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25章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

    挂掉了电话之后,顾澈站在阳台上接着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紫you阁 om

    直到段局长忙完一切,过来了,“陆松仁的神志是很清醒的,他想见见你。”

    “他倒是不怕我抽了他的氧气罩,”顾澈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就抬头望向了浩瀚的天空。

    对于妈妈的死,他这辈子都没办法去原谅陆松仁。

    天知道,他花了多久花了多少气力,才能面对陆松仁的亲外孙,他的亲儿子顾毅。

    没有同等经历的人,又怎么能理解这样仇人后代站在你面前的那种想要报仇的感觉。

    段局长干咳了几声,才说:“他什么真话都不肯对我们说,我希望你能问出点有用的东西”

    “你去好好调查一下白海,今天的事情应该是他一手筹划的。具体的事情,我还没有办法告诉你细节,”顾澈把心里的那些负面情绪给隐藏了下去,从心里到外表都保持着冷静。

    一个人只有在冷静的状态下,才能做出最好的抉择与判断。

    在去陆松仁病房前,他经过了那个心脏中枪的那人病房了。

    他透过透明窗望了进去。

    是他。

    那人正在跟警察做着笔录,也是一副不配合的样子。

    “老段,从这人嘴里能套出一点料,”顾澈说完就让段局长带他进去了。

    这人的身体很虚弱,还不能做正式的笔录。

    这人见到气势不俗的顾澈,还有穿着一身警装的段局长。

    只见他朝着顾澈眨眼闭眼了好几次,又堤防地用手做着小动作,示意顾澈不要做声。

    “没事,他是我好朋友,自己人,”顾澈像朋友一般坐在了他床边:“小王,辛苦了,你父母和孩子我也会让人好好照料的。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会加倍给你的。”

    虚弱的小王,开心地笑出了声。

    一头雾水的段局长赶紧就拿出了录音笔开始要做笔录了,“既然是自己人,来说说具体的经过。”

    顾澈二话不说地就把他录音笔给关上了,“现在是探望朋友的时间。”

    “那你们”

    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扫着顾澈,段局长又再三声明着:“我是不允许非法行为在我眼皮子底下进行的。”

    “小王是我以前的员工,”顾澈替小王盖了盖被子就拉着段局长出去了。

    “顾澈,我非常严肃地告诉你,我是不介意双手逮住你的,”段局长指了指腰间的手铐,“你跟一个打劫银行的来往个什么劲。”

    身为执法人员他们都是有着很明确的界限观念。

    但是身为商人的顾澈,是绝对没有他们这么明确的界限。

    这句警告不仅是出于朋友的嘱咐,更是出于人民警察对群众的警醒。

    他们说话的同时也朝着陆松仁的病房走了去。

    顾澈递给段局长一根烟,很是欣慰道:“有你这种不畏权贵的警察,难怪我们南区的治安都好了不少呢。”

    “快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们局里的女警察很有兴趣跟你谈谈人生,”既然还能开玩笑,事情应该就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么复杂了。

    段局长洗耳恭听着。

    “三年前,小王透过狱警给我寄了一封信,他希望能申请到dl集团对员工家属的帮扶金。那个基金会扶住的对象是只要是在dl集团工作过三年的员工,离职了也算。”

    顾澈到现在很是感谢dl的上一任总裁设立了这个基金。

    段局长的眼睛被烟雾熏得忍不住眯了眯,他掸了掸烟灰又不解道:“你可知道,今天这位小王主动挡在了陆松仁的身前。打中他心脏的那枪是置身在楼顶的狙击手。基金会能给他多少钱,为了那么一点钱他愿意连命都不要?”

    “你别告诉我他要对你报恩,若不是你联系他了,他能知道陆松仁是你的谁吗?”

    “啪啪”两声,顾澈鼓起来掌来了,“这么聪明难怪要升职了!”

