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与恶魔交易-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20章 与恶魔交易

    监狱里,乔依然哭得伤心鼎沸,监狱外顾澈是等的百爪挠心。

    他终究是做不到对她放手。

    还好,这个女人没跟白海厮混,要不然他是不介意杀了他俩。

    时间等的越长,顾澈心里越是发慌。

    他后悔着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追上他,为什么就想不到乔依然说过白海对她不利的事情。

    “兄弟,我们聊聊!”白海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了。

    顾澈白了一眼放在自己肩膀上多出来的手,毫不犹豫地就甩开了,“没这个必要。”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跟依然是什么关系吗?”白海掏出手机,随意滑过了一堆照片。

    这照片就是刚才在咖啡厅,白海搂着乔依然看似亲密的照片。

    见着顾澈手背上的青筋凸现起来的急躁样子,他很是得意地笑了起来:“你开车跟上我。”

    “轰”地一声,顾澈的拳风逆着风就对着白海的后脑勺砸了过去,“离她远点,那不是你能肖想的女人。”

    “否则呢?”白海转身,握住了顾澈的手腕。

    他并不打算与他达成一团。

    “你,死,”顾澈是毫不掩饰他心里对乔依然的独霸心理。

    乔依然,这个女人,从始至终就只能是他顾澈的。

    从她一出生,她就注定只能是他的!

    乔依然失魂落魄地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天空也开始下起了大雨。

    她并没有带伞,就那么一个人往着大雨里走着。

    随行的保镖,见状,就上前给她打了伞。

    看到身后的人不是顾澈,她失望地把头转了回去。

    “我想一个人静静,”乔依然接过大黑伞,就一个人在大雨漫天的雨地里行走着。

    往后,她不可以再这么懦弱了。

    也不能总是期待着遇上困难顾澈就会出现了。

    人,一定要有本事与能力独立在这个世界上。

    若是不然,要怎么去对抗这些突发事件呢。

    伤心无助之时,她去了愿景医院。

    踏进乔惜梦病房的时候,她把自己的狼狈给整理了一顿才进去病房。

    许久不见的柳正荣,人也没有那么意气风发了,不施粉黛的她看起来跟普通的大妈们并没有了两样。

    可看在乔依然心里,她还是很难受的。

    曾经的柳正荣就算是债主逼上门来了,也是画着精致的妆容与人吵架争辩。

    倘若,当时她自己有能力完全杜绝了乔惜梦后续的照片扩散,乔家也不会衰败成这样。

    “你怎么全身都湿漉漉了,也不怕感冒了,”柳正荣注意到有人一直盯着自己,一回头就看到了全身都在滴着水的乔依然了。

    从小,妈妈对她就爱答不理的,更别提嘘寒问暖的了。

    乔依然把伞丢掉之后,就直接扑进了她怀里,“妈。”

    她真的好没用,遇上困难的时候,就只会趴在自己妈妈怀里哭。

    可弱小的她,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在监狱里,陆松仁尽管答应她不会自杀了,可保不齐有人会杀死他

    “你个丧门星,一来就哭,哭什么?”柳正荣也是关注过一个月前的新闻,知道这个大女儿的日子也不好过。

    “你还是你肯要我当你女儿的,是不是?”乔依然擦了擦鼻子,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妈妈

    当时新闻爆出来的时候,妈妈绝情地对乔依然说过她再也不要认乔依然这个女儿了。

    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的乔惜梦,听到了声响,烦躁地眨了眨眼睛。

    “好吵,”她扶着床坐起来了,又迷迷瞪瞪地喊着,“妈妈我要喝水水!”

    “惜梦,你什么时候醒了!”乔依然震惊地马上就松开了自己的妈妈,就跑到了床边。

    她也顾不上自己浑身湿哒哒的样子,就那么抱住了长胖了不少的妹妹。

    “呜呜妈好痛哦”乔惜梦茫然地拍着抱着她的乔依然,“阿姨,你是谁啊?”

    “惜梦,我是姐姐啊,”乔依然开心之余,觉得自己妹妹看起来很是不对劲了。

    她担心地摸着她的脸和头,是乔惜梦能清清楚楚地看她。

    乔惜梦恐惧地瞪着她,还不停地摇着头:“你是怪阿姨,不是我姐姐。我姐姐长得很可爱的,她梳着两个长辫子,还会给我买棒棒糖吃。”

    “妈,有怪阿姨要抓我走,”乔惜梦像个胆小的孩子,动不动就救助妈妈。

    柳正荣抱着胆小的小女儿,哄了好一顿,又递给了一个她一个比脸还大的棒棒糖说:“这是姐姐给你买的。”

    “谢谢妈妈,”乔惜梦甜甜地说完,就开始舔着糖了。

    乔依然看着她这种只有几岁小孩智商的样子,心痛到不能呼吸了,“惜梦”

    突然,乔惜梦就抓起手边的枕头就对着乔依然给砸了过去:“你是人贩子,是不是?妈,一定是她抓走了姐姐,要不然姐姐也不会这么久不回家。”

    “惜梦,她真的是你姐姐啊,”柳正荣最近时间被这个智商只有五岁的小女儿快要折磨死了。

    五岁以后的记忆都没有了,不会自己穿衣服洗澡,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教了。

    “你看,我真的是姐姐,”乔依然看着自己妈妈看着妹妹那充满无奈与疲累的样子,就敢笃定了自己妹妹的情况了。

    她把头发很快划拨为了两边,很快地就辫起了两个辫子,“惜梦,你还记得姐姐给你买的蝴蝶结发卡吗?就是那个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发卡!”

    秉持着怀疑态度的乔惜梦,歪着头她看了她许久。

    又害怕地指着妈妈,小声地问着:“是你偷妈妈钱买的那个吗?”

    “不是的,是你偷妈妈的钱被我发现了”

    “啊,妈妈不要打我,”乔惜梦胆小地缩着头就不敢去看柳正荣,还机灵地躲到了床底下去了,“妈妈,不关我的事,是姐姐偷的!你要打就打她。”

    乔依然双手扶在柳正荣的肩上,静悄悄地给她递着纸巾。

    两母女什么话也没说,但有大女儿在自己身边,柳正荣总算有了个依靠可以休息了,“你爸爸他,受不了惜梦变成这样,跟一个小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