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我就是要娶那个年轻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7章 我就是要娶那个年轻的女人

    “哎呦呦,有人求婚失败了哦。年芳,你说你这个干爹得多吧没用啊。还是跟爸爸回去睡觉觉,听爸爸当年求婚是怎么一求一个准。”

    顾澈也很是意外事情竟然会朝着这一步发展。

    看样子,再孝顺的儿子在遇上自己的孩子问题时,心里的那杆秤都会倾斜的。

    “谁知道他是不是喝多了,”赵馨茹她嘴上说的很不在乎,但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从一个不会花言巧语,更不会用这种名分来骗人的男人嘴里说出,我娶你。

    这其中的分量,她当然知道是有多真诚了。

    “没你犹豫的份,”方睿霖紧紧地握住了赵馨茹小巧的手。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得知他们之间孩子的事,让他彻底放弃赵馨茹,他心里会很难受。

    但如果要他直接跟家里翻脸娶她呢,又显得有点不至于那么隆重。

    “哈哈,”乔年芳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看看,年芳都在取笑你没用哦,”顾澈还装着好心地劝着乔年芳说:“年芳,我们从小要学会对弱视群体有点怜悯之心。不能再笑了啊。”

    然而,他仍旧继续故意把年芳给举高高了,逗得小女孩开心地不得了。

    单纯的笑声,惹得方睿霖脸色是越来越阴沉了。

    他看向顾澈的时候还有点不耐烦,“你们赶紧回你们家去,看见你们俩父女就碍眼。大的讨厌,小的哭得烦人。”

    “你别这样,刚才是你突然回来把年芳给吓到了,她才那么小一点当然胆小了,”赵馨茹好言相劝着。

    总不能他俩结婚了,老公和女儿一直都是敌对状态吧。

    “哼,别理这个小讨厌,下楼给我煮点面吃,”方睿霖拖着赵馨茹的胳膊就往下走了去,嘴里还是不饶人骂着顾澈:“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活生生被他给教的这么讨厌了。”

    他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年芳,只是在每次看到年芳的时候,心里会忍不住羡慕顾澈明明比自己孩子居然就两个了。

    那种很嫉妒,却又不能说出来的感受,经常会让他自己说出就很多言不由衷的话。

    望着那两人一起携手离开的幸福模样,乔依然眼眶红红的,她喃喃自语着:“还好没有给馨茹添乱,还好他们要结婚了。”

    她刚才在房间里懊悔得不得了,生怕逼宫不行反倒彻底葬送了他俩的未来了。

    “给你好哭佬妈妈擦擦眼泪,”顾澈握着年芳细皮嫩肉的小手,捂着乔依然的眼睛。

    方睿霖和赵馨茹要是结婚了,怀里的这个小可爱就不会再是他名正言顺的女儿了。

    好惆怅。

    “你才好哭,你全家都好哭,”乔依然一巴掌把顾澈凑过来的脸给推到一边去了,“你离我远点,看见你就烦。”

    “年芳,妈妈要我们亲亲她呢!你说爸爸是不是要照做呢?”顾澈就是这么堂而皇之地耍着流氓。

    他单手抱着年芳,另一只手就扶着乔依然的后脑勺,就那么当着年芳还有赖柏海的面吻了下去。

    乔依然使劲用手拍着他结实的胸膛,这里还有人在呢,“你给我松开。”

    “半夜上门的医生,也需要吃一点,就不收你们医药费了,”赖柏海望着顾澈着一家三口幸福又温馨的样子,酸酸地说了句:“你们还记得有个儿子叫顾毅吗?”

    “要你多管闲事,赶紧滚!”顾澈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就把乔依然给搂在怀里了。

    这些人都不怕把他这个救死扶伤的医生给虐死吗。

    顿时,他觉得他比自己二叔更加的可怜了。

    一晚上接连受到两次暴击和虐狗。

    “您最贴心的医生,赖柏海来了,”他朝顾家三口翻了个大白眼就冲了下去。

    楼下,方睿霖让佣人拿来了冰袋自己冷敷着,赵馨茹在厨房里煮着面条。

    她不时担心地往客厅里望着他,甚至担心的模样,让赖柏海直接就挡在了方睿霖的面前了:“干嘛有医生不用,我不收出诊费,记得给我也煮一碗面。”

    “我们家的纱布多,随便你吃,”方睿霖敲了敲医药箱,又踢了踢赖柏海:“你给我滚开点。”

    “作为您的健康顾问,这种时候是不建议您滚的,”赖柏海扯过方睿霖手上的冰袋就直接丢垃圾桶了。

    他利索地就在医药箱里拿出了消毒的药水和纱布给方睿霖处理了起来。

    楼下,温情和谩骂声一起回响着。

    楼上的温情和谩骂声也温馨地上演着。

    “顾澈,你给我离远点,热死我了,”乔依然讨厌顾澈的手搂着自己腰的亲密举动,“我可不想长痱子。”

    他们一点都不熟,好不好。

    “么,”乔年芳的小手敲着她的后背,甜甜地叫着。

    “再叫一声,妈妈,”顾澈轻轻地叫着,又用手指捏着年芳的嘴巴一点点教着她发音,“,妈。”

    “,么,”乔年芳乖巧地跟着爸爸的指令来了一遍。

    “宝贝再来一遍,妈,妈妈,”顾澈握着乔年芳的小手扭着乔依然的耳朵:“年芳,你叫不对,我们就你妈妈的耳朵,好不好?叫错几次,扭几次好不好?”

