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喜欢吃醋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0章 喜欢吃醋的女人

    乔依然慌张地在手机上输入了“房事疼是什么原因”。

    她又提防着顾澈会不会立刻出来。

    什么事情都还没明朗的时候,她可不愿意被人知道。

    友说:“我房事疼,当时没在乎,觉得过几天就会好的。那知道过了一个月没好,我去医院一查,是怀孕了。我老公除了高兴之外,还懊悔着怎么检查之前怎么不多来几次,现在知道怀孕了,他说都不忍心碰我。”

    友b说:“我老公一直在那事上都很温和的,突然有天晚上他喝了点就,就像疯了一样,后来弄伤了我流了血。吓得他当场就低头了,抱着我就重弄去医院了。医生说是本来就孕酮低,还有点先兆性流产,若是我老公再使点劲,我宝宝就会化成一滩血的。虽然我家宝宝已经一岁多了,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后怕的。姐妹们,若是坚持不了房事,就一定不要死撑着。爱你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让你难受的。不爱你的,不甩难道留着过年剁肉吃人肉包子吗?”

    “不可能是怀孕吧,”乔依然可是一点也不这样认为,她跟顾澈最多也就那晚在书房里稍微接触了一下。

    时间那么短,肯定不会是怀孕。

    于是,她又变化了问问题的方式,是什么病引起的。

    友说:“我房事疼是因为炎症还有一些妇科病引起的,现在都不让老公碰了。而他,已经华丽丽的出轨了。”

    “这么严重吗?”乔依然目前是没有妇科病,可她刚才那么一疼,吓得她也怕像友b一样。

    这个友b的回答下面还有不少的回答,她点进去一看,全部是有类似经历的女人对老公的控诉。

    “我我也是这种情况,我老公都六十岁了,居然还怪我不能尽妻子义务,出去搞三搞四的。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他年轻的时候不愿意带套,我们又不能要二胎,我连续给他打了四个孩子了,真是造孽。”

    “这种老公要的干嘛,赶紧离婚啊,”有个友义愤填膺地骂着,然后又说着她的自身经历:“我当时疼的时候老公也是不能碰,我们才结婚啊,我让他甩了我再去娶个年强健康的女人,他不同意,我自己很是愧疚。有了他的支持,我对病

    “你们也别怪我们男人了,毕竟我们真的是下半身动物。我劝各位女人一句,男人知道回家就好了,不要临到老了,连个嘘寒问暖的男人都没有。”

    这个男人的回答下面就是一堆骂直男癌的话了。

    乔依然看的是一头雾水了,她觉得她既像怀孕的,又像是得了妇科病一样的。

    “现在后悔,晚了点,我没兴致了。”顾澈一出来,就看到了乔依然身上歪歪扭扭的衣服没穿。

    尤其是她最让他爱不释手的浑圆,就那么静悄悄的样子,像是等着他去采掘一样。

    顾澈赶紧把视线给移走了,这下去,就忍不住想要把她给吃干抹净了。

    她手上拿着手机,整个人看起来心事满满的。

    “乔依然,”顾澈很烦她这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做法,他使劲弹了她脑门一下。

    吓得乔依然失声大叫了起来,“啊!”

    她双手还举起来抖了几下,乐得顾澈都忘记了刚才被她忽视的不悦了。

    这样子蠢蠢的,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与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是一样可爱的。

    “你大白天见鬼了啊,鬼叫个什么劲,”这样的她,似乎才是真是的她,顾澈不由得上扬了嘴角又抓着她胳膊问:“是真的不舒服?”

    “你干嘛要打我?”乔依然防备地把手机给藏在了身后。

    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去医院呢。

    只是妇科病倒还好,他反正也积极相亲了,以后有的是人陪他睡,虽然她心里是有点酸。

    可若是真的怀孕了,这还真是复杂,她自己可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的。

    敏锐的顾澈对她这藏手机的小动作给惹到了,他直接就把她整个人给抱住了,“我还没死,别想背着我跟野男人亲亲我我的。”

    “你松开我,抱这么紧干嘛,”乔依然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又朝他冷笑了一声,“你要点脸,行不行?”

    究竟是谁在外面跟其他人亲亲我我的了。

    还想泼她脏水想都别想了。

    “老实点,把你手机交出来,要不然我就不会客气了,”顾澈用着威胁的眼神盯着她。

    乔依然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她直接就死死地攥着,就是不给他,还用力地把他一推。

    于是,顾澈就抱着乔依然一起撞到了床头上了。

    那“砰砰”地撞击声响起的同时,门外有个不怀好意地笑声正捂着嘴大笑着。

    赵馨茹掩饰不住笑意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啊。哈哈,那那衣服,我放门口”

    “真没想到你俩这么激烈。改天我让方睿霖把家里的床给换成海绵床头的,嘎嘎!”

    “不是这样的,馨茹,你回来,”乔依然捶了顾澈一圈,就起身打算去开门,可她却动弹不了。

    顾澈这家伙正好死不死地抓着她衣服,厉声道:“你给我穿严实点再出去。”

    想反抗他两句的乔依然,低头一看自己的穿作,也就瘪了瘪嘴不做声了。

    若是她自己穿衣服,手机就会被顾澈给抢走了。

    她烦乱着,就索性命令着顾澈:“你自己的衣服,你自己去拿。”

    待他们下楼的时候,那一群人都已经消失地无影踪了,包括乔年芳也不见了。

    佣人告诉着他们,方睿霖他们去外面吃饭,并让厨房给乔依然和顾澈准备好晚餐了。

    乔依然都不好意思去看佣人的脸了,她总觉得全世界都知道她跟顾澈

    对着顾澈这张像没事人一样的脸,乔依然吃不下饭,“都是你,这下他们都要觉得我也跟你一样不要脸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以后找我,就直接打我电话,不要搞这么多花花肠子,”顾澈扫视着乔依然那清秀又着急的小脸。

    女人,果真就是爱吃醋。

    早知道她吃这套,就该早去相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