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顾澈,你骗我的事,没完-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7章 顾澈,你骗我的事,没完

    “你脸皮厚得也是没谁了。”乔依然忙忙碌碌在衣帽间翻着什么。

    坐在躺椅上的男人,正得意着乔依然一副哑巴吃黄连有理说不清的样子,“老婆,时间不早了,伺候你老公就寝吧。”

    正在衣帽间翻腾着的女人,窝着一肚子火朝躺椅上的男人扔了他洗澡要穿的衣服,瞧着他那副诡计得逞的模样,乔依然就一肚子火,“你又没残废。”

    随后她就继续在衣帽间翻着东西。

    喝了酒,又逗了自己小妻子一场的顾澈,今晚的兴致也格外的好,悄无声息地来到乔依然背后,也不出声,就是静静站在她身后。

    望着乔依然把行李箱都给翻出来了,整齐的衣帽间也变得乱糟糟了,她的衣服也被翻得乱七八糟,她是要玩离家出走吗?

    顾澈制止的话还没说出来,乔依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后,她一溜烟地跑出了房。

    当那一抹娇小身影消失的时候,顾澈有些不踏实地尾随了到了楼下,心里懊悔着,这小东西耍起性子就爱跑,他故意装着喝多了头晕,声音听起来有些难受,“老婆,你……”

    摸着黑在一楼把那串东西塞进口袋之后,乔依然又觉得顾澈的声音不对劲,咬了咬牙,怒斥了一声,“麻烦。”有本事喝酒,你就有本事不醉啊。

    她正煮解酒茶时,顾澈不动声色地潜进厨房,从背后抱着乔依然的细腰。

    他把头窝在她肩上,还打了几个沾满酒精的嗝,他鼻翼和薄唇吐出的温热气息,让乔依然全身像是通了电一般,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也就只有我,被你当傻子骗的女人给你煮醒酒茶了。”这个该死的男人,明明是他骗人不对在先,还死不认错,居然还弄得还是她无理取闹一样。

    肯搭理他,还关心他,顾澈心里当然还是美滋滋的,“我顾澈也只有你一个老婆。”

    初初听起来是还不错,但是细细想想,乔依然又觉得不对劲。

    只有一个老婆?

    “你是不是觉得很亏,只能娶一个老婆?”乔依然没好气地用她的胳膊肘顶着身后的男人,他胸膛上的肌肉可真结实,当然手感也不错,特别是跟他接吻时附上他胸肌,特有安全感。

    想着想着,乔依然的嘴角就不由得上扬了,耳根也有点红了。

    这时,那个低沉的男声,吻了吻她的耳根,“我最精华的东西只给我老婆。”

    言毕,乔依然就觉得身后某处有个硬邦邦又热乎乎的东西抵着她,那双宽厚的大手在她背后不老实的游走着。

    寂静的夜里,“嘭”地一声巨响,顾澈撇掉乔依然手上的汤勺,鼻息间都是灼热的气,他把乔依然转了个身,正迫不及待地想去攫取那张小嘴里的芳香时,客厅里突然听到了人走路的声音。

    蔡媛媛一手摸着肚子,把客厅里的灯全部点亮后,扫视了客厅一遍,嘀咕着,“难道就只能吃几袋薯片了吗?”

    她抱着几袋薯片,留意到厨房里的灯是亮着的,顿了顿,不情不愿地去了厨房。

    正在顾澈怀里的乔依然听到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时,脑海里只想赶快脱离顾澈的怀抱。

    “放开,该死,你又骗我,你这哪里是喝醉了。”要不是蔡媛媛半夜肚子饿出来找吃的,乔依然又要不小心着了顾澈的道。

    这次不能就这么算了,就是因为她心软,上次他假装鸭子先生的事没跟他算账,他就越来越过分了,“顾澈,你骗我的事,没完。”

    只是一瞬间,刚刚还搂着柔软的小娇妻的某人,突然手上就空了,他冷着一张脸瞟了一眼蔡媛媛,便上楼了。

    “阿澈哥,你说有赏,就赏我一个手拿包吧?”蔡媛媛美滋滋地抱着一袋薯片,打着哈欠地注视着顾澈,她可是刚刚才看好一款爱马仕的限量手拿包,她都让买手帮她留货了。

    此刻恨不得赏蔡媛媛一个爆栗子的顾澈,阴沉着脸,鹰眸里阴鸷的眸光让心情颇好的蔡媛媛,顿时不淡定了,“阿澈哥,那小妖……”

    小妖精三个字还没说完,顾澈上楼的脚步便停住了,冷冷地开腔,“再让我听到那三个字,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

    “哼”,蔡媛媛有怒也不敢言,抱着薯片跑回了房,为了她的限量手拿包,她忍。

    而回到二楼的男人,站在自己卧室门口,在那个行李箱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被子,枕头,那上面还留着一张字条。

    那娟秀的字体写着:备用钥匙我拿了,你带上你的行李和被单去书房反思去。

    末尾,乔依然还画了个愤怒的挠人表情。

    “小东西,你以为你是猫吗?”顾澈把那纸条揉成团,重重拍着卧室的门,“老婆,我还没洗澡。”

    “没有温暖的大怀抱,你睡得着吗?”

    正睡在顾澈睡觉的那边,乔依然嗅了嗅那枕头上的淡淡的薄荷香,小声嘀咕着,“还把我当傻子耍,这已经是夏天了,还要个温暖个毛线。”

    “依然,你开门,我们好好谈谈。”

    任凭顾澈怎么找理由,乔依然就是不给他开门,嘴角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还以为那假冒小三的误会解除后,会有大餐吃的男人,在敲了很久卧室的门之后,异常烦闷地拖着行李箱,抱着被子回了书房。

    只是这晚,他彻底无眠,书房的床怎么这么硬。

    而带着胜利笑容进入梦乡的女人,没有了小三威胁的可能后,睡得是格外的踏实,天才微微亮起来的时候,她就起床了。

    路过书房的时候,她强迫着她自己不去看顾澈究竟怎样了,“那么大的人,还能出事不可。”

    受了气,又饿着一整夜肚子的蔡媛媛,半夜睡不着就窝在客厅里看着美剧到了天亮,她看着乔依然睡得精神饱满又很开心的样子,她就特别不爽。

    “乔依然,快给我弄点吃的,我快饿死了。”

    一想到昨天对蔡媛媛说的那些狠话,乔依然就羞愧不已,“媛