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我要跟她结婚-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5章 我要跟她结婚

    听到了方夫人惊恐不安的叫声,赖院长就草草地对儿子说:“看着趁乱,我能不能帮帮你二叔。”

    “爸爸,加油!”赖柏海喊完加油,心里又没由得觉得自己背叛了方睿霖的兄弟情了。

    方胜男苦苦求着方睿霖:“哥,你就说一句话好不好?”

    方夫人因为方睿霖的沉默,已经掀翻了整个茶几了。

    “赖院长,您赶紧给我妈妈打一针镇定剂吧,”一向淡定从容的方胜男也变得惊慌失措了起来。

    “夫人的情况,我建议先去休息比较好。药物始终会刺激到心脏的,方夫人的心脏始终是”

    赖院长故意说半句不说半句,就是想让方睿霖意识到他妈妈的心脏是换的别人的,毕竟不是原装的,是需要顾及到她心脏状况的。

    “妈,您别再发火了好吗?我们不管哥哥爱跟谁在一起了,好吗?”方胜男抱着自己的母亲,不想让她再砸东西伤害她自己了。

    “作孽啊,作孽啊!”方夫人继续鬼哭狼嚎着。

    她像是得到了赖院长的提示一样,立刻就捂住了心口,一屁股往下倒就坐在了地上哀嚎着:“我要是不换心,死了也好。也就不用看我儿子被一个比鸡还脏的女人迷惑了。”

    “儿子,既然她那个死去的孩子,已经没有了,那就说明你们是没有缘分的了,”方夫人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低着头沉默的方睿霖抬起了头。

    他就那么红着眼定定地望着她,久久地才说出一句:“如果我当时没有订婚,那个孩子他是可以健康生下来的。”

    “那个孩子如果还活着,他现在可能都会叫爸爸了,会叫奶奶了。”

    难怪赵馨茹说她自己不能生了,原来是因为这么回事。

    难怪每次提到孩子,她都很不高兴,甚至很抗拒自己养育一个孩子,一点也不会有女人该有的母爱泛滥想当妈妈的冲动。

    原来,在他以为她只是对自己玩玩而已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要当一个妈妈的准备了。

    那地上狼藉的玻璃碎片,刚才有几个都已经炸到了方睿霖的手背上了,划上了他,他一点也不觉得疼,就像一尊佛像伫立在那里。

    一直用着森冷目光看着方睿霖的方老爷,肥肥的双手紧握着沙发的把手。

    他隐忍着的怒火,并没有像方夫人那么爆发出来,他只是叫来了一个佣人,吩咐着:“你去我书房,把第三个抽屉里的所有文件拿给大少爷看看。”

    女佣赶紧应了声“好”就跑掉了。

    生怕慢了一步,就会让自家老爷绷不住发火了。

    现如今,在方家待着的佣人是没有看过方老爷发过火,但是他们从第一天来方家干活的时候,就被管家警告过了“老爷不会轻易发火,但是谁惹他发火了,小心连个尸首都找不到!”

    不到一分钟,女佣就像一道旋风跑了回来。

    那沉甸甸的文件压得她腰都直不起来了。

    “大少爷!”

    “给我,”方睿霖接过那叠厚厚的文件,就那么当着所有人的面就用火机点燃了。

    “逆子,你还想这样掩耳盗铃都什么时候?”方老爷起身,拿起抱枕就对着冒着火的地方扑了过去,“你能烧掉这些资料,能烧掉她像个交际花一样,流连在各个男人的床上吗?”

    方睿霖躲着他爸爸的袭击,再次点了火起来,“以爸爸您的地位,想要伪造这些是谈何容易。”

    “来人,给我拿水来!”方老爷是决心要好好教训教训自己儿子了。

    他把外套都给脱下来了。

    对着自己的儿子直接一个大耳光子,方老爷子指着赖院长道:“她18岁堕胎的医生还是赖院长的弟弟,不信,你就去问问你赖叔叔?”

    “赖叔叔跟您认识了这么多年,他的话,我更加不会相信,”方睿霖的视线像是不能聚焦了一样,一直彷徨地望着某处。

    心,很疼,是为了一个叫赵馨茹的女人。

    同时,他觉得自己无比的混蛋,怎么可以在赵馨茹怀孕的时候还去跟别的女人订婚。

    更让他痛心的是,他还强迫着她去医院做了一系列的试管婴儿检查。

    她为什么不跟他说实话,一定是最自己太失望了。

    “老公,不着自己老公把腰间的裤袋卸下来之后,就赶紧乞求着:“别打他,我们好好跟他讲道理。睿霖,现在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们去把张家的婚退掉。我们再给睿霖找个老实的好姑娘。”

    方老爷刚学会走路,就开始学武术了。

    他的身手,很好,打出去的拳头更是招招就能让人毙命的。

    所以,方夫人未免自己儿子被打伤打残,又赶紧哄着儿子:“睿霖,你也同意妈妈的提议,是不是?你赶紧跟爸爸说愿意娶了老实本分的姑娘,只要你结婚了,我们就不干涉你在外面养着她了。”

    “老公,你说好不好?”

