澈去相亲的事情,还是很介意的。

    顾澈捏着她下巴,就把给抱在床上,又压在了身下。

    “你给我起开,重死了,”乔依然推搡着他肌理分明的胸膛,又嘲笑:“你这种情况,就没想着找赖柏海多开点药去补肾吗?”

    “乔依然,”顾澈一点也不怒,一只大手就已经探进她衣服后面去解扣子了,“不如,这次你好好计时好了。”

    “切,三秒钟,我用嘴数就好了,”乔依然的手是灵活地,她抵挡着他那在她衣服里造次的手。

    “1,2”

    数到三的时候,顾澈直接就咬住了他的唇。

    “唔”她用手挡着他的身体,自然也就没手去管他的进攻了。

    殊不知,就这么放开城门给敌军了。

    他的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剥开了皮带。

    觉得到不对劲的乔依然,直接用脚踢着他,可被他给死死地压住了腿。

    他的吻,时而重,时而轻,或咬,或轻吻。

    那一下下缠绵悱恻的吻,绵远悠长,让乔依然的呼吸也越来越厚重了。

    在别人家里干这种事,实在太羞耻了。

    但是男人却不这样觉得,吻她的间隙,趴在她耳边呢喃着:“这样是不是很刺激。”

    “呼呼,”乔依然难得有机会重新呼吸了,压根就就没有心思去搭理这个坏男人,只是不停地给他白眼。

    看着她满脸坨红的样子,他温柔地摸着她那精致的小脸。

    他本来不打算这么早碰她的,两人关系还处在尴尬状态下,过程就不会太愉快。

    可谁让她想方设法地设计他,他要是不做点什么,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帮我试试?”

    “试什么?”

    问完,乔依然就疼得皱起了眉头。

    一股异物感冲击着她的感官神经了,她的手指甲死死地掐进了顾澈的肉里了吃痛地嘟囔着。

    “试试看,被烫坏了吗?”顾澈愉悦地又蛊惑人的说着,还发出了很享受的声音。

    “卑鄙,简直就是禽兽,乘人之危,”乔依然只觉得他满脸都写着大大的“我是色狼,我不要脸”。

    顾澈只是闯进了领土而已,还没有打算她并没有强烈反抗,他便直接趁热打铁了。

    咳咳,这种时候的男人,又怎么会把乔依然打他锤他的反抗当做是防抗呢。

    他只觉那是她是在欲擒故纵罢了。

    “我也疼,”顾澈痴笑地望着满脸绯红的乔依然。

    这种久违了的感觉,让他很想释放喜欢那里最邪恶的影子出来。

    怕吓到她,就只好一步步来。

    要是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乔依然是断然不会喝那杯咖啡的。

    以她对顾澈的了解,都这样了,她又怎么逃得掉。

    “你哪里懂得我的疼,你又不是我,你哪里懂我的感受,”乔依然委屈地控诉着他,又死死地盯着他。

    是真的疼,她以为是自己还没准备好的关系。

    “老司机还是要时常上路好点,要不然吃亏的还是你,”顾澈看她也不是像装出来的样子,又在她耳边说了句,“给你加点油。”

    羞得乔依然直接就抱住他低下去的头了,“你好烦人。”

    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色情了。

    乔依然也是个正常女人,尤其是在这种时刻,与其做些无畏的挣扎,倒不如好好享受算了。

    反正她也不亏。

    奈何,她实在是疼的受不了了。

    眼角都沁出眼泪了。

    意犹未尽的顾澈,不甘心地结束了,又给她套着衣服:“走,去医院看看。你要是什么事都没有,就别怪我要你小命。”

    那凶残的语气,让乔依然都顾不上自己腹部的难受劲了,只觉得后脊背冷汗一片了。

    “你去找你那相亲的小妹妹啊,凶我干嘛,”她也不想这么疼的啊。

    这种疼有点熟。

    有点像刚开始怀顾毅的时候,顾澈一碰她就疼。

    应该不会吧,她从泰国回来后,跟顾澈就没有真真正正做过一次啊。

    “呵,吃醋了?”顾澈心里暗爽的很,就去了浴室。

    再不去冲个凉水澡,他真要爆炸了,乔依然这个恶毒的女人,就是爱这么整他。

    心里七上八下的女人,也顾不上穿衣服了,就拿起手机在上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