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如愿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3章 如愿的女人

    等到乔依然看清那桌上其中一位是他们dl集团的董事方睿霖,她往上扬起的嘴角很快就收敛了起来。

    虽然她乔依然是很想被顾澈介绍给外人认识,但是当她看到公司里的人,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赶快跑,因为顾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也不乐意让公司人知道他们关系吧。

    “睿霖,怎么不带郑老去包间。”顾澈加大了搂住乔依然的力度,他脸部线条松弛着跟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打着招呼,“郑老,多有得罪了。”

    “嗨,我这把老骨头,不喜欢坐包间,坐在大厅里可是一眼就遇到老熟人了。”郑老缓缓地站起身,眼光探究地瞟了瞟乔依然。

    随之,拍了拍顾澈的肩膀,“我要是今天进了包间,又怎么看得到贤侄动了凡心,跟这位貌美如花的小姐吃饭呢。”

    “哈哈。”看着那三个男人笑,乔依然也害羞地笑了笑,这个头发花白,大腹便便的老者看起来有些眼熟。

    “郑老,我太太。”顾澈用手掌指了指乔依然,又凑近乔依然的额头说,“郑老,地产界的前辈。”

    “您好。”乔依然欠身点头着,生怕哪里做错给顾澈丢人了。

    郑老那老谋深算的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缝,乐呵呵地回着,“顾太太好啊。”

    这时,一直没出声只是陪笑的方睿霖,仔细打量起了乔依然和郑强,他想看清楚,这两人是认识装不认识,还是真的不认识,他总觉得乔依然的背后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

    对于他的这个小小举动,顾澈如利刃般的眸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像是在警告他,“依然,方睿霖,除了是dl的董事之外,还是我的好朋友。”

    “方董事好。”乔依然紧张地有些不知所措,方睿霖只是疏离客气地点了点头。

    原先她想要的被顾澈介绍给外人,就只是简单的顾澈跟人介绍一下,“这是我太太。”就会结束。

    她哪里会想到这么累人的,一下子见了顾澈两个人熟人,一个是他好友兼公司董事,一个是地产界的前辈。

    这个两人给了乔依然无限压力,她后悔着今天干嘛穿得这么随性,是不是太拿不出手了,更后悔着今天干嘛非要出来吃东西。

    “贤侄,什么时候结的婚,居然都不请我,是不是瞧不起人。”郑老爽朗的声音格外的洪亮,他一直都格外注意着顾澈的反应。

    顾澈瞄了瞄满眼紧张的小女人,“顾太太,什么时候挑好了日子,记得给郑老送去请帖。”

    “好。”他们在一起之后,压根就没再谈论结婚的事情了,搞砸的那次婚礼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但是现在,顾澈把婚礼的主动权交给了乔依然,她心里很是踏实,这个存在感,刷得可真足,虽然她很胆怯地面对着这两个地位不俗的外人,但只要有顾澈在,就像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这姑娘好福气,居然把我们顾家大少爷给承包了”,郑老只是轻轻扫了一眼乔依然,他的目的在顾澈。

    商场如战场,上一秒是敌人,下一秒为了利益就得挽起手合作,老狐狸的郑老,自然是不会放过与顾澈套近乎的机会,因为最近会有大动作了。

    在他还没问顾澈关于海边城开发的问题是,乔依然腼腆地看着他问,“郑老,您认不认识童……?”

    童哥哥是某个男人的不喜欢听到的称呼,乔依然偷瞄了一眼顾澈,见男人还没异样,以为他没听见,她立马改口,“您认识郑彦吗?”

    在乔依然的记忆里,眼前的郑老与郑彦的父亲在年纪和体型上来说,都有着相似之处,她小时候在报纸上见过郑彦的爸爸郑强,那时候的郑强满头黑发,大腹便便还学着绅士在西裤上加着背带。

    郑彦的爸爸差不多也快60岁了吧,与眼前的郑老年纪也相符。

    “在下的犬子。莫非顾大少爷认识他。”老狐狸的男人,很是会找机会跟顾澈扯上关系。

    顾澈是出了名的爱吃独食,郑强现在正看中了顾澈手上的大计划,想参与进来,无时无刻都想跟顾澈套近乎。

    明明是她问的问题,为什么郑老会把认为郑彦和顾澈认识,乔依然有些害怕顾澈的回答伤了和气,立马接过话茬,“我跟郑彦从小就认识,他们也见过面。”

    “到时候婚礼的时候,郑老可一定要带上二公子过来。”顾澈客套地跟郑强寒暄着。

    郑强倒是有些意外,他那个闷不出声的小儿子,居然早就认识了顾澈,他满意地笑着,眼睑上的皱纹耷拉了下来,把他眼睛挡得只剩下一条缝了,“一定。”

    在一旁的方睿霖倒是有些看不清这个乔依然了,她是郑强的棋子吗?还是她身后是另外的一批人。

    郑强非得拉着顾澈喝了好一会酒,才让顾澈走,那喝酒的间隙,不时有从包间出来的人跟顾澈打招呼,于是乔依然见着顾澈一杯杯酒喝下了肚。

    他们说的那些商业,她不懂,但是她能明显感受到顾澈是很自然地向他们介绍她,“我太太。”

    不得不说,她今晚很开心,一扫之前的阴霾,顾澈他也是愿意向外人介绍她的。

    一身酒气的顾澈,抱着乔依然等着电梯,“顾太太,我们今晚去顶楼重温旧梦好不好?那是我们第一夜的地方。”

    那温热的气息在乔依然的耳边弥漫着,男人有意无意咬着她的耳垂,羞得乔依然恨不得丢下醉汹汹的他,“还当你是鸭子先生呢。”

    “按照我这质素,一晚至少六次,收你多少钱好呢?”搂着乔依然进了电梯,顾澈按了顶楼的键,薄唇凑在乔依然唇边,“嗯?”

    喝多了的顾澈,五官没有白日里那么冷厉了,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透亮的灯光下看起来很是养眼,他瞳孔里全是小小的她,乔依然感受到心跳漏了好几拍。

    男人厚重的呼吸声在就在她身边响起,他身上的灼热感,让她有些害怕,毕竟这不是外面。

    “我睡不起你。”乔依然避开了他的灼灼目光,她那想逃的小举动,被顾澈尽收眼底,他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就那么重重地附上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