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我要你幸福-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3章 我要你幸福

    不愿意她沉静在痛苦的回忆里,顾澈吻了吻她额头:“我们年芳是个命大的孩子,辛苦你了。紫you阁 om”

    柔弱又娇小的女人,究竟是怎么渡过那段艰苦的日子的。

    他好后悔,那时候身体恢复了,就不该满世界要人去把乔依然给抓回来。

    在躲逃的过程中,他想象不出来她们两个女人和年芳是吃了什么苦。

    “是馨茹辛苦了,她好伟大。你知道她为了年芳”乔年芳想起赵馨茹当时做的减胎手术,为了不让年芳受到一丝一毫的她居然一点麻药都没有打。

    “每个母亲都是很伟大的,”顾澈心疼地擦去了她额头的冷汗。

    某家高档的日本料理店里。

    赖柏海和沈博文自从方夫人打过来的那通电话后,就不再出声了。

    大家都默默地吃着各自面前的东西,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年芳偶尔闹腾的声音。

    方睿霖的手机在赵馨茹被骂傻之后,就被方睿霖了抢了过去砸在了脚边,他也就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很明显,他接完那电话之后,现在整个人都处在一个低气压的状态了。

    “嗡嗡”,电话在方睿霖的脚边开始了剧烈的震动,他并没有搭理,而是望着身边赵馨茹的碗里夹着生鱼片:“这次吃个够,以后别吃了。”

    他家里的人都不满意赵馨茹,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一想到漫长的人生路,要与某个女人一起渡过,他会希望那个人是她。

    但是这份期待还不足以让他去不管不顾地背叛全家去争取属于他们的未来。

    如果你问他,他最爱的人是她吗?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因为他知道他的心底还是会忍不住去惦记高雅澜。

    赵馨茹沉默地点了点,口中是一点味道都没有,她难过的不是被方夫人骂。

    而是替她自己委屈罢了,若是换成了高雅澜,他应该会维护的吧。

    “你真的不需要接电话吗?”赵馨茹低着头吃着他给自己夹得生鱼片,“我没事的”

    曾经那么爱吃的东西,现在也食之无味了。

    方夫人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她,前几次都是托人传话,这次总算是忍不住了

    都是迟早的事情,这样不堪的她又要怎么跟方睿霖一起呢。

    曾经有过数十个男朋友,甚至有好多还是与方睿霖认识的男人

    还有一个竟然是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接起电话,是方胜男打来的。

    “赵小姐,你是不是跟我哥在一起,你能让他回趟家里吗?我妈的血压飚深了”

    方胜男的语气是焦急又让人觉得疏离的。

    在她身边有气无力地嚷着的是方夫人,“赵馨茹那个倒霉东西,不允许进我们家门,晦气!”

    尽管知道了赵馨茹是曾经有过她孙子的女人,但是她终究是没有保住那个孙子。

    在信佛的方夫人看来,那就是赵馨茹欠了一条人命,是很不吉利的。

    “知道了,”赵馨茹觉得自己有些委屈,她笑出了声:“让你妈妈放心吧,天大地大,我还瞧不上你们家那一亩三分地。”

    挂上电话后,她用着轻飘飘地语气说着:“方睿霖,据说你妈妈的血压飚深了。”

    她并没有直接让他回去,是因为她太了解他了,他是一定会回去的。

    这不,方睿霖匆匆忙忙地捡起手机离开之时,忍不住数落起了赵馨茹:“我妈妈是真的有高血压。”

    “我知道,下次你妈妈骂我,我还是回嘴吧,说不定血压还会低一点呢,”赵馨茹端起一杯清酒,笑靥如花地对着关门的方睿霖说着。

    方睿霖身子顿了顿,用着很失望的眼神看了看赵馨茹又对着赖柏海说着:“你们吃完,就送她们回家。”

    “没问题,有事情随时叫我,”赖柏海起身安慰着方睿霖,又推断着:“阿姨的身体底子一向都不错的,不要太担心了。”

    “如果我妈不是真的有事,胜男不会给她打电话的。你也知道胜男是个稳重的人,”方睿霖从赵馨茹那提到他妈妈轻蔑的眼神里能读出来,她一定是觉得他妈妈是装病的。

    “快去吧,”赖柏海拍着他肩安慰完,就关上了门。

    感受到赖柏海那凝重的眼神,赵馨茹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拍了拍手笑道:“这下我们都可以放心大胆地吃了。”

    仿佛刚才方睿霖在这里多碍事一样。

    “我待会还有会要开了,我吃饱了,要不我们走吧,”沈博文发觉赵馨茹整个人很是不对劲,就只想赶紧把这个女人弄回家才好。

    “不许走,”赵馨茹直接跑到了沈博文的身边坐了下来,给他又到了杯酒说:“瞧不起我?”

