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怎么又是她-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4章 怎么又是她

    他嘴里还有着清冽的酒味,辣辣的,呛得乔依然一直想逃离他的狼吻,他们所乘的电梯是观光电梯,身后便是五光十色的夜景。

    乔依然忌惮着楼下会有人看见,一直很不配合,小声嘟嚷,“回……家……”,可顾澈像是没听见,愈加的放肆了,他的手几度想探进乔依然的衣衫里。

    又羞又气的乔依然,望着那一闪一闪的红色监控灯,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指不定监控室的人正在盯着他们呢。

    “专心点。”顾澈短暂离开了乔依然丰润的唇,抵死不从的女人紧抿着唇,小脑袋往上指了指那监控。

    得意洋洋的某男,轻飘飘地说,“总得给点员工福利吧。”

    “无耻。”乔依然咬牙骂着,小手还没来得及推开身上的男人,就被反扣住了,眼眸猩红的男人,声音哑哑地,“我做给你看,什么叫无耻。”

    这时候,乔依然深刻地理解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是真的后悔了,不该早上耍小性子说要吃什么西餐,更不该吵着来怡悦大酒店。

    她就像素手无策的小鸡仔一样,被顾澈抵在观光电梯的栏杆上,他结实的大腿就那么紧紧贴着她的腿,他身上某处正在迅速的胀大,危险的讯号让乔依然整个人都紧绷了。

    他该不会想在这里把她给那什么了吧,乔依然觉得她今天就是不断地在作死,尤其不该惹这个喝了酒的无赖男人。

    电梯都已经在顶楼停靠了,可顾澈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他是一点也没闲着,就在他的大手往乔依然上衣进攻的时候,她皱着眉头狠下心咬了顾澈的舌头,这下他总该会放开她了吧。

    可乔依然没想到的是,顾澈只是舔了舔他舌尖上的血,望着她的眸光除了猩红还有带着恐吓,就像是野兽进攻前发射出的危险信号。

    “老公,回家,……”乔依然软糯糯求饶着,小手附上他的唇边,她拧着眉头,有着担心,有些心疼,还有些害怕,“对……不起……”

    此时的顾澈眼里尽是危险的光,“怕。”

    他的手横冲直撞地闯进了那薄薄的上衣,当薄唇再次印上那丰润的唇时,乔依然有一种世界末日要来了的感觉。

    这个可恶的男人,就算不回家,至少地回个房吧,怎么可以在电梯里。

    突然,一束金黄色的灯光从电梯门缝里照射进来了,那道缝越来越大,光线也越来越强了,这道光对乔依然来说就像是在沙漠里遇见了水一般。

    候在电梯门外的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的男人,干咳了一声,他看见了乔依然不情不愿紧皱的眉头还低呼着,“不要”,男人关切地问,“小姐,需要我帮你报警吗?”

    电梯里一股酒气往外冒,他厌恶地吸了吸鼻子,原来是一个醉汹汹的男人强吻一个女住客。

    下一瞬,那个魁梧的男人,就步进电梯,试图分开顾澈和乔依然,“先生,你再不放开这位小姐,我就报警了。”

    这个男人虽然高大魁梧,但还是没有顾澈高,顾澈搂着他怀里的女人,飞快地脱下外套套在乔依然身上,又居高临下望着眼前的男人说,“报警说你多管闲事吗?”

    “他是我先生”,乔依然在心里叹着气,这么就变成这样了,她逃一般地走出电梯对闷闷地说,“我回家了。”

    顾澈阴鸷的眸光扫了一眼那个黝黑皮肤运动装的男人,也跟着离开了电梯。

    一身酒气的顾澈是开不了车了,乔依然自告奋勇地想开车回家,顾澈冷冷一句,“你今天存心想见警察。”

    “虽然我车技不好,但是我开的慢啊,不会出事的。”乔依然跟在他身后解释着。

    他周身都是一股你别过来,过去就会被他打死的气场。

    心情不好的男人,最好是不要招惹,顾澈让酒店的司机开车送他们回家,一路上顾澈阴沉着一张脸,也不让乔依然靠近他。

    对于刚才电梯里那尴尬的一幕,她也是很生气的,但是回家的路上,回想着今晚被顾澈那么大方介绍给他的朋友和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她心里还是掩饰不住的甜蜜。

    望着顾澈那因为生气而紧绷的脸部线条,越发显得他五官更加的立体了,堪比艺术家鬼斧神工的匠艺。乔依然抿着嘴,不时偷瞄着他,她的男人就算生气也还是好帅。

    乔依然才打开家门甩掉了鞋,在熟悉的地方没穿到她的拖鞋,她还没开灯,就被顾澈抵在墙上了,他说话的气息有些急促,“今晚鸭子先生不收费,让你享受六次,嗯?”

    感受到他灼热的体温,还有那直挺挺的某处,让乔依然笑出了声,“老公,你该不会一路上就这么回来的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滚烫的大手探进她的上衣,在黑兮兮的夜里还是准确地捕获了那两团柔软。

    在安全的环境下,乔依然倒是很自然地就迎合了他滚烫的吻,尤其在今晚她更愿意主动点,或许是顾澈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把她介绍给了外人,这让她心里那块患得患失的地方被填满了。

    当她犹如八爪鱼攀附在他身上时,只听见家里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又听见一声开关被打开的声音,一楼客房的灯亮了起来。

    乔依然倒是有些害怕,她整个人往顾澈怀里缩了缩,暗想着:贼怎么比他们回来得还早。

    “咳咳”,顾澈故意发出了很大的干咳声,他像是很平静客房有人一样,他把乔依然的迅速地放在地上之后,又焦急地整理了一下他皱巴巴的衣服。

    乔依然凌乱的衣衫还没整理好,顾澈把外套直接盖在她双肩上,“上楼。”

    就在这时,客厅的灯“哗”地一下就被打开了,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乔依然觉得眼睛有些涩,她下意识地缩了缩头。

    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觉得开灯的那个人是顾澈所熟悉的人,她心里不由得下沉了一下。

    入目是一头巧克力色的波浪长卷发的女人,穿着一身睡裙,手上还拿着一大袋薯片,见到玄关处的两人也没有太大表情,“阿澈哥,回来了。”

    那样的语气是那么的亲昵,像是他们认识许久了一般,竟让她有种多余的感觉。

    她僵在原地就是不肯动,直愣愣望着蔡媛媛穿着她的绿色拖鞋,津津有味吃着她的买的薯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