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不介意做小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4章 不介意做小人

    “柏海,你不要干涉他们的感情问题,”赖思泽也是对赵馨茹现如今的感情生活有所了解的。

    关于别人的感情生活,他觉得外人是没办法去评头论足的。

    就算是当事人的双方父母,也是。

    赖柏海并没有直接说他要怎么办,而是换了个方式表达了他的立场:“如果是我喜欢的女人遇上了一个不会娶她的男人,我一定会去抢过来。”

    况且,在对待赵馨茹的事情上,方睿霖的确做的很不地道。

    无论他与张苑彤之间只是单纯的家族联姻也好,互相利用的关系也罢。

    可他就是那么把赵馨茹放在了一个小三的位置上。

    尤其是赵馨茹之前那略微丰富的感情史,这样做,只会让方家的父母越来越讨厌她罢了。

    赖思泽笑了笑,是那种完全没负担的笑声:“柏海,你长这么大,应该还没有真真地去爱一个人吧。”

    “哪又怎样?”赖柏海觉得爱情是种很愚蠢的游戏。

    看见自己二叔像个苦行僧过了十几年的日子,又看着顾澈被乔依然虐的都不像个人了,他觉得爱情是个让人会变得神经的东西。

    “等你真的去爱上一个人,你就懂了,”赖思泽倒是并不担心自己侄子会做出越矩的行为。

    这个孩子从小就是个心气高又骄傲的角色。

    “您看看顾澈,他爱乔依然,爱到一点自尊都没有了,就算他死他也要把乔依然给抓在身边,”赖柏海今晚喝了很多酒,刚才又眼睁睁目睹着强忍着开心的赵馨茹。

    他从所未有地觉得愧疚。

    并不是直接伤人才是刽子手,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帮凶。

    听完赖柏海的话,赖思泽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眼色黯淡失焦了,“如果她也是爱我的,我只会比顾澈更加的疯狂。”

    从他打算要离婚去追求赵馨茹开始,就已经放弃了继承整个愿景医院的资格了。

    在遇到赵馨茹之前,赖思泽是被人当做医学天才的,而他自己从小也是以诺贝尔的医学奖为奋斗目标的。

    然而,一切在遇见赵馨茹之后,就变了。

    赖思泽不再觉得手术和实验室对他是那么有魅力了,他当时觉得只有光明正大与赵馨茹在一起才是正经事。

    “二叔,您随时准备好去追她吧,”赖柏海嘴上的语气都是轻快地了,“睿霖的妈妈今天翻牌了,方夫人血压又飙升了。她还有着心脏病,睿霖是孝子。”

    听到自己有机会了,可赖思泽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就意味着赵馨茹今天会受到巨大的打击了,他伤感道:“你能把乔依然的电话给我吗?”

    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赖柏海,又反问了一次。

    他这才确定二叔是问他要乔依然的电话,而不是正伤心的赵馨茹更不是不作为的方睿霖,“赵馨茹的号码我也发给您了,我希望不要再错过了。”

    望着赵馨茹的号码,赖思泽只是小心翼翼地保存下来了。

    想要知道她的号码也很容易,只是她不愿意当面给他,而他也就尊重她了。

    他并没有给乔依然打电话,而是发了很简短的短信“好好照顾馨茹,谢谢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联系我,我是赖柏海的叔叔赖思泽。”

    一身酒气的赖柏海把的士司机遣走了,一个人在灯光昏暗的路上走着。

    因为,曾经在误会赵馨茹是直接破坏二叔婚姻的时候,他的妈妈联合着二婶的姐姐去赵馨茹的大学闹过无数次。

    直到最后赵馨茹被退学,她们才消停了一点。

    后来赵馨茹在她爸爸的帮助下去国外了。

    可是回到国内工作后,一切又照旧了,甚至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偶然的机会,赖柏海的妈妈赵馨茹在餐厅里与人谈合作,刚巧那个人是赖柏海的朋友。

    他妈妈命令他跟朋友说赵馨茹不是个好东西,以后千万不要跟她合作,他当时也还是恨赵馨茹的,所以也就照做了。

    甚至,在他得知自己妈妈在整个s市的金融圈子里诋毁着赵馨茹是靠“爬男人的床”谈合作才上位,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

    尽管那时候,他已经都知道赵馨茹是乔依然的的闺蜜了。

    走来走去,他的视线都是围绕着方睿霖的独栋别墅。

    他想要做点什么,才能为自己赎罪。

    他给自己父亲打了通电话,“爸,我知道你是最不愿意看到二叔再这么颓废下去,更不愿意看到他这么地孤单。”

    “你的意思是?想要帮你二叔?”赖院长跟自己儿子也就不兜圈子了,直接了当得地说着:“方夫人的血压的确是受心情影响飙升了,并没有生命危险。”

    学医的人有时候会让人会觉得很冷漠,因为他们不会那么感性地去评断病人当下的心情,而是硬邦邦地说着结果。

    “是的,我希望您能拿出长辈的姿态,和睿霖的父母,逼他下了决断。”

    赖院长踌躇了,他在阳台上,都能听到客厅里方夫人哭闹的声音。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还无法判断,但是断断续续地听他们提到赵馨茹的时候,方睿霖的父母都是在她名字前冠上了无数不堪入耳的字眼。”

    “所以,爸,二叔的胜算很大。方睿霖若是早愿意与父母翻脸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我没有你这么乐观,”赖院长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一向孝顺顺着自己父母的方睿霖,一直沉默着,并没有任何表态。我怕他现在是在采取拖的路线,然后再慢慢击破。”

    对于爸爸说的这个结果,赖柏海是打从心里有些遗憾的。

    他与方睿霖再交好,可也抵不过二叔的血脉亲情,还有十几年的深沉爱。

    “爸,二叔已经过了四十了,他的人生没有很多个十年了。他花了十二年都未曾忘记的女人,我希望您在心里掂量一下。”

    犹豫良久,赖院长用着很遗憾的口气说着:“若是我做个坏人能换你二叔幸福的下半辈子,我也是乐意的。只是最关键的人物是方睿霖,不是我。”

    这时,客厅里响起了一阵摔东西的嘈杂声还有尖叫的害怕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