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恨自己不是超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19章 恨自己不是超人

    “喂,混蛋,你挂电话干嘛?”

    乔依然疯了一样地跑出了医院,全然不顾自己已经怀孕的身体了。

    待她风尘仆仆,满脸大汗赶来之时,白海点了点他左手腕上的手表:“看样子你心里也是希望陆松仁自杀的。不然下个楼怎么会要二十分钟呢?”

    其实,他一直观察着窗外,明知道她是从外面回来的。

    之所以要怎么说,他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有些决定,他也是希望乔依然能赞同的,似乎这样就不会显得他冷血无情一样了。

    “废话不多说,你究竟想要什么才能放过陆松仁,”乔依然真的是快急哭了。

    为什么,一个个都要陆松仁死。

    他是坏,而且是坏到彻底了,但是他现在正在监狱里坐牢啊。

    法律已经让他付出了代价啊。

    不同于乔依然的担忧,白海很是放松。

    解开了他的西装,摘下了眼睛,望着乔依然耸肩笑道:“依然,他自杀死了才是最好的结果。从此以后,你就不用再担心夹在丈夫和父亲之间为难了,更加不用提心吊胆有人会谋害他了。”

    “以后顾老爷子也没有你任何的痛处了,你就可以在顾家继续横行霸道了。虽然,我觉得顾澈那小子不咋地,但是你喜欢他,我也没办法。”

    “女士,您的咖啡!”这时候店员给乔依然端来了一杯卡布奇诺。

    乔依然瞟着那冒着热气的咖啡就对着白海泼了过去:“你不要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陆松仁要是死了,我跟你没完,我不介意跟你同归于尽。”

    “先生”

    店员赶紧给白海擦着身上的污渍,又小声地责怪着乔依然:“女士,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

    白海直接把外套给脱了,递给了店员,又塞给他一叠红票子:“麻烦你帮我把衣服拿去干洗,这位女士会来取的。”

    支走店员之后,白海直接起身坐在了乔依然身边。

    乔依然恐惧地用包捂着自己的身体,但她还是一点也不畏惧地问着:“你想干嘛?我可告诉你,只要我大叫一声,我的保镖就会把你给丢出去。”

    “依然,你不该对我有所防备,”白海抬起手就自然而然地放在了乔依然的肩膀上了。

    “呵呵,我觉得我杀了你都不为过,”乔依然只恨自己出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拿一把防备的刀。

    要不然这时候也可以用来威胁他一顿。

    如果只是砸碎了杯子,用碎片威胁白海,会有用吗?

    看着她不停眨着睫毛,又害怕,又强壮镇定的模样。

    白海搂着她肩膀,亲手把咖啡杯递到了她手里:“砸破这个杯子,用最尖锐的地方插进我脖子的大动脉。使劲点,我十分钟不到就会毙命。”

    “砸啊!”白海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了,完全颠覆了他暖男的样子了。

    “吭哧”一声,白海捏着乔依然的手砸碎了那个咖啡杯,那四溅的咖啡全部都倒在了白海的手背和身上了。

    却一点都没有洒在乔依然的身上。

    “啊!啊!你个疯子!”乔依然嫉妒不喜欢这种与恶魔在一起的感觉。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总有着这么复杂的一面面。

    她想逃,可她被白海死死地堵在了卡座里了。

    “太太,”负责保护乔依然的保镖听到她的尖叫声就冲了过来。

    “冷静点,你们太太只是不小心打翻了杯子而已,”白海的脸色恢复了平静。

    乔依然惊恐之后,也只好遣走了保镖。

    就算是恶魔,她也要与他搏斗,“直接点,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是想要陆松仁所有的钱吗?”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

    “如果是在越南,刚才冲过来的保镖应该直接会掏出枪,或是直接一刀捅了我,”白海冷笑着望着乔依然:“我不过是跟你闹着玩玩而已,你就这么害怕。若是让你生活在那种环境下,你岂不是会被吓死。”

    以前,他从来都不觉得刀枪雨林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劲。

    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跟他说的话,让他反思了是不是人生还要那么继续下去。

    “变态,”乔依然咬牙切齿道,她再次问着:“快说你的目的。”

    “我要你接受陆松仁自杀的事实,不要为他难过,”白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

    以他以往的个性,只是一条人命而已,断然是不需要费这么大周章的。

    “我为什么不能为他难过,我要是再不作为,我就枉而为人了,”乔依然想站起来给白海一巴掌,可整个人给他给抱住了,“依然,我伤害全世界,我也不会伤害你。”

