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你维护的是杀人凶手-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1章 你维护的是杀人凶手

    “呸,”乔依然在桌下踹了顾澈一脚,就要往更远的位置去坐了。

    可她踹他的那只腿,直接就被他给夹住了。

    “顾!澈!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乔依然一字一顿地警告着他,就又用筷子敲着碗声明着:“我来这里绝对不是因为你,我是想让年芳和方睿霖多接触接触。你懂不懂?你给我松开腿!”

    实在是太可恶了,难道她就是这么好欺负的吗?

    顾澈慢条斯理地嚼着菜,又吃了口饭,才慢吞吞地说了几个字:“不懂,听不见!”

    桌上一派正经的男人,在桌下却是开始耍起了流氓。

    方睿霖家的佣人,为他们两人准备饭菜的时候,是直接并排放着的。

    所以,现在顾澈在桌下把乔依然的腿使劲地往他那边带。

    使得乔依然整个人的重心都会往顾澈那边偏移,甚至是倒在他身上。

    尤其是乔依然趴在他肩上的那瞬间,像极了以前,他每晚回家后,她就趴在他肩上甜甜地说着:“老公,辛苦了。”

    那时候,他总会觉得为了她着五个字的一句话,就算是累死也是值得的。

    这种幻如隔世的感觉,让顾澈的眸光也越来越温柔了。

    在此刻,他有种一切还是老样子,他们之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什么隔阂都未曾有过的。

    看着她乖巧地趴在自己怀里,他轻轻唤了声:“依然。”

    蓦地,他就蹙了蹙眉。

    “顾大总裁,”乔依然戏谑地回望着他,又向上挑眉要挟着:“怎么样?要不要同时放?”

    乔依然的手使劲地掐着顾澈的腰上的肉,知道他不怕疼,所以她都是咬着牙用着吃奶的力气掐着他。

    “还可以大点力气,”顾澈歪着头,就咬了她鼻尖一口,又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甚至还出现了一种在床上才会出现的满意表情。

    “恶心死我了,”乔依然要推开他,腰上却被他给死死地搂住了。

    从一旁看,女人乖巧地趴在男人肩上,男人含情脉脉地望着女人,这幅画面别提多养眼了。

    方睿霖的佣人们也不好意思走出来了,最后是门铃不停地响,她们才低着头跑去开门了。

    “阿姨,那个狐狸精把睿霖缠在这里。她都不让我进来,您待会好好劝劝睿霖。”

    “劝什么劝,我可是他亲妈,必须得听我的,跟我走!”

    “阿姨,您一定要好好跟睿霖说,要不然他肯定会埋怨我在中间作梗了,”一道清雅又熟悉的声音飘进了乔依然的耳朵里了。

    她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就看清楚了说话的人了,是张苑彤。

    “难怪是闻到了一股子骚味,”乔依然已经被顾澈松开了,她就低着头嘀嘀咕咕吃着东西,并不打算要打招呼。

    张苑彤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餐厅里的人谁,又捏细了嗓音劝着方夫人。

    “我知道男人都爱在外面逢场作戏,可是今晚的宴会客人都是超级重量级的,我也是为了睿霖的前途着想,”张苑彤站在门口,望着那女人的鞋子,她眼眸中就忍不住要喷火了。

    “你啊,就是太懂事了,”方夫人是很满意这个未来儿媳妇的,“男人啊,就是不能对他们太好了。久而久之他们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

    比起这个身价清白还门当户对的张苑彤,她是一点也看不上交过很多男朋友的赵馨茹。

    “阿姨,不如我就不要进去了,您去好好劝劝睿霖就好,我可不愿意睿霖埋怨我,”张苑彤虚伪地说着,又眨巴着眼睛还挤出了些许的泪光。

    从餐厅的位置是可以看到大门处发生的一切,乔依然就一直在顾澈身边骂骂咧咧着:“有本事就真的不来啊,假惺惺的,装什么装。”

    就是讨厌这个抢了赵馨茹男人的所谓大小姐。

    还有这个方夫人,她是一点也尊敬不起来的。

    “别做的太过分了,毕竟是长辈,“顾澈看透了她心里的小情绪,也就没有强迫她跟方夫人打招呼,只是自己喊了声:“阿姨,您来了啊。”

    “咦?是阿澈啊,你也在啊?”方夫人使了个眼色给张苑彤之后,就牵着她朝着餐厅走了去,“你跟睿霖真是的,在家里吃饭也是吃,怎么就不去苑彤家里吃饭呢?你们张数今天可以打算介绍很多前辈给你们认识呢?”

