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费劲-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33章 费劲

    “哈哈。”

    “哈哈。”

    顾毅觉得自己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还补枪着:“二叔,你就不能学学我爸爸吗?懒鬼一个!”

    说完,还很嫌弃地白了顾谦一眼,就又扬起小下巴瞪着顾谦。

    一脸吃瘪的顾谦,气得恨不得揍这臭小子。

    最后,也只是扬起巴掌吓唬了他,“看在你爸爸,我大哥的面子上,今天就不揍你了。臭小子,二叔带你去玩的开心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爸爸太闷了,都不会带我出来玩,二叔你比爸爸好。”

    这后面的一句话,他模仿着顾毅的奶声奶气说出来的。

    “造谣,”顾毅直接用手捂住了顾谦的嘴巴,又往他身上爬着:“谁怕谁,我先揍你。”

    很快,这两叔侄就拿起抱枕在客厅追逐了起来。

    顾海峰的视线一直都在顾毅的身上,“阿谦,你注意点,别伤到顾毅了。顾毅,慢点跑,到爷爷这里来,爷爷给你扇二叔玩。”

    乔依然趁机跟他道别着:“我去给阿澈送蛋糕了,麻烦您给顾毅试礼服了。”

    末了,乔依然还嘱咐着顾毅:“千万不要打二叔的脸哦,他是靠脸吃饭的。”

    “大嫂,你这样一脸正经地污蔑我好吗,我可是靠才华吃饭的,”顾谦已经被顾毅按在了沙发上,当马在骑了。

    “我爸爸说的,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顶嘴,”顾毅用手当皮鞭抽着顾谦:“马儿,听见没,驾!”

    “你的马儿已经变成大灰狼要吃小孩了,”顾谦一个翻身,就把小小的顾毅给制服了,“听狼外婆说,小孩的耳朵是最好吃的。”

    顾毅赶紧捂着自己的耳朵,鬼叫着:“我是超人,不许吃我。嘭,变身!”

    这一大一小玩的很疯,也很其乐融融的。

    要不是有顾海峰在这里,乔依然也想在这里看着顾毅跟顾谦疯。

    因为顾澈是绝对不会跟儿子玩的这么疯,两父子说不上几句话就忍不住互相开始掐了。

    “走,我送你去吧,”顾海峰的视线还是舍不得从顾毅身上移开,这个孙子真是越看就越喜欢。

    并没有拒绝,乔依然就由着顾海峰送自己了。

    两人在电梯里也是毫无交流。

    上车后,顾海峰觉得气氛有点让自己难受,就主动开腔了:“阿澈不是不喜欢吃蛋糕吗,不喜欢吃这种甜东西吗?怎么现在开始吃了,是他想吃的吗?”

    “是,”乔依然简单地回答着,就低着头望着抱在怀里的蛋糕盒子。

    看吧,她和顾澈之间,如果只是他们两个人,可能还有机会进行下去。

    他家里的人,无一对自己都是有着各种程度的不满。

    顾海峰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禁要怀疑是不是乔依然因为方家的事情防备着自己。

    可那件事,不就是她的错吗?

    人家的家务事,她一个外人瞎跟着掺和个什么劲呢。

    现在的气氛,他当然是不能去问责了,就又开始套起了近乎:“下个月六号,我跟你阿姨的婚礼。知道吧?”

    “明白,我到时候不会出现的,”她没办法做到跟顾老爷子和平相处。

    因为顾念着顾澈,她也不愿意让喜庆的婚礼变得有任何的瑕疵了。

    “依然,你就是这样跟阿澈讲话的吗?”顾海峰觉得自己作为长辈已经很拉下面子在跟她说话了。

    这儿媳妇每句话都让他心里膈应得慌。

    “对不起,惹您生气了,”乔依然双手互相掐了掐自己的手指。

    这天没法子聊天了,顾海峰有些生气了。

    自己的一片好心,想好好拉拢她,她却这么不领情。

    原本他是打算让乔依然帮他做个婚礼蛋糕的,可这家伙倒好,直接就说不去婚礼了。

    顿时,车里就安静了下来。

    最后到dl集团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

    乔依然道完谢,就要下车,还问着:“您要上去找顾澈吗?”

