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贱人出招-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35章 贱人出招

    看着他闭目养神了,乔依然把电台也给关了。

    现在的她,脾气是真的不好,对他也是不像以前那么依赖了。

    或许是随着年岁增加了,她现在只要在脑海里脑补一下以前自己对他撒娇的样子,都会觉得有些受不了。

    这些年,她真的变得完全没有以前的样子了。

    “这么多年,你唯一一点没变的,就是想尽办法气死我,”顾澈就知道这个小女人爱胡思乱想。

    “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对我说话,不那么冲,就还是个好人。”

    “乔依然,叫我老公。”

    “不叫,也不知道你以后会是谁的老公?”乔依然说完,就看到顾澈笑得很是开心,就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不,他随意调侃了几句,她那皱巴巴的小脸就变得有些笑意了。

    乔依然把他揉自己腿的手给丢一边去了,“你倒是好色的本性是一点也没有变。”

    她不由自主地就觉得脸颊好红了,方才被他揉过的腿也好麻。

    那块地方还热热的,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朝着她全身都在扩张着。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碰你,”顾澈把手收回去之后,就一脸认真地盯着她。

    乔依然摇咬了咬唇,歪着头小声说着:“你那晚的确有小蝌蚪到我这里来了,专家说那样的情况也是会怀孕的。”

    他那么聪明,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应该会懂的吧。

    哪知道她说话的时候,他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顾澈蹙了蹙眉头,接通了电话,是唐浩宇打来的:“你等会,别挂。”

    “依然,你说什么了?”那电话的铃声有些吵,他压根就没有听清楚她刚刚说了什么。

    但从她那绯红的小脸上,基本可以断定,她一定是说了什么只适合他们两夫妻听的话。

    所以,顾澈用手紧紧捂着手机的话筒和听筒,生怕独属于他们两夫妻的私密话题被唐浩宇听了去。

    乔依然方才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被顾澈这样深刻凝视的样子看的又把真话给咽下去了:“我最近那里有点炎症”

    “啊?怎么会有炎症?”顾澈那充满期盼的眼神变得很是关切了,“医生怎么说?”

    “注意点卫生就好”乔依然觉得别扭极了。

    他俩虽然见过彼此最光溜溜的样子,就连儿子也都有了一个了。

    可有些话题啊,还真是难为情,尤其这个话题还是撒谎的。

    “你赶紧接电话啊,公司肯定是有急事的,”乔依然赶紧转移着话题,问着:“要掉个头回去公司吗?”

    顾澈朝她摆了摆手,就开始跟唐浩宇讲起了电话。‘

    十分钟后,顾澈讲完了电话,他很是关心地问着乔依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挺注意个人卫生的啊。还是身体别的地方出了问题”

    不愿意跟他在这个话题继续挣扎了。

    乔依然赶紧转移着话题:“公司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啊?最近报道总有公司的负面新闻出来,我看网上还有小道消息说是你爷爷故意在整你”

    “你别转移话题,”顾澈捏着自己的下巴。

    突然,一个大胆的可能在他脑海里浮现了,他用着窃笑的样子看着乔依然:“是不是,寂寞的时候,用了器具了。”

    乔依然整个一个黑人问号,她好奇地问着:“什么器具,做蛋糕的吗?我消毒了啊,虽然有几年没用”

    “老婆,你别装傻了。以后有需要随时找我啊,”顾澈嫌弃地嘲笑着乔依然:“真是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啊。都知道自己让自己体验人妇的滋味”

    话都让他说的这么过分了,乔依然要还是听不出来,她就是个傻子了。

    “顾澈,收起你那肮脏恶心的想法,”乔依然顺手就抄起抽纸盒朝着他扔了去。

    真是跟他没法子好好讲话了。

    事业心强的顾小悦,晚上下班的时候就接受了潘瑞琦的邀请。

    他们去了位于清远山的浩嘉国际高尔夫球渡假中心。

    这里仍旧照常营业着,虽然不至于是门庭若市,但三三两两的包场地开会,或是开高尔夫球的人也是有的。

    “哇塞,一场球要十五万,这是抢劫吧,”顾小悦赶紧对着价钱牌就是一通乱拍。

    这些可都是潘瑞嘉的罪证。

    潘瑞琦笑而不语,待着顾小悦在整个高尔夫球中心逛了一个遍。

    “我想问问这块土地的产权是谁的,”顾小悦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最近的地价报表出来了。

    他们海乾最近在这附近拍了一块住宅用地,但是地皮就花了70亿。

    这个高尔夫球场可是比那块地的面积还要大。

    “地是我们潘家的,”潘瑞琦看穿了她的顾虑:“是我叔叔以廉价方式租给潘瑞嘉的。”

