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忍不住捉弄-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2章 忍不住捉弄

    热气腾腾的白粥早已放上桌,乔依然心不在焉地搅拌着碗里的粥,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不时朝着餐厅进口处张望着。

    顾澈不动声色地吃着白粥,仔细听着大堂经理跟他汇报怡悦大酒店的近况,不时还点点头,询问了一下详情。

    “顾太太,对餐厅门口有什么意见吗?”顾澈如黑曜石的眼眸中浮现了一丝狡黠。

    站在一旁的大堂经理,抹了抹脸上的冷汗,他可是一直都有注意到乔依然一直盯着进门处,他心里很是没底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让总裁太太有意见了。

    一直注意着西餐厅门口的乔依然,感受到来自其他两个人的视线了,一个是她老公深邃又大局在握的得意眼神,一个是大堂经理的忐忑的模样。

    这样的顾澈,真让人讨厌,好像一眼就能把她看穿似的。

    她不屑地用余光扫了一眼顾澈,又在桌下故意踢了踢他的脚,然后微笑着对大堂经理说,“我觉得服务很好。”

    对他就瘪了瘪嘴,对其他男人居然还笑,顾澈心里有些不悦,匆忙点好菜之后,就把大堂经理给指使走了。

    而他的小妻子,就像脑袋歪掉了一样,东张西望,扫视完一圈大堂之后,又死死盯着餐厅门口。

    “顾太太,一般我认识的朋友和客户,都在包间。不如我带你去认识认识?”从这小女人今天在电梯里演的那一出,顾澈就知道她的小算盘了。

    居然被识破了,乔依然觉得有些丢人,她心里虽然期盼着能被顾澈介绍给别人,但是刻意地去介绍又显得有些矫揉造作,她想要的是正常的遇见,打招呼,然后被顾澈介绍“这是我太太”。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乔依然小脸微红,就像是小时候撒谎被大人揭穿了一样。

    这时候,属于他们的海鲜大餐也上了桌,顾澈饶有兴致地用腿摩挲着乔依然的腿,她今天穿的过膝裙子,小腿并没有穿袜子,一下下轻轻的摩挲着,让乔依然整个人觉得酥麻。

    “你……”乔依然咬着牙,小脸憋得红通通的,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她的腿在桌下被男人的长腿困住了,让她动弹不了,这要让人看见了,该多难为情。

    在桌下用长腿霸道缠住她的男人,正优雅地吃着生蚝,仿佛桌下的勾当是别人做的一般,“顾太太,你说我是不是该多吃点生蚝?”

    “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给我松开。”乔依然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直观察着周围,生怕被人看到他们在桌下的样子。

    她咬着牙,手心扶着桌面,一只手拿着刀叉对着顾澈示威,低声吼着,“放不放?”

    那纤细的双腿一直试图挣脱男人的禁锢,可无功而返,就那么被男人那强有力的腿钳制着。

    “生蚝对男人很补。”顾澈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乔依然,见女人压根就不搭理他,他伸手握住那弱若无骨的小手,把玩了起来,“尤其像顾太太这种需求很大的女人。”

    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乔依然现在是桌下的腿被固定了,她的小手又被顾澈把玩着,而且他说话的语气好邪肆。

    男人那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手心里搅动着,让她心里觉得酥麻一片,“你说我需求很大?是吃饭吗?我可是一口都没吃,反倒是你已经吃了几只生蚝。”

    少根筋的女人,逗起来也格外有趣,顾澈勾了勾唇,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观察着她,“晚上的工作,男人当然得费力点,毕竟享受的是女人。”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他是在抱怨他每晚回家都加班,而她就回家休闲娱乐玩吗?

    一定是这样,所以他都不愿意向外人介绍她吧,“我以后会慢慢进步的。”

    想配上这样一个拥有万贯家财,长相不俗,气质矜贵的男人,她也要逐渐进步才行啊,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忏愧,她心里只会抱怨着顾澈不带她出去见熟人,却几乎没有考虑过她到底配不配得上。

    “不用了。”顾澈不紧不慢说着,他的小妻子还真是反应够迟钝的。

    乔依然眼巴巴望着顾澈,“你嫌弃我吗?”他一定是嫌弃她,要不然为什么说不用。

    “保持现状就行。”顾澈把切好的牛排端到了乔依然面前,他傻乎乎的小妻子,鼻尖上都急出汗滴,“我更喜欢传统姿势。”

    这话怎么越听越怪了,乔依然咬了咬唇,有些理解不了,“什么是传统姿势?”

    “你在下面的时候。”顾澈抿了一口红酒,一点也不难为情,目光灼灼凝着她。

    下一秒,乔依然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她感觉到她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这可是在公共场合啊。

    警察叔叔,这里有流氓,乔依然用手扇着脸上的焯烫,她急需冷的东西来平复她现在的心情与难堪。

    “咕噜噜”,端起桌上的冰水,一股脑喝完才觉得她整个人恢复了平静。

    而让她这么难堪的男人,正满足地抿着红酒。

    “顾澈,你脑子都想些什么啊。”她明明就是很严肃地在谈两人之间的差距问题啊。

    放下红酒杯,男人轻轻晃动着那高脚杯,那暗红的酒水,没有他小妻子的脸上红的好看,“做都做了,还不让说吗?”

    “啊,疯了,你闭嘴。”乔依然慌张地向四处张望着,她脸皮可是很薄的,生怕被人听了刚才顾澈说的那些话,她用叉子叉了个海鲜放到了顾澈的嘴边,“你还是吃东西吧。”

    一大口咬过乔依然送到他面前的生蚝,吞入肚内之后,顾澈异常回味地说,“今晚生蚝吃的多,晚上的体力储备充足了。”

    乔依然的头恨不得埋到桌子底下去,她双手捂着脸,只露出一张嘴,“我不认识你。”

    可她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直叫了起来,顾澈双手在桌面上敲击着,“不如让服务员在把桌子给收拾一下好了。”

    “我肚子还饿着呢,你不能吃饱了,就不管我啊”,乔依然低着头,大口大口吃着那被切成块的牛排。

    “一般只有顾太太喂饱了,我才会吃饱。”

    这个邪恶的男人,真是没法跟他愉快的聊天了,乔依然三下五除二就把牛排吞进了肚子内,招呼来了服务员就要结账。

    服务员正朝着他们走来之时,顾澈牵起正埋头在包包里摸寻钱包的女人,乔依然嘴上念念有词着,“你是老板了不起啊,吃饭不签单,还不给钱的,你让餐厅经理怎么交账啊。”

    “老公,你不能就这样牵着我走了啊。”乔依然还念念不忘要结账的事情,直到她被顾澈带到一张桌子前,被顾澈紧紧环住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