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遗书-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8章 遗书

    见着赵馨茹沉浸在要结婚的喜悦中,乔依然也不好意思拖家带口地赖在这里了。

    她收拾好行李之后,不舍地把乔年芳还有她的行李交给了赵馨茹:“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来你们家一趟,倒是把我女儿给搭进来了,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我的宝贝年芳,再让我抱抱,”乔依然不舍地抱着这张小脸亲了又亲。

    “么么,”乔年芳也很开心地吻着乔依然的脸颊。

    天真的小孩子哪里懂得大人之间的感情呢。

    “你跟顾澈商量过了吗?他愿意这么早就把年芳交给我们吗?”赵馨茹心里还是很感激顾氏夫妻对自己女儿的照顾的。

    尤其是顾澈,只要是有时间,就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抱年芳。

    十足的超级奶爸,换尿片、喂奶粉丝毫是不比当妈的女人差劲。

    乔依然听到他的名字后,就冷笑了两声,“切,要他同意个鬼。年芳本来就是你跟睿霖哥的。你们都要结婚了,我自然是放心把孩子交给你们的。”

    “宝贝,跟妈妈飞吻再见好不好?”乔依然恋恋不舍地摸着年芳小小的头。

    小女孩就是软软地,柔柔地,甚是可爱。

    若是真的怀孕了,她也想生个女儿了。

    “才不要,”乔依然被自己这个随心所欲的想法吓了一跳。

    “哎呦,小坏蛋,不许扯妈妈的头发,”赵馨茹以为乔依然突然大叫是因为年芳又扯她头发了。

    乔依然走后,就直接去医院了。

    这身体不舒服的太莫名其妙了。

    按照医生的要求做完了检查之后,医生恭喜着乔依然:“恭喜你,二胎成功了。只是,你这孕酮有点低,再让你老公忍个二十天左右,这时候他要是轻举妄动容易造成流产。”

    “什么怀孕?不可能吧,这一定是做检查的医生把接过给错了,”乔依然觉得一定是出错了才对。

    医生有点不耐烦地道:“我们医院的医生都是专业又具有职业操守的,他们不会那么儿戏的。你是叫乔依然,25岁,生育过一个孩子是吗?”

    “是的,”乔依然心里很是坎坷了。

    她多想说不是的,可是这个人信息就是她的啊。

    “不想要就尽快做掉好了,早干嘛去了,”医生直接生气地键盘上敲着问诊结果了,“都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又不是小姑娘了。不想要孩子,都不会避孕的吗?我最早要一个星期后才有时间手术,你是怎么想的?”

    断然说不要这个孩子,乔依然是做不到的。

    就算她跟顾澈现在关系不再对立,这个孩子的到来倒不会是个麻烦。

    可他正要开始新生活了

    “医生,您确定是真的怀孕,不是宫外孕什么的吗?因为我跟我老公,最近都没有实质的那个”

    见乔依然这吱吱呜呜的为难样子,见多识广的妇科医生直接判断着:“呵呵,不放心,你就换个医院再去检查一下。自己个人生活不检点,在外面搞三搞四,还来质疑我们医院。”

    瞬间,乔依然就觉得这个妇科医生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很嫌弃,甚至是瞧不起了。

    很想为自己抗辩两句的乔依然,直接被医生给推出去了,“我很忙的,下一位病人徐桂芳请进来。”

    “我”

    回应乔依然的只是关门的声音了,她讪讪地笑了笑,捂着肚子低着头思考着要不要再找个医院去检查一下。

    刚才她是找的一个女性专科医院,这次她选择了一个第一医院。

    才挂好号,她的肩膀就被人给拍了一下,吓得她赶紧把病例和号码藏在了身后。

    “顾太太,”汪水清推了推脸上的框架眼镜,又指着乔依然还没藏好的号码说:“许教授上午看病晕倒了,下午换我坐诊了。你是哪里不舒服?是打算要二胎了吗?”

    遮遮掩掩那么好,还是给看出来了。

    乔依然悻悻然地摸了摸后脑勺,很是无奈,不知道要不要说。

    哪知道,汪水清很是直接问着:“是过夫妻生活,受伤了吗?”

    “才不是,”乔依然条件反射地嚷着。

    这么难为情的话,她才不要让别人听到呢。

    本来是没人关注她俩的,此刻因为乔依然的大惊小怪,有不少人围观住她们了。

    觉得丢人的乔依然,赶紧把汪水清给拉开了,她犹豫了一会,就咬牙把疑问给问了出来。

    “能把你刚才做的检查给我看一下吗?”

    在自己包里翻了一阵之后,乔依然又拍着自己的头恍然大悟地说道:“我走太快,忘记拿了。”

    “根据你的临床经验判断一下,我这种情况也能怀孕吗?那天,几乎跟没做一样啊。”乔依然都顾不上害羞了。

    “按照医学角度来说,受孕是与时长没有绝对关系,而是与米青子有关的你月经还正常吗?自己有用验孕棒验过吗?”

    “没,我就是昨天突然肚子疼,”乔依然实在是没脸说昨天真实情况是怎么疼的了。

    “那你还记得上次月经是什么时候吗?”汪水清看着快到坐诊的时间了,就带着乔依然往看诊室走了去。

    这下子,乔依然自己实在是无法骗自己了,她用着绝望的口气说着:“三个月前。”

    任命地再次检查完,乔依然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极了。

    居然那么一下,就怀上二胎了。

    她怎么记得自己当时要顾毅的时候,可是跟顾澈努力了几个月才有的。

    这次怎么就这么快。

    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始终是开心地,虽然她心里还是烦闷地不行了。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她没看就接了起来。

    “依然,我回来了,我们见一面吧。我在你家的楼下的咖啡厅,”白海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跟乔依然说明一下比较好。

    免得这个重感情的女人,到时候会接受不了了陆松仁自杀的决定。

    “我没空,”乔依然对他的防备心很重。

    “陆松仁的遗书,”白海不等乔依然回答就直接把手机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