    “发现陆松仁出事了,及时通知狱警,每一次十万。如果陆松仁得救不及时死了,也照付不误。如果被救活了,再给十万。替陆松仁挡一刀,100万。挡一枪,1000万。”

    说完,顾澈就推门进了陆松仁的病房。

    还好小王在此之前都没有暴露出去,其他的几个线人纷纷被白海收买了。

    唯独这个小王,因为他从来没有直接让手下接触过,也就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了。

    他是在每年基金会公开活动时候,与小王的老婆商谈的。

    病房里,顾澈一直是背对着陆松仁。

    “被自己亲生儿子算计的滋味,还不错吧,”顾澈说话的语气跟他背影一样,冷冰冰的。

    那天他在监狱外等乔依然的时候,白海带他离开之后说的话,就是白海是陆松仁的亲生儿子。

    三十年前,穷大学生陆松仁因为卖血次数太多了,血站不愿意他卖血了。

    家里又有着生病的老人,他不得不走上了卖精子的路,这个报酬比卖血高了几十倍。

    一个从越南来的妇女,因为丈夫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生育能力,她通过中介在s市找合适的捐赠者。

    凭借名牌大学优等生和自身长相不俗,陆松仁就成了幸运儿,一共获得了30万的报酬。

    在物价还很低的三十年前,三十万是一笔巨款。

    看不起病的老人也因为这笔钱康复了,余下的钱还能给陆松仁创业使用了。

    陆松仁用着仇视的眼神扫着顾澈的背影,“是你把那个孽障从越南找回来的?你这么处心积虑地害我,就不怕我告诉依然吗?那孩子特别孝顺。”

    听到乔依然的名字,顾澈放在身侧的手就忍不住握住了拳头。

    “陆松仁,你还好意思提你这个女儿。你在她身上所做的事,白海全部都会还给你。利用依然,欺负她?”

    “依然她是善良,但是她不笨,”顾澈转身,一步步朝着陆松仁走了去,“你不想儿女都当你是仇人,就适可而止!”

    来自越南的白海,因为他父亲过世后,他继承了他父亲的位置。

    他带着部落里的人改革,却也触犯了那些叔父与族人的利益了。

    不知道是谁传出来,他并非他父亲的亲生儿子,被逼着要他与失去的父亲做dna鉴定。

    白海断然是不允许有人动他最尊敬的父亲。

    位居高位,就要想的更远,他不想以后有人找出陆松仁来威胁自己,而他自己做不出杀死亲生父亲的事,就选择让陆松仁自杀。

    尽管陆松仁身体虚弱,但是依旧使他自己说话一点也不示弱:“那个臭小子,还不是我对手!他,还嫩的很。”

    “看样子,你儿子又被你利用了,”顾澈一步步逼近了陆松仁。

    “你知道了如何,以为我怕了你吗?”陆松仁是丝毫不把顾澈这种心里有羁绊的男人放在眼底的。

    做大事的男人,若是被儿女私情为烦扰,是成不了气候的。

    顾澈似笑非笑地俯低了身体,待四目相对的时候,他把陆松仁的氧气罩的机器给关掉了。

    顿时,陆松仁就觉得呼吸不顺畅了。

    不一会,他吃力地想去摘面上的氧气罩,但顾澈就把他氧气罩摁在他脸上。

    他清晰地在陆松仁耳边一字一顿地说着:“同样,你也不是我对手。不是看在依然的面子上,你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呼吸逐渐开始难受了,陆松仁吃力地翻腾着手上的动作,企图去按急救铃。

    然而,顾澈早就觉察到他的意图了,改为一只手困住了陆松仁的双手,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了陆松仁的氧气罩。

    誓要捂死这个他。

    “依然”陆松仁吃力地叫唤着这个名字,又使劲地望着病房门口看。

    “妈妈,我要睡觉觉,”顾毅在乔依然怀里哼唧着,”回家,家,床!”

    乔依然都顾不上年幼的孩子想睡觉的诉求,只好求着他:“顾毅,乖,妈妈要带你去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你再忍一下,妈妈就带你回家,好吗?”

    就算陆松仁见不到她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也想让他在临终之前可以见到这个可爱的外孙。

    听着妈妈飘忽的嗓音,顾毅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咬牙答应了,“好。”

    说完,他还呆呆地望着她,就趴在她的怀里,紧紧地搂住了她脖子

    “宝宝你最好了,”乔依然抱着这个单纯又依赖自己的孩子,心里的害怕也没那么强烈了。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

    一心只想赶紧上楼的乔依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电梯里的人是谁。

    蓉蓉喊了好几声:“依然,依然。”

    “妈妈,”顾毅伸着小手在乔依然眼前晃了晃:“阿姨,叫。”

    “你是顾毅吧,好乖!”已经怀孕了的蓉蓉看见小孩子的时候,也忍不住母爱大发了起来。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吧,”乔依然可不愿意跟这个女人多废话。

    蓉蓉望着乔依然脸上的五指印依旧清晰可见,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都怪我没跟你把话说清楚。”

    “没这个必要。”

    “难道你就不好奇你亲生父亲是怎么对你妹妹吗?”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