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值得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6章 值得吗

    “我说我们结婚,你聋了吗?”方睿霖是从赵馨茹背后抱住她的。

    所以,他能把她所有的情绪给看的一清二楚。

    她并没有很高兴,甚至是蹙起了眉头。

    “怎么?你不愿意吗?”方睿霖把她身子翻转了过来,使他们互相面对面着。

    赵馨茹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着:“你跟你家里吵架了?你的脸上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伤。”

    结婚的话题,是他们之间从来不曾提到过的。

    过了天真的年纪之后,就算赵馨茹再期待方睿霖跟自己求婚,也不会傻到觉得他突然就觉得全世界她最重要了。

    方家的父母断然是不会同意她进门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对。

    “这个不重要。你只要记住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详细告诉我,”方睿霖嘴角说话的时候,又咳出了一口血。

    “你到底是怎么了?快松开我,我打开灯好好看一看,”赵馨茹的尖叫声使得方睿霖把她搂得更紧了。

    “以后,有我保护你了,谁也不能再欺负你了,”方睿霖疲倦地趴在她肩上,很是坚定地说着,“以后不许那么傻了,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我老了,也累了。”

    按照他对赵馨茹这个人精的认识,她怎么会做那么傻的事情。

    怀着他的孩子,却什么都不说。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为了我跟家里吵架了吗?你爸爸打你了?”赵馨茹痛惜地抬起颤抖的手,摸着他脸上。

    月色下,她只能依稀看到他脸上的手指印。

    如果灯光强烈一点,她会看到他脸上那五指印都是泛着血印的。

    大男人挨打就挨打了,没什么好说的,方睿霖有些不满她这种关心,而是吼了起来:“赵馨茹,你里想的是什么,我叫你跟我结婚,我又不是要你去死。”

    “你先放开我,我给你上点药,我们去医院,”赵馨茹都能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随着他嘴一张一合喷出来的血液了。

    那种血腥味,让她一点也不觉得难闻。

    相反是觉得很欣慰。

    “你敢拒绝我试试,信不信我把你扔下楼去,”方睿霖说着就把她给抱起来,放到了阳台上的扶栏上了。

    “啪嗒”一声,整个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

    “睿霖,你有话好好说,你不能这样把人给摔下去。”

    赖柏海看着方睿霖车上的血迹,又不放心就跟上来看了。

    一开灯,就看到了方睿霖要挟着要推赵馨茹下楼。

    “快来人啊,阿澈,睿霖要做傻事了。他疯了,他要杀人了!”

    刺眼的灯光刺还有赖柏海的吼叫声,吓得小小的乔年芳,“哇”地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你快放我下来!你的”

    赵馨茹恐惧又心疼地看着方睿霖的脸。

    那张深邃迷人的五官,现在却是那么狼狈不堪。

    他的右眼已经乌青了,眼窝都陷了进去不少。

    他胸口处还有着没有拍干净的脚掌印。

    还有,他的嘴边全是血迹。

    “呜呜值得吗”

    赵馨茹的手指插进了他硬硬的短发里了,“你不要”这么傻。

    她哭到完全不能自已了,都已经哭到不能说话了。

    除了心疼,更多的是庆幸,她自己没有爱错人。

    以前也有人不顾自己父母反对,也要跟她在一起,可她却从来不为所动。

    在方睿霖这里,她以为自己是这段感情的最卑微的那个。

    她从来都不敢想到会自己会有这种待遇的。

    看着月色下哭成了泪人的赵馨茹,方睿霖心里竟然有种欣慰的踏实感。

    这个女人,她是真心爱自己的吧。

    真好,也不枉今晚挨的这顿打。

    当顾澈和乔依然闻讯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窗台上的赵馨茹低下头与方睿霖接着吻。

    “这怎么回事,他俩不是挺好的吗?你大半夜不回家,就是专门来这里看他们亲热吗?”顾澈抱起在床上哭着挣扎的小女孩,心疼地哄着她:“爸爸来了,不怕了啊。跟爸爸回去睡觉啊。”

    “不是,刚才明明就是睿霖要把馨茹给摔下去啊。馨茹大叫着不要啊”

    赖柏海一头雾水了,他刚刚还以为是自己爸爸在方家说了什么添油加醋的话,惹怒了方睿霖,使得方睿霖要摔死赵馨茹才罢休呢。

    顾澈把怀里受到惊吓的女儿递给了乔依然之后,温柔的慈父立刻就变成了恶毒的模样了。

    “赖柏海,你个万年单身狗,压根就不懂人家男女之间的情趣,”顾澈边说就边走过去,嘴角挂着冷沉的笑,勾住了赖柏海的脖子,“看样子你最近的相亲是搁置太久了啊,看样子你是太需要一个女人带你去认识世界了。”

    原本哭个不停的乔年芳,看着顾澈不抱自己去抱赖柏海了,小姑娘改为轻轻地啜泣了。

    “爸爸爸”小小的身体在乔依然的怀里,使劲朝着顾澈伸出了手。

    那委屈的样子,比哭起来的时候更惹人怜爱心疼了。

    “宝贝不哭了啊,待会让爸爸抱着睡觉觉,好吗?”

    乔依然哄着她,也慢慢朝着顾澈靠近了。

    这下,小家伙和爸爸对视之后,直接就整个小身板就往顾澈身上扑,惨兮兮地喊着“爸爸,爸”

    喊得那叫个清晰啊。

    “走,走,回你们房间去父女情深去,”方睿霖抱着赵馨茹从窗台边下来了。

    他扶着赵馨茹在沙发坐下之后,又觑了几眼多事的赖柏海,“没看到我求婚吗?”

    “这尼玛画风未免变得太快了,”赖柏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了哭红眼睛的赵馨茹一脸幸福地望着方睿霖,“还真是我多事了。”

    赵馨茹幸福,也是一件极好的事啊。

    赖柏海在心里替自己二叔可惜之外,还是很欣慰的,至少这样二叔可以踏实过他的人生了吧。

    “睿霖哥,你脸上”乔依然问着问着,突然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她拽着赵馨茹的胳膊兴奋地问着:“你们是真的要结婚了吗?”

    “天啦,太开心了,我们年芳岂不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