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往事不能细想-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26章 往事不能细想

    “你什么意思?”乔依然的脚卡在了电梯门的中间挡住了电梯的关闭。

    蓉蓉握着顾毅的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几个棒棒糖,温柔地问着:“顾毅,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苹果味,还是西瓜味?”

    本来很疲倦的小孩,看见棒棒糖的时候吗,眼睛都发直了,“苹果味!”

    “不许拿别人的东西,”乔依然对乔志远的这个新欢,一点好感都没有。

    毕竟趁虚而入进入别人婚姻的人,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懵懂的顾澈不敢收了,蓉蓉直接把糖塞进了他的小手里。

    对方做的这么明显,蓉蓉又怎么感受不到乔依然对自己的敌意呢。

    “没毒,放心吧。我有点低血糖,这是志远给我买的,头晕的时候吃点听不错的,”蓉蓉意味深长地说着:“你爸爸说你单纯,还真是一点错没有。不过,你的单纯被人利用了,你知道吗?”

    “我没兴趣听你们的恋爱史,”虽然陆松仁不是马上就会死了。

    可乔依然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蓉蓉带着乔依然去了医院专门供儿童游玩的区域,“很多话,孩子听了不好。”

    对此,乔依然虽然没异议,但她还不至于去相信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万一,她要是对顾毅不利呢。

    在她身上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无法做到去相信除顾澈之外的人了。

    让随性的保镖抱着顾澈去游戏区玩了,乔依然也做不到心平气和跟蓉蓉说话:“说重点。”

    她斜觑着蓉蓉一眼,就把视线移到了窗外的夜景去了,仿佛多看蓉蓉一眼,都会脏了她的眼睛一眼。

    “依然,看样子你长大了,现在的你与你爸爸口中的你完全不一样了,”蓉蓉依旧是维持着好脾气。

    “别装了,”乔依然懒得跟她兜圈子,“是你的孩子有问题,想诬赖我推你下楼?还是想怎么样?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多少钱,然后让你把我爸还给我妈吗?”

    外表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的女人,在男人那里是最容易得到怜悯的,也是最喜欢披着善良的皮去做缺德的事情。

    蓉蓉只觉得自己好心都要被当做驴肝肺了。

    加上她又是孕妇,脾气就很是急躁,直接推了乔依然一把,“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就是不能说我孩子。”

    来不及躲闪的乔依然,被她那么一推,肚子直接就撞上了窗边的护栏。

    别忘了,她也是个孕妇,她转过身就想反呼蓉蓉一巴掌的时候。

    就看到了顾澈站在不远处的大柱子后躲着她,偷吃着棒棒糖。

    以为石柱子把他的小身板挡住了,妈妈就看不见了,却没想到他妈妈把他这些小动作全部收在眼底了。

    顿时,她的火气就被压下去了。

    还好肚子不疼,顾毅又在这里,要不然她是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见乔依然坐在了休息椅上了,蓉蓉也就跟她并排坐了下来,中间隔了三个位置。

    “依然,在我是个实习护士的时候,你妹妹就是我在照顾。”

    说到这里的时候,蓉蓉故意顿了顿,她望着乔依然不再那么冷冰冰不友善的脸,看着她朝着某处慈祥的笑着。

    “我老公当时付过高昂的住院费,我勿需感谢你。”

    视线依旧盯在顾毅那鬼鬼祟祟的小身子上,她嘴角在笑,但说出来的话是格外的冷冰冰。

    蓉蓉有点不可思议地望着乔依然,抱怨着:“你放心,我跟你爸爸在一起,绝对不是为了钱。你别看我只是个小护士,我可是拆二代,我养你爸爸绰绰有余了。”

    这话让乔依然有点吃惊了,她收回视线在蓉蓉的脸上探究地扫了起来。

    凭良心说,中年的乔志远身材保养的还是很不错,为人又温和,对待老婆女儿又好,只是没什么钱而已。

    见着乔依然一副“原来如此”的眼神,蓉蓉赶紧辩解着:“我不是说你爸爸吃软饭。他以前只是被家庭拖累罢了,他很有才,也很懂得做生意的。我觉得他只是缺一个懂他支持他事业的女人。”

    提到乔志远,蓉蓉是一脸崇拜的。

    当时,她拿着一大笔拆迁款不知道要如何合理利用的时候,乔志远给了她很多建议。

    她听从乔志远的话买了商铺,不到三个月,那条路附近要修地铁线,那地段的全部翻翻了。

    光是收租金,每月都能赚好几万了。

    “当着我的面目数落我妈,你是希望我跟你一起数落吗?”乔依然甩了甩手,又把手骨折头给捏的“咔咔”直响,像是要打人。

    见状,蓉蓉很是失望,“依然,志远说你一直都很看不惯你妈妈那些挥霍欺负他的事情,我以为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无聊,”乔依然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跟这个女人待这么久。

    可是不得不说,与她斗嘴来来去去,自己心里的那股子害怕与恐惧像是少了不少。

    心,也安定了不少。

    看着乔依然马上就要离开的事态,蓉蓉直接脱口而出道:“你妹妹之所以成为这样,都是你亲生父亲逼的。你还记得你妹妹说顾澈侵犯她吗?”

    听到这里,乔依然的脚步顿了顿。

    顾澈至今都是对当时的事情三咸其口,而乔惜梦一口咬定是顾澈生乔依然的气就要报复她妹妹,也就是乔依然。

    “当时我就在现场,从门缝里看到了,是你妹妹勾引他的。她自己把衣服脱光了勾引顾先生”

    乔依然木然地转身,她不相信自己的妹妹会做出这种事情。

    乔惜梦只是年纪小,又从小被柳正荣惯坏了爱慕虚荣而已,怎么会做这种事。

    可以她对顾澈的了解,那个阶段的他应该是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为什么她当时就一口咬定是他呢?

    现在想起来,很多事情都有着太多的漏洞了。

    “更让你想不到的是,你亲爹总吓唬她,若是她拆不散你和顾先生,就要找人轮了她。”

    “你知道我亲爹是谁吗?”乔依然半信半疑地问着,按照陆松仁那种谨慎性格,他真要做这种事,又岂会留下把柄呢。

    “陆松仁,泰国人,”蓉蓉不卑不亢地回答着,又讲了几句泰文,“我小时候父母在泰国做生意,我的泰语很纯熟。”

    乔依然恍然之间,只觉得有个巨大的阴谋曾经在她身边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