    “这件事,得看他的态度,”方老爷子冷笑着,甩着手上的皮鞭。

    那皮鞭甩在空气中都带着无声的火药味了,“呵呵,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做出这种事?保留着自己流产掉孩子的尸体,就是为了这时候拿来做n!”

    “如果不是这样,你们又要说那个孩子不是我的了,又要给她灌上心机女的称号,还要给她更难听的属性,是不是?”

    后面的话,他是直接大吼出来的。

    刚刚被方老爷挥巴掌的地方,都已经是五个血印子了。

    “你竟然敢为了那么一个低贱的女人跟家里反抗,看来一巴掌是打不醒你,”方老爷说着,就又给了方睿霖一圈。

    那拳头的力道,大到方睿霖往后到的时候,把沙发都给撞翻了。

    最后方睿霖是撞到墙角才停下来。

    “儿子,你赶紧跟爸爸保证会娶一个身价清白老实本分的女人过日子。”

    “我要娶她,我要跟她结婚,我还要光明正大地娶她。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我方睿霖的太太。”

    方夫人看着自己儿子说话的时候,嘴里的血都是往外冒了出来。

    像是血山爆发了一样,牙齿也掉了几颗。

    “儿子,你再犟下去,你爸爸会打死你的了。”

    “那就让他打死我好了,只要我不死,我都要娶她”

    方老爷看着自己儿子吐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失望又无力地往后倒退了几步。

    这个逆子,竟然敢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18岁堕胎的时候,都不忘勾引你赖叔叔。18岁就有心计开始当小三了,还逼死了赖太太。现在还没有进门,就闹得你连命都不要了,这种女人能害死你!”

    “还打吗?不打我走了!”

    方睿霖是直接跟自己父亲宣战了,他又望了望赖院长,“是馨茹亲手杀人了吗?”

    这情形是越来越不利于自己弟弟了,赖院长不顾自己最近才得知的事情真相,违心地说着:“不是,可是她的行为让我弟妹”

    “难道我又是个什么好东西吗?她怀着我的儿子时候,我去跟杀死我孩子凶手的女人订婚了。”

    “爸爸,如果我当时就那么被妈妈的情敌弄死了,您能做到像您说的这么淡定,再去娶别的女人吗?”

    赖院长闭了闭眼,在心里倒吸着冷气。

    他着实帮不了自己的弟弟了,居然还亲眼见证了最让他弟弟痛苦的事了。

    “你今晚敢踏出这个家门,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你给我想清楚了,那个女人把你钱全部骗光之后,我跟你妈是不会认你这个逆子的。你就算去乞讨,我们也不会施舍你一毛钱。”

    方老爷不信自己一向孝顺的儿子,就这么决绝地跟家里人断绝关系了。

    可让他意外的是,他就那么走了出去了,还平静地说着:“我还是会让我以后的孩子叫你们爷爷奶奶。”

    “睿霖啊,你不能走,你给我回来,我快呼吸不过来,我”

    “赖院长,我妈就交给您了,”方睿霖擦着嘴角,把沾满血的外套给甩在了地上。

    这出戏码,若是放在平时,对他是一来一个准。

    就像当年,他明明知道自己妈妈是装心脏排斥反应,还是顺着她的话去跟张苑彤订婚了。

    他回珈蓝别墅的路上,闯了所有的红灯,把车速也开到了最快。

    车子还没停稳,他就朝着房间的方向大喊着:“赵馨茹,你出来,我们结婚。”

    “我们结婚!”

    “结婚!”

    正抱着乔年芳睡不着的赵馨茹,听到动静后,她正打开窗子想往下看的时候。

    就只看到了一辆亮着灯的跑车,在花园里孤单地停靠着。

    蓦地,她就听到了房门被大力地拉开了,还没回头,就被冲过来的方睿霖给紧紧抱住了:“我们明天就去登记。”

    “你怎么了?”赵馨茹一回来,就拒绝了乔依然要跟她好好聊一聊的提议,更是拒绝了她留下来作陪的好意了。

    所以,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处在莫名其妙的状态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