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太太不看景要看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章 太太不看景要看人

    “哈哈,文秘书的伞看起来真可爱,我家小姑娘看到肯定会很开心的。”薛部长开朗的笑声就这样消失在雨中了。

    雨是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黑了,乔依然心里不好意思连累文菡陪她自己傻等,“文菡,你先回去吧,这伞你就打回家吧。”

    文菡为难地笑笑,环顾了四周,看着人也逐渐少了许多,时间也一分一秒过去了,她忍不住开腔,“依然,我送你过去找顾总吧。”

    “不要,我不要你送。”乔依然眼巴巴望着前方路过的车辆。

    这是跟顾总杠上了啊,文菡也是个聪明人,一边是原则性极强的总裁,一边是小女人心思的乔依然,她不疾不徐说着,“顾总中午说,晚上有重要的事,特意让我把六点钟的会议提前到四点召开的,为了腾出吃晚饭的时间,他可是连午餐也没吃,午休也省了。”

    “究竟这重要的事是什么呢,依然。”文菡看着乔依然假装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腿却往雨中在走,她就迅速地撑开了那把brigg丝绸伞。

    乔依然只觉得脸颊好烫,心跳好快,她的腿疾步朝着麦当劳门口走了去。

    一声“沙沙”响声,黑色的丝绸伞被撑开了,“唔,文菡,你觉不觉得这伞打开的声音像是踏过初雪时候的声音,好浪漫。”

    正跟着乔依然疾步走的文菡,小踹着气,她心里不由得苦涩了起来,这总裁夫妇是不是今天商量好了吗,两口子一起逼她快走锻炼。

    点头如捣蒜的文菡眯着眼取笑着乔依然,“对啊,古有踏雪寻梅这一说,今有踏雪寻夫。”

    “讨厌,干嘛笑话我,等你有了男朋友,你就知道这种感觉了。”乔依然觉得她的脸都快着火了,她用双手捂上了双颊。

    她心里暗想着,一定不能被顾澈看到她这鬼样子,指不定他要怎么嘚瑟,那她想被外人认可的想法指不定得到猴年马月才实现。

    文菡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她才不想体会这种感觉了,劳民伤财的。

    透过后视镜,顾澈看到了他的小妻子小脸红扑扑地朝车子这边走过来,只是她不是一个人,他蹙了蹙眉,文菡不像是这么不懂眼色的人。

    果然,不出他所料,乔依然见到他就像没看见一样,直接打开后座的门,推着文菡就让她上车,“文菡,待会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不,不了,我妈妈还等着我吃饭呢?我妈今天约了我就在后面那条街。”文菡早就感受到那股冷若冰霜的寒光,她可不想得罪老板。

    文菡巧妙地越过乔依然,把伞塞进乔依然的手机,就朝着雨中跑了去。

    这么大的雨,文菡又把她自己的伞给了薛部长,乔依然心里过意不去,对着驾驶座上的男人埋怨着,“老板了不起啊。”

    言毕,乔依然握着brigg丝绸伞朝文菡跑去了去,两人女人在大雨中拿着那把黑色的丝绸伞推来推去的。

    最后,乔依然愤恨地瞪了瞪车上的男人,别别扭扭从包里拿出一把黄色雨伞塞到了文菡的手里,才假装若无其事地上了车。

    上了车,却是在后座上,而不是她常坐的副驾驶室。

    顾澈调了调后视镜,他小妻子认真生气的模样,还真是可爱,小脸红扑扑的,像极了那娇艳的水仙。

    “看什么看,去怡悦大酒店。”心疼他没吃午饭,但是又不想拉下脸说出来,谁让他说去接她又不去,乔依然故意把那把价值连城的伞。

    一路上,那红润的小嘴撅得都可以挂酱油瓶了,小女人的心思,这是顾澈第一次觉得有趣,以往遇上别的女人跟他耍这种小心思,他是绝对不会奉陪的。

    到了怡悦大酒店,仍在气头上的乔依然下了车就不搭理顾澈,一个人朝着酒店快步走了去,直到大堂经理弓着腰,朝她毕恭毕敬地欢迎着,“太太,您好。”

    “您好,好久不见了。”乔依然点头回应着,因为生气紧绷的小脸也松弛了不少,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把这些小举动尽收眼底的顾澈,一贯清冷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喜悦,但很快就恢复了清冷,这个大堂经理怎么看着这么不顺眼,他的女人凭什么要对别的男人笑。

    阔步朝着乔依然走了去,顾澈强而有力的手臂环上了乔依然纤细的柳腰。

    “总裁,太太,去一号海景包间吗?”大堂经理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跟随着顾澈那锐利的眸光,担忧着酒店大堂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顾澈温热的食指轻轻摩挲着乔依然的细腰,“不去包间,太太她喜欢看人,不喜欢看景。”

    他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她不喜欢看景,喜欢看人,“下雨天的海景,有什么好看的。”乔依然用胳膊肘拐了拐顾澈。

    “哦。”顾澈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

    “懒得理你。”乔依然白了他一眼,就指了指上次来西餐厅坐的位置,那张靠窗可以看到花园里喷泉的桌子。

    还没翻开菜单,她就对候在一边的大堂经理说,“先来一份虾蟹粥,有现成的吗?”

    “为了保持新鲜度,没有现成的。”大堂经理如实回答,还悄悄打量起了顾澈的反应。

    要等啊,乔依然有些急,她蹙了蹙眉,问大堂经理,“有没有什么粥,是不需要等的,白粥也行,因为他……”

    感受到对面男人那探究的眸光,乔依然不自然地解释着,“懒得等。”

    “太太都说了,还不快去。”顾澈那冷肃的语气,让大堂经理冒起了一丝冷汗,他还以为她听错了,诧异地重复着,“白粥?”

    堂堂总裁夫妇来旗下酒店吃白粥,任凭谁都不会相信,可大堂经理看着顾澈那如黑夜修罗般地森冷脸色,立马回答着,“马上去。”

    关于这张桌子,乔依然还是很有记忆的,她坐在这张桌子上,亲眼目睹过顾澈跟一个金发女人面贴面吻脸颊,他当时还假装着鸭子先生把她当傻子耍呢。

    后面还有那该死的蔡媛媛,不仅一大早出现在她家,还在咖啡店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真该死”,乔依然咬牙,小手握成拳嘟嚷着,他不把她带出来,也几乎没跟她在外面吃过饭逛过街或是看过电影,知道他们结婚的,就只有双方的家长们。

    是她太拿不出手,还是他压根就不把她当老婆看?

    现在是晚餐高峰期,总有人会认识顾澈吧,看到时候别人问起她是谁,他怎么回答?

    :to魔鬼爱人,媛媛姓蔡。是不是我哪里写错了,我去看看,o(n_n)o,谢谢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