    “嗯嗯,”不懂爸爸在说些什么的乔年芳,手舞足蹈地动着。

    那小短腿就那么一下下踹在了乔依然的后背上了。

    “妈,妈妈。”

    “么,么么。”

    “来,扭耳朵喽。”

    “嘎嘎!哈哈!”

    装不下去无动于衷的乔依然,直接就坐起了身,又气又好笑地把枕头对着顾澈的脸砸了过去:“顾澈,你是不是才两岁。你儿子都没有你幼稚。”

    “爸爸,”乔年芳奶声奶气地叫着被袭击的爸爸,还用小短腿踹着乔依然的腿。

    小姑娘就是这么捍卫爸爸,还对着乔依然瞪大了黑溜溜的圆眼睛。

    “不气了哦,爸爸没事,你妈妈跟我闹着好玩呢?”顾澈趁机就又亲了乔依然一口,评价着:“一股子酸味,跟自己的女儿有个什么醋好吃的。”

    随后,他就把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哼起了催眠曲。

    乔依然没好气地瞪了他几眼,又被趴在他怀里的小女孩给抓包了。

    小女孩指着乔依然生气的样子,朝她挥舞着自己稚嫩的小拳头。

    那样子就是在跟乔依然宣战一样“你要是敢再欺负我爸爸,我就跟你决斗。”

    “你个小没良心的,他又不是你亲爹,那么维护他干嘛,”乔依然顺着顾澈的肩膀躺了下来,她把乔年芳握拳的手给扳开了,又指了指她自己的鼻子:“是你妈妈我,从你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开始喂你吃,喂你喝了。”

    她说着说着,乔年芳就把脸给转了个边,只留个后背给她了。

    乐得顾澈,忍不住给这个小机灵鬼竖起了大拇指,“谁说年芳不是我女儿了,明天爸爸就带你回家。方睿霖那个王八蛋,让他后悔去,竟然敢说咱们父女讨厌。”

    既然提到了这个话题,乔依然叹息着,又不自觉地往他胳膊上靠了靠:“你刚才是不是故意不让我说年芳是睿霖哥的女儿,今天这么难得的机会,双喜不好吗?”

    “你有问过我意见吗?你个自作主张的女人,”顾澈直接把她从自己的肩膀上给丢了下去,就抱着年芳一起给乔依然留了个背影了。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讲道理,”乔依然直接就往前挪动了几步,趴在了他脖颈处教训着他:“你还想霸占人家睿霖哥的孩子多久?”

    “不要你管我,”顾澈表面上是对乔依然爱答不理的。

    然而,他的心里爽翻了,这个小女人不让自己碰她。

    现在又主动拿她凶器袭击他后背,又是几个意思。

    哼,他才不要为美色所动呢。

    人都是有逆反心里的,对方越是说让你不要怎么样怎么样,就会越发地让人想去做个够。

    这不,乔依然直接就脸贴着他脸,整个人的重心都压在了他身上,“你自己想要女儿就去跟你的小妹妹多生几个女儿,我才不愿意年芳叫那个女人妈呢。”

    “那女人有什么不好的,我看挺好的,”顾澈轻柔地拍着乔年芳,哄着她入睡。

    小女孩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也不闭眼睡觉,就那么傻乎乎地开心笑着。

    像是在替她自己的父母结婚开心一样。

    “我不管啊,我是不同意她当顾毅的后妈。你要是敢娶她我”

    “你你能怎么办呢?你觉得你有什么本事控制我,”顾澈就是对她使用激将法。

    这个蠢女人就不会霸气地宣布,你是我男人,我是绝对不允许小妖精染指你的。

    可某个浸泡在醋坛子里的女人,一拳头捶在顾澈背后之后,就也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她闷闷地捂着肚子抱怨着,“我拖着你不离婚,我看谁耗得起谁。那是个聪明女人,才不会做无妄的等待。”

    “还以为你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顾澈闭上了眼睛,又用着欢快地语气说着:“聪明就好,顾毅他妈脑子就少根筋,的确需要跟聪明人多相处相处。”

    这弦外之音不要太明显了,就是在嫌弃她的智商低,还拖累了顾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