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可能是中计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23章 可能是中计了

    人的情绪在濒临崩溃的时候,就像是快溺水的人一样。紫幽阁 ziyouge

    都是抓紧着一切可以自救的机会。

    所以,乔依然在顾澈坐在她身边之后,疲倦地倒进了他的怀里:“惜梦醒了,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哦,听赖柏海提起来过,”顾澈对那个阴谋诡计诸多的小姨子是一点也没有好感的,“其实她现在这个样子,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乔依然也认同这个观点,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像乔惜梦那么简单地生活着。

    “可是我爸爸出车九了,他跟医院的一个小护士在一起了。那个女人的肚子看起来都有四个月了,”乔依然说着说着,就觉得心里某个充满信念的地方都被抽空了。

    她忍着眼泪不愿意落下来:“他还为了那个女人打我。我长这么大,他以前连我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

    “他竟然打我了。”

    对此,顾澈也很是意外。

    比起陆松仁,他是更加愿意承认乔志远是岳父的。

    单凭乔志远尽心尽力养大了不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乔依然这一点,他很是尊敬他。

    可凡事都没有绝对,他也是很失望。

    只是尽可能地让乔依然感受到有他的存在,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要不,我去帮你讨回来。”

    “噗嗤”一声。

    乔依然笑着抬起头,看着他一脸认真又严肃的样子,感叹着:“陆松仁那么混蛋,我都没让你帮我去揍他,更何况爸乔志远对我不薄。说到底,男人都是不可信的。”

    “我除外,”顾澈信誓旦旦地表达着自己的靠谱与可以信赖。

    那认真笃定的模样,让人都不忍心去怀疑他的虔诚了。

    然而,某个前一秒还在伤心的女人,这一秒就忍不住开起玩笑了,“顾毅,怎么办?你爸爸说他不是男人了。”

    顾澈凌乱地看着笑得越来越起劲的女人,眼眸不由自主地往下压低了。

    遭遇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是越来越不相信身边的人了,也包括他。

    这种体会,让他的心就像是三月飘雪一样,格外的冰冷。

    “妖精,你快还我老公,还顾毅的爸爸!”乔依然带着顾毅调皮地用手当做枪,逼问着顾澈。

    看着跟儿子闹成一团的女人,顾澈越发为明天担心了。

    当她一层层的伤心往心里挤压的时候,会不会借由啰陆松仁自杀的事情,一次性爆发。

    这么瘦小的她,能撑的下去吗?

    而他,是不是也不能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回到家之后,一切如常。

    除了她脸上的五指印之外,她对他的态度也热情了很多:“你今晚抱着我睡好不好?”

    “你不是不喜欢我碰你吗?我睡楼下,”顾澈心里本来想说“好”的,可就这么鬼使神差地说了这句让他后悔的话。

    “啊?”乔依然没想到他会这样拒绝的。

    看样子,什么东西都是会变得。

    他昨晚对自己感兴趣,不代表今天还是。

    “因为顾毅挤在我们中间睡觉不安全。”

    其实她心里想说的是,趁你还是我老公的时候,我想再多贪恋你的怀抱。

    转身,她把落寂与失望的眼神给藏了起来。

    可是当乔依然洗完澡准备睡觉之时。

    顾澈早已给顾毅讲完了故事,而顾毅也早已经闭眼睡着了,他却一点也没有要下楼的趋势。

    乔依然关了灯,就直接抹黑在他身边躺了下来。

    顾澈直接翻身,把她给搂进了怀里。

    很多男人会因为妻子给自己生了个可爱的孩子,而对妻子会更加疼爱。

    而他是相反的,对妻子的爱是远远大于对儿子的爱。

    嗅着他身上让自己觉得踏实的味道,乔依然觉得自己也宁静了不少,“阿澈,我可能要同时失去两个爸爸了。我好难受,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为什么要这么没用。”

    说完,她就趴在顾澈的怀里,捂着嘴呜咽了起来。

    “我可以”

    “你帮得我一时,能帮得了我一世吗?更何况,以后你也没立场帮我了,”乔依然不愿意他再帮自己了。

    她的话让顾澈心里很是不舒服,甚至想把她给丢下床算了。

    他正要开口为自己鸣不平的时候。

    可她的下一句就是像是在贫瘠的沙漠里灌溉了水一样,让他的心上瞬间就开出了幸福的花朵。

    她就在他胸腔处,微弱又坚定地说着:“我舍不得你与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对立,你还要给孩子们好好当爸爸呢!”