    说完,白海就跑掉了。

    “神经病,你给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

    乔依然连包都顾不上拿,就追了出去。

    “白海,你给我站住,你什么意思?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一定是有目的的,我们交易,你要怎么才能不逼死陆松仁,”乔依然一心只在白海的身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顾澈的车正在快速开过来。

    白海叹了口气,指着乔依然的心口问:“你自己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也希望他那天突然就死了。”

    “我没有!”乔依然毫不犹豫地回答着,“是谁派你来的?是谁?越南的谁?”

    “乔依然,你问清楚又有什么用?你又能改变什么呢?”白海站住了,握住了乔依然的胳膊,又摸了摸她满是冷汗的脸:“依然,不要有负担,那是他的宿命。具体的原因,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不行,我就要知道,”乔依然使劲地抱住了白海的胳膊,不让他走,“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只要你放过他!”

    “滴滴!”

    顾澈使劲地按着车子的喇叭,他把车灯也给打开了,全部照在了乔依然的脸上。

    强烈的灯光刺的她眼睛难受,手下意识地就去护住眼睛了。

    而白海就趁着这个空档摆脱了乔依然,驱车离开了。

    “白海,你给我回来!回来!”乔依然追了几步,没追上。

    她不时朝着身边的车子挥着手示意要他们停停。

    “妈妈,妈妈!”顾毅趴在车窗上,大叫着乔依然,又命令着顾澈:“爸爸,快停车!”

    听到熟悉的声音,乔依然赶紧回头望了过去。

    看到顾澈那张冷沉的面庞之时,她都来不及多想,抠着车门就想上车:“顾澈,追上去。白海他要逼死陆松仁。”

    “什么事?”顾澈问着她。

    这时,正好有辆的士停了下来,她就直接上去了。

    “乔依然!”顾澈气急败坏地按着喇叭,可乔依然在前方车上头也不回。

    “妈妈,妈妈又不要我了,”顾毅在儿童座椅上彻底地不淡定了,他顿时就嚎哭了起来,“我要妈妈,为什么又不要我。”

    “爸爸,追!”

    这次,顾澈并没有立刻去追。

    突然之间,他觉得累了。

    曾经以为他很了解乔依然的,可他现在却一点也不明白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乔依然吗?

    当着他和儿子的面,她又跟白海搂搂抱抱的。

    “我们回家,她就算想回来,我也不要她回来了,”顾澈抱着顾毅下了车,就给唐浩宇打着电话:“马上让人来公寓换锁。”

    他可以接受乔依然对自己捅刀子,就是接受不了她跟别的男人关系暧昧。

    更是接受不了她的移情别恋了。

    “妈妈!”顾毅使劲给乔依然打着电话,她统统都挂掉了。

    跟着她的保镖,反馈过来的信息是乔依然跑去白海家里了。

    顾澈听完,就直接把电话给砸到马桶里了。

    白海对乔依然是闭门不见了。

    她顿时不知道要怎么办,给顾澈打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百般无奈之时,她只好去了监狱。

    见到陆松仁的时候,乔依然握着她的手,乞求道:“爸爸,我求求你为了我也要勇敢地活下去,好不好?您不要听白海的话,他要挟不到您的,我会想办法保护您的。”

    “依然,他跟你说了什么”老奸巨猾的陆松仁,现在是一点也联系不到外界了。

    糟糕的是,这次他算不出来白海的来意。

    “他不是什么好人,总之他说的话,您不要相信就对了。爸爸,我又怀孕了,答应我看着孩子生下来叫您外公好不好?”乔依然把b超单子就递给了陆松仁。

    “二个半月了!”乔依然害怕到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一刻,她才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到骨子里了。

    如果,她要是有大本事,也就不会如此绝望了。

    “依然,你再生就三个孩子了,身体吃的消吗?”陆松仁看着那b超单的第一反应是生气,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怎么又怀上了顾家的孩子。

    可骂她的话,在对上她对自己担忧的眼神时,他又不忍心说出来了。

    “年芳是睿霖哥和馨茹的孩子,不是我生的,”乔依然哽咽地说着,又不停地道歉着:“爸爸,都怪我不好。我要是不拦着您上诉,指不定您现在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