    “喝,喝,”沈博文这下要是不喝了,指不定赵馨茹就会当着他的面怎么闹了。

    毕竟她的心情不够好。

    “赖柏海,你也一定要好好吃哦,好好喝哦,今天我赢钱了,”赵馨茹半跪在地上,又用筷子沾了点酒点在了年芳的鼻尖上:“宝贝儿,你也喝点吧!”

    那猩辣的酒滑到了年芳的嘴里,小女孩皱着眉,辣的直咳嗦。

    可就是没哭。

    还舔着嘴唇朝着赵馨茹笑了起来:“嘎嘎。”

    “别闹了,我们陪你喝,喝醉就忘记不开心的事了,”赖柏海把乔年芳抱在了他自己的怀里了。

    这么个小孩子,可不能由着赵馨茹胡来。

    “我哪里又不开心啊,赖柏海,你的眼睛真的很不好,是不是出门没带隐形眼镜啊,”赵馨茹又“哒哒”地跑到他身边坐了下来,与年芳互相对望着。

    她的女儿真的好爱笑哦。

    看见她,就什么糟心事都没有了。

    “宝贝儿,你能不能永远都这么小,都这么开心呢?”赵馨茹很是不愿意这个可爱的女孩感受到这个社会的恶意。

    更加不愿意她生活在一个破碎又畸形的家庭里。

    难道听她奶奶每天在她耳边骂,你妈妈是个贱人,是个倒霉货吗?

    还好,年芳的妈妈是乔依然,爸爸是顾澈,他们能够给年芳一个很美好的未来。

    她是真的很开心。

    人生得一这样的好友,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望着她那笑容,他觉得是那么的碍眼。

    可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就是爱惨了赵馨茹在遭遇重创之后还能笑着去看人生。

    “馨茹,想哭就哭吧,”赖柏海又给她倒了一杯酒,感慨地说着:“睿霖的妈妈心脏是老毛病了,他难免会更担心的其实,你有没有想过”

    “你觉得他的家人能不介意吗?”赵馨茹吹了吹她自己的刘海,就低下了身子拉着年芳的手玩起了虫虫飞。

    “虫虫飞,虫虫叫,虫虫不咬我们年芳的手。”

    “我觉得我以后需要嫁给一个外国人才好。”

    “能尽快吗?”要不然那个人都没办法去过他的人生了,这是赖柏海由衷的请求与祝福。

    他的二叔,从医做的第一个堕胎手术,就是给赵馨茹所做的。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遇见了一个熟人。

    人群中的他,并没有发现赵馨茹。

    可是赵馨茹竟然盯着他看到了上车了。

    如果,当时他没有骗他去打这个孩子,也就不会认识

    以前对他的那些恨,发现到现在看来只是很小儿科了。

    可能是因为不爱了,随着恨也就没有了。

    把赵馨茹送回家之后了,赖柏海只是给方睿霖发了条短信,就给自己二叔拨出去了一通电话。

    “二叔,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不是真的爱赵馨茹,而是打从心眼里可怜她,”因为这种感觉,他在今晚也很明显。

    小时候,他很是羡慕二叔与二婶那种青梅竹马的感情。

    可突然间,二叔对着一个女病人关心起来了,甚至回家对二婶提出了离婚,理由就是“我爱上了我的女病人。”

    他的二婶不堪被背叛,还扬言要去找赵馨茹算账,说她骨子里就轻贱还勾引了自己丈夫。

    那知道血气方刚的二叔,为了维护自己心上人,就对着二婶甩了一巴掌。

    要强的二婶就直接从别墅的三楼跳下去了,当场就身亡了。

    二婶是用死在要挟着二叔,你想跟她在一起,除非我死。

    赵馨茹,这三个字渐渐地就成了赖家的禁忌词了,他爷爷临终前还特意嘱咐着赖柏海的爸爸“只要你活着一天,就不要让那个贱女人进我们家。”

    这也导致了方睿霖一开始就对赵馨茹的影响很差劲。

    “这个答案,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证明了,”一个沉稳的男人声音徐徐道来,“爱一个人的感觉太微妙了,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就能让你觉得这辈子都值得了。只是很可惜,我年轻时候处理事情的手段太极端了。”

    为了偿还心里的愧疚,他先去印度修行了五年,后来又去非洲行医了。

    感情的事情,赖柏海是看不懂的:“二叔,你那么爱她,为了她牺牲了自己的美好青春,值得吗?”

    “爱的感觉产生的时候就是恩赐了,并不需要真的在一起过,”赖思泽平静的心,想到了赵馨茹还是忍不住跃动了起来,“她幸福吗?”

    “二叔,我想要你幸福,我也会让您幸福的。”赖柏海最近才得知,自己的二叔当年与赵馨茹之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跃矩关系,一切都是病人与医生的关系罢了。

    赵馨茹并没有介入他二叔的婚姻,是二叔因为心里有人了,才要与二婶分开的。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