    “难怪的,”顾小悦最近可是熟读了不少值得开采的商用地,也算是对这边的价值洞悉不少了。

    她又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一些东西,“既然是他爸爸在背后支助他,到时候他可以把这里的启动资金全部推给他爸爸啊。”

    她有些失望了,还以为找到了新的突破口,可殊不知又是一条死胡同了。

    “趁着我叔叔还没有行动之前,赶紧向法院申请查封。我可是听说潘瑞嘉最近正在转移着这些财产。”

    “他休想!”顾小悦年纪小,尤其不会掌控自己的真实情绪:“我现在只是在怀疑,但是我并没有十足的证据。万一,他把”

    意识到自己可能要说漏嘴了,顾小悦赶紧闭起了嘴巴。

    她防备地看着身前的男人,咬紧了唇。

    潘瑞嘉替她把未说完的话给说完了,“万一,他把责任推给别人。或是有人为了钱替他顶罪,是不是?”

    就算很是不情愿,但顾小悦还是不情愿地点起了头。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顾小悦的眼珠子上下左右飞快地转动着,又对着潘瑞琦撂下了狠话:“你别想着要杀人灭口。我可告诉你,我二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小姑娘,冷静点,”潘瑞嘉说着,就不管不顾地牵起了顾小悦的手朝着一块有顶的高尔夫场地走了去。

    “你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顾小悦很是不喜欢与不亲近的男人太亲昵。

    除了她二哥和唐浩宇,她对其他男人都是抗拒的。

    虽然顾澈也是她堂哥,但是他比她更加注意分寸。

    “敢不敢打一场球,赢了我,就把潘瑞琦的犯罪证据给你,”潘瑞琦晦暗不明的视线在顾小悦脸上扫视着。

    可他最在意的还是待会会路过这里,在他们对面场地打球的人。

    “哼,输了你别哭,”顾小悦直接就接过球童的杆子,还狐假虎威地把那杆子故意当着打狗棒朝着潘瑞琦甩了过去。

    意在警告着他,她可不是个好惹的对象。

    潘瑞嘉干咳了两声,宠溺地望向顾小悦,无赖的耸了耸肩:“我想你对我有点误会。”

    “误会你要借我这个外人铲除自己的堂弟吗?”

    顾小悦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哪里会有人会帮着外人来收拾自己的手足的。

    “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大公无私,”潘瑞嘉专门告诉了顾小悦自己待会的布局与打算,试图让顾小悦换个更容易得分的路径。

    他故意挤在了顾小悦身边,起初他只是拿着高尔夫球杆跟顾小悦讲解着进杆的角度而已。

    后来,当他看到唐浩宇和方睿霖还有一个蓝头发的外国人从园车上下来的时候。

    他心里的如意算盘就开始敲得响叮当了。

    待会,只要唐浩宇望过来,他就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和顾小悦接吻了。

    让唐浩宇那个癞蛤蟆首先有点自知之明。

    他低着头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悦,你二哥来了。”

    “怎么”会?

    顾小悦硬生生地改口成了:“怎么这么快?在哪呢?我怎么只看到了睿霖哥?”

    她很是敏感地躲着他的面孔,甚至用手在推。

    “睿霖,好久不见,”潘瑞嘉改计划了,他的手臂直接就揽住了顾小悦的细腰了。

    等一下找个机会挖坑讽刺一下唐浩宇,或是过去那边使唤他,让顾小悦这个小丫头认识一下他们之间的差距。

    听到他声音的三人,立刻都望了过来。

    没看到顾谦,看到了几日不见的唐浩宇了,顾小悦兴奋的表情是不言而喻的。

    可她发觉唐浩宇看她的视线里,充满了失望。

    她以为自己是哪里不对劲,低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腰上那条咸猪手。

    还不等她发怒,潘瑞嘉就把手给收了回去,假装着在热身的样子:“我就不女士优先了,我先挥杆了。”

    “呦,小悦妹妹啊,过来哥哥教你打球玩,”方睿霖交待了唐浩宇几句招待客户,就疾步朝着顾小悦和潘瑞嘉那边去了。

    很快,唐浩宇不甘心地就带着客户上了园车,走掉了。

    看着日思夜想的心上人走了,顾小悦只觉得自己的魂都丢掉了。

    “睿霖哥,我会。”顾小悦士气低落地回答着。

    “你肯定不会。”方睿霖不管顾小悦的答案,直接就接过顾小悦的球杆,做着挥杆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