    “怎么没看见睿霖啊,你一个人吃饭有个什么意思啊。”

    乔依然很是确定自己能被方夫人看见的,她这话什么意思,她不是人吗?

    “顾澈,你都多大了,好好吃饭不好吗?玩什么罚站啊,”乔依然也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深了,又对佣人说着:“帮他再换碗汤吧。”

    说着,她就死劲把顾澈给拉了下来。

    她就是这么过分,一点也不想跟方夫人对着演戏。

    方夫人冷了一眼乔依然,又用着不解的眼神望了望佣人,家里有新情况居然也不汇报给她。

    “阿澈,老爷子前几天还在拜托我给你介绍未婚的姑娘呢。你跟阿姨说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挑老婆,一定要挑个不给自己添乱的,你说是不是?”方夫人不喜欢赵馨茹,连带也讨厌乔依然。

    尤其是现在的乔依然把顾家给搅和得天翻地覆了。

    等不及顾澈回答,乔依然就帮着他回答了:“您这爱拆人姻缘的毛病真是一点也没有改啊。”

    被乔依然这番话里有话给说的难为情的方夫人,敛了敛眼角,完全无视乔依然,又温和地望着顾澈:“以我们两家的关系,阿澈,只要你说的出来的,我就帮你找。”

    “方夫人,我觉得作为爱拆散姻缘星球的人,您应该事先去调查一下,对方的真是情况呢?”乔依然看着方夫人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又意有所指地扫了眼张苑彤说:“人家顾澈早已经相亲了,有了心仪的好妹妹。不需要所谓的名媛呢?”

    这个张苑彤,顶着一个名媛的头号,做的事情是歹毒得不得了。

    她可是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是张苑彤和她朋友把怀着孕的赵馨茹从电梯上给推了下来。

    大出血。

    残忍的张苑彤还为了彻底扼杀当时还是胎儿的年芳,竟然私下买通护士给赵馨茹注射流产的药。

    要不是那护士胆露出了破绽,这个世界就没有了年芳。

    后来,乔依然和赵馨茹索性假装着赵馨茹流产了,就一起去了泰国。

    “乔小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意见。无论我们之前有什么过节,我在这里跟你道歉好吗?”张苑彤朝着乔依然鞠了个躬,又朝她伸出了手。

    “我又没死,你给我鞠什么躬,”乔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就拿起筷子夹了口菜到饭碗里了:“哦,你死了那条心吧。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除非,我们场景重现一下,你懂我在说什么,是不是?”

    在一旁的顾澈,只觉得女人之间的战争真是不好掺和。

    自己的小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战斗力十足了。

    张苑彤一脸无辜又委屈地看着乔依然,说着:“是不是当时我们的赔偿让你不满意了?我朋友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改天让她登门道歉。”

    “想用钱砸我啊?”乔依然用筷子指了指她,又轻蔑地取笑着:“我用十倍砸你,如何?不就是不小心吗?又不会出人命。”

    “乔小姐,都怪我一时心急说错了话。我知道你不差钱,”张苑彤胆怯地看了看顾澈。

    那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你是仗着顾澈撑腰,他有钱。

    这不,方夫人就看不过眼了,直接就不高兴跟顾澈控诉着:“阿澈,你自己是看见了,你看看她是有多过分。既然你都开始相亲了,就赶紧远离这种坏女人,说不定哪天又对着你捅刀子了。”

    “谢谢阿姨提醒,我属于命大的,”顾澈的话保持着中立的态度。

    “那方夫人和这个什么小姐,就赶紧走吧。我指不定待会不高兴了,就会对着你们甩菜刀了,”乔依然说完,就随手拿起了一把西餐刀往着张苑彤的方向比划着:“哦,张小姐,你是真的有诚意吗?”

    骑虎难下的张苑彤,就艰难地点了点头,假装大方说着:“那当然了。”

    “一命抵一命,张小姐,你要是真的有诚意就对着你自己心口来一刀。”

    乔依然是一点也不含糊地就把刀对着张苑彤甩了过去。

    望着那刀子都要划到地上了,张苑彤痛苦地大叫了起来:“你和你朋友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越发是让乔依然恨不得扯下这张虚伪的面具了。

    “乔依然,你凡事有个度!”方夫人心疼着张苑彤不得了,就又把她给护在身后了,“苑彤,你没事吧。别怕啊!”

    “是吗?那条人命不算了吗?张苑彤!”

    乔依然带着鄙夷的口气说着,又叹息着:“方夫人,你可知道你护着的这个人是把你第一个孙子给弄死的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