    顾澈很满意她这次把自己放在了陆松仁的前面,如果她只说前面半句话他是真的会乐上天的。

    然而她那后半句话,使得他有种想把顾毅给踹下床的冲动了,“你认定我会失败?”

    “我是觉得不值得,”乔依然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白海从小就是行走在死亡边缘的,而你从出声那刻开始就是天之骄子。我的阿澈,不可以做无谓的牺牲。”

    为什么会这样呢?

    除了为了安全感缺失的顾毅,还有肚子里这个没有出生的孩子,其它的原因大抵还是因为爱吧。

    不愿意他为了自己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

    今天白海在咖啡馆里威胁自己的那些话,现在想起来,她很是后怕。

    顾澈的人生已经因为她有了这么多的污点了,她又怎么忍心让他跟玩命的白海敌对起来了。

    我的阿澈。

    四个字,足以让顾澈心里所有对她的怨言都消散了。

    “乔依然,你最无赖了,”顾澈闭着眼吻了她柔软的头发。

    她这样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要自己帮她。

    可却比要求他做很多事都要让他心甘情愿了。

    心硬如铁的男人,再一次因为她而变得有了温度。

    “谁让你眼瞎要娶我呢?”乔依然也不为自己辩解。

    顾澈讪笑,这个女人是特定要把无赖进行到底吗?

    可以吗?

    很是可以,只要她在自己身边,无论她是要上天遁地都可以。

    她从顾澈的怀里起来,使她自己脸与他面对面着。

    “我是永远都不会为那两刀跟你道歉的,”乔依然自嘲地说着,就又滑到了他胸口处。

    她贴着他还残有刀疤的地方喃喃自语着:“因为我没脸。”

    “以后还是拿着刀做你的蛋糕玩就好了,”顾澈此刻觉得乔依然这个小女人才是最厉害,也是最会抓住爱她的人之软肋。

    “顾澈,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我们关系也不要交恶好不好?你都要好好对顾毅,对我们的孩子。以后你再婚生孩子之后,也要回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大人之间的事,不要让孩子成为牺牲品,好吗?”

    这是她今天对乔志远和柳正荣的事情有感。

    大人固然可以因为感情不和,各种理由分开。

    可还独立不了的孩子要怎么办?

    尤其是乔惜梦那样的,这辈子的智力可能都只有五岁了,往后的日子里要怎么办?

    柳正荣说,乔志远只打跟小护士好上之后,就很少会去看乔惜梦了,就别提去照顾她了。

    曾经那么女儿奴的爸爸都会变,她也不知道顾澈会不会变。

    “你不相信我?”顾澈直言不讳地问着。

    乔依然摇头,也很是直白地说出了心中的答案:“我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

    她的人生像是在今天发生了某种蜕变,并且是往不好的方向去变化了。

    要她做到对陆松仁的事情完全置之不理,她是做不到的。

    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向狱警报备了,向段局长说明了情况。

    可她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一直都睡不着。

    她的不安全数落入了顾澈的眼里。

    原本是想等着她睡着了,他再去打电话了,然而现在他只好找了借口“我还有点工作没完成,你先睡,我待会再来。”

    “我能跟你一起去书房吗?”乔依然心里一听到顾澈要离开,心里就开始害怕了。

    害怕独处的时候,她会忍不住幻想出陆松仁惨死的样子。

    顾澈自然是明白她的胆怯,但有她在场,有些事就没有那么好进行了。

    “把儿子给看好了,”他不能再耗时间下去了。

    白海那人的手段,他自己是没有亲自领教过,但他还是了解过的。

    在越南的边境,白海一直都是过着占地为王,枪林弹雨的生活。

    为了防止乔依然偷听,他去楼下打电话了。

    “老段”

    “兄弟,陆松仁挟持了狱警想越狱,”段局长说话的声音都是高亢地,又不时嚷着身边的属下:“武警就位没。”

    “特警来了吗?”

    “尽量留活口,”这是顾澈为乔依然能做到的事了。

    “兄弟,可能要对不起了,”段局长的话音还没落,顾澈就听到了一阵枪声响起了。

    手机里是“嘟嘟”的忙音了。

    顾澈用手捂了捂脸,他站在原地半天反应不过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中了白海的计了。

    他赶去医院的时候,就听到护士们在讨论着:“现实版的越狱,听说死了一个人还有一人重伤昏迷不醒,伤了十位特警。”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