    顾海峰朝她摆了摆手,表达着他不去。

    他真是怕跟她说话了,无论说什么,她都能夹枪带炮地回过来。

    在乔依然关上车门的时候,顾海峰还是忍不住把车窗给拉了下来,他尽量使自己不平静的心变得平和了起来。

    至少是在语气上,但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带着责备的:“我不管你对我们顾家的人是什么态度,但我要求你对阿澈不要这么怪里怪气的。他为了”

    “依然,你怎么来了,”顾澈正下班要开车回家,就看到了正抱着盒子的乔依然。

    她今天穿着一身黑白条纹的长裙,抱着盒子又乖乖看着车里的人。

    这样子,看起来有点呆呆的,让人恨不得马上把她抱在怀里。

    “给你送点蛋糕,”乔依然听到了顾澈的声音,紧绷的情绪总算是放松了点。

    顾澈迈着长腿很快地就走了过去,一把就揽住了她瘦瘦的肩膀,又摸着她柔软的长发轻声说着:“我不是说了,回家吃吗?这么大的雨,有没有淋湿。”

    那关心她的样子,是一点也输给关心年幼孩子的程度。

    这个冷漠又复杂的世界,还好有他,才让她濒临死亡的心又活了过来。

    “是爸爸送我来的,在家里的地下停车场上车,又在这里下车,又怎么会淋雨,”乔依然跟顾澈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温柔得很。

    都几天不见他了,她好像拥抱他,可碍于长辈和司机在场,她也就只好多看他几眼解解相思之苦了。

    爱上像顾澈这样的男人,就跟染上了毒品一样。

    戒是戒不掉的了。

    “爸,你来干嘛?”顾澈很是意外自己爸爸来了。

    本来是不打算下车的顾海峰,看着自己日渐消瘦的儿子,心疼地就跑了下来:“你是我儿子,来看两眼怎么了。有事找爸爸,什么事我都能给你办好了。”

    还包括你这个怪里怪气的老婆,顾海峰意有所指地用视线指了指乔依然。

    顾澈只觉得自己爸爸有时候有点自信到盲目了。

    自己的这个小妻子啊,他都不敢跨下海口说自己能搞定她,爸爸竟然敢。

    联想想到了最近的事,顾澈笑着说道:“没事的,您好好准备你的婚礼,就行。我都这么大人了,肯定能撑过去。倒是您要多关心关心老爷子,就怕他到时候输了,心脏不好负荷。”

    “那行。依然,你跟阿澈好好的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顾海峰看着自己儿子看她的眼神,就觉得老爷子的话说的真对。

    顾澈这辈子算是摆在乔依然手里了。

    过了这么几年,乔依然年轻的优势也是没有了,可自己的儿子还是把她当宝贝,甚至是比以前更宝贝。

    “哎”顾海峰望着后视镜里那亲亲我我的小两口,感叹着:“老吴,你说我这儿媳妇咋样。我现在跟她相处是真别扭。”

    司机老吴是跟了顾海峰很多年的,也对顾家的事情知道不少。

    当然也是知道顾家与陆松仁之间的各种纠葛了。

    老吴顶着锅盖说着真话:“我觉得这小姑娘挺不容易的,就是满身刺。时间长点就好了,老爷您也别着急。”

    “也只能这样了。”

    顾澈抱着乔依然上了后车座,就开始在她身上动手动脚了。

    “碍事,”顾澈不耐烦地把她的长裙撩起,就开始摸索着他想去的地方了。

    他扣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描绘着她的唇,眼眸半闭半张开,问着:“想我吗?”

    灵活的长指,想去探索她最隐秘的地方。

    “你也不怕你员工看到,”乔依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也变得软绵绵的了。

    她的声音也变得娇柔极了:“你吃蛋糕啊,肚子难道不饿吗?”

    那抗拒的小手在他那结实的胸肌上画着圈圈。

    “砰”地一声,顾澈就把后车座与前座的挡板给关上了,直接就把外套给脱掉了,又把乔依然整个人放在了自己身上。

    他直接把她长裙给全部撩起来了,邪肆地望着她道:“肚子是很饿了,所以你要喂饱我。”

    “喂,你”乔依然很是羞耻地望着自己裙子里面有个脑袋在不停地动来动去,“你别这样,不可以”

    他浑身上下都热的发烫,那紧绷的肌肉,还有他那比火还要灼热的唇在她肌肤上

    很舒服,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心里多出了贪念。

    反正,还没有更过火的举动,也是不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的。

    “叫我,”顾澈他抬起头,抱着她就开始解他身上的束缚了。

    男人的怒放让她不得不惊醒了过来。

    再不抵抗,会出事的。

    “顾澈,我不方便,”她保持着仅剩的理智,说话的声音还是媚得不得了。

    顾澈只觉得自己像是大冬天里被人泼了一盆冰水。

    既然她不方便,他也不强求了。

    可他明明就记得刚才明明就碰到了她最私密的地方了,他明显不悦道:“你不在生理期。”

    “可我那里有点有点”乔依然一时半会还来不及想到一个合理的理由。

    “你就是不想被我碰,”顾澈就不明白了,跟自己的老婆做一次怎么就这么费劲。

    就算不高兴,他还是把她衣服给整理好了。

    自己又很生气地下车抽了好几只烟,这才把体内的邪火给灭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