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居然是表妹-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6章 居然是表妹

    顾澈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这几个字的时候,很自然地握起了乔依然的手,这让乔依然心里波涛汹涌了好一会,心里患得患失的地方完全被抚平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

    听到要把她送回美国,蔡媛媛立马就拿上支票跑回了客房,关上门的时候,还故意怨念地瞪了瞪乔依然,“小……”

    才说了个“小”字,顾澈那如利刃般的眸光就落扫向了蔡媛媛和她手上的支票,她生怕得罪了顾澈,又把她支票给取消掉,就放出狠话,“我们走着瞧,你一点都不如……”

    那阴鸷的眸光让蔡媛媛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又关上了房门。

    那关房门的声音,像是要拆房子一样。

    低着头默默收拾着那一小盒盒花花绿绿小盒子的乔依然,此刻无比想挖个洞把她自己埋了。

    蔡媛媛她……居然是顾澈的表妹,不是他小三。

    而且听蔡媛媛那口气,让她产生误会的,顾澈也有份,太丢人了,“顾澈,很好玩吗?”

    望着自己小妻子从眼角就带着笑意的模样,还硬生生憋着,顾澈心情大好,“好玩。要不然我也不知道顾太太居然有收藏避孕套的爱好。”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指了指一个螺纹苹果味的盒子,不怀好意地又凝着乔依然,那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不要脸。”乔依然红着一张脸,也不收拾那桌上那一盒盒的避孕套了,而是拿起那盒螺纹苹果味的避孕套丢到顾澈怀里,“我不跟骗子睡。”

    “太丢人了,臭顾澈,你居然……”她咬牙切齿地离开了沙发,难为情地敲响了客房的门,“媛媛,对不起,我……”

    哎,一个女孩子被人当成小三骂,心里一定要把她给恨死了,乔依然也后悔着今晚和上次对蔡媛媛说的话,那些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媛媛,都怪你阿澈哥,我……总之,是我对不起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乔依然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蔡媛媛在房间里弄的闹哄哄的,像是在砸什么东西一样。

    隔着一道门,蔡媛媛声嘶力竭吼着,“乔依然,你走开,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嘭,嘭,嘭”,那一阵阵物品和门的撞击声就足以让乔依然感受到蔡媛媛的愤怒。

    隔着一道门,乔依然也能感受到蔡媛媛是把门当作她在泄愤,宣泄对她的不满。

    而客厅里沙发上的男人,此时从**沙发上换到了旁边的长沙发上,此刻正对着乔依然,他慵懒地交叠着双腿,手上是一根刚刚点燃的烟。

    道歉无门的乔依然,看到悠闲的顾澈,心里是格外的来火,她一个箭步冲到顾澈面前,夺下他手中的烟,“熏死人了,你还有心情抽烟,还不去多关心关心你表妹,你不怕她出事?”

    出事?

    顾澈敢肯定一定不会,蔡媛媛那个娇小姐,没钱花才会出事,不过就是发发脾气罢了。

    客房里不时响起“噼里啪啦”地响声。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事都是你惹出来,你还不去安慰安慰媛媛。”平时觉得顾澈波澜无惊的外貌是成熟男人的标志,此刻乔依然觉得就是不负责任的标志。

    一个男人被自己老婆说不是男人,大多数男人都会以为是自己老婆对他某方面的抱怨,当然顾澈也不例外,虽热他很清楚他小妻子不是这个意思。

    “回房,我能告诉你答案。”他修长的大手,看一眼乔依然,然后拿一个避孕套放进了那紫色的盒子。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臭男人还想着那事,乔依然用脚拇指踢了踢他小腿,“说真的,你去看看她,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如果我妹妹被人这样骂,我估计杀人的心都有。”

    那粉嫩白皙的脚拇指让顾澈想起了他们领证的时候,也是这只肉嘟嘟的脚,用脚拇指催他离开民政局,当时他觉得这肉嘟嘟的脚摸起来,应该很有手感的。

    想到便做到的顾澈,伸手握住了乔依然那肉嘟嘟的脚,那造次的人便整个摔在他身上了,鼓着一双圆鼓鼓眼睛的乔依然生气地捶着他,“放开。”

    “你求我,我就去看她。”他小妻子的脚果真手感很好,像小婴儿的肌肤,柔柔软软的。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这事明明就是他惹出来的,而且表妹也是他的,居然还要她求他,疏导他表妹。

    可事实虽然如此,可是骂人的话确是她乔依然所说的,一个女孩子被人骂嫁不出去,已经够恶毒了,她还不止说了那些。

    英雄不吃眼前亏,乔依然眨着楚楚可怜的眼睛,软糯糯地喊着他,“老公,你就去看看媛媛好不好,要不然,我今晚会愧疚地睡不着的。”

    顾澈点了点他左边脸颊,乔依然把心中的火气压了下去,抱着他的左脸吻了一大口,“老公,快去,回房有惊喜等着你。”

    她说话的时候,眸光有意无意扫过了那装满了避孕药的盒子。

    今晚一直被外人打搅的顾澈,心里也很窝火,在酒店跟自己老婆接吻,差点还被人报警,回家来跟自己老婆亲热,又有他这个刁蛮任性的表妹闹事。

    收拾蔡媛媛,顾澈只是敲了敲她房门,留下一句,“早点睡,明天有赏。否则……”

    那房间里原本被砸得“噼里啪啦”直响的声音不等顾澈说完,瞬间就停了。

    顾澈似笑非笑地朝乔依然指了指天花板上的方向,那颀长的身影在灯光下看起来很是有型,微敞的衬衣让一向严肃的他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乔依然红着脸回了房。

    这下应该没有人能打扰到他们了吧。

    顾澈紧跟其后回了房,挑了挑眉,就把卧室的房给反锁了,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

    他的枕头正在空中朝他飞驰而来,他娇小的妻子正站在床中央,柔和的灯光照在她脸上,使她看起来更添几分女人独有的柔媚。

    “顾澈,我今晚好跟你好好算账。你是不是把我乔依然当傻子耍,给我错觉媛媛是你小三,看我出丑,你安得什么心?”恨得牙痒痒的乔依然,说完就狠狠咬着下嘴唇。

    乔依然这个咬下嘴唇的动作,让顾澈喉结滚动,喉咙一紧,他放下枕头,坐在卧室里的躺椅上,缓缓回答着,“你又没问过我。”

    “你……”准备了一大段讨伐顾澈的说辞,此刻却都派不上用场了,乔依然感觉她的心里犹如猫爪子在挠一样。

    她愤恨地从床上跳下来,既严肃又认真地站在了顾澈面前,胸有成竹地开腔,“上次你假装鸭子先生,我问你是不是顾澈的时候,你怎么说你不是?你个坏心肠的男人,你是不是都不把我当你老婆看,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耍我?”

    “你又没问我第二次,说不准我就承认了呢”顾澈目光灼灼锁着怒气冲冲的女人,“老婆,你说对吗?”

    这一声“老婆”叫的乔依然心尖都在发颤,这可是顾澈第一次叫她“老婆”。

    或许女人就是这么患得患失的动物吧,前几天还因为顾澈不带她出去向外人介绍她而暗自伤神,会怀疑顾澈是不是不把她当老婆,所以从没叫过她老婆。

    今晚,这两个心愿都实现了,乔依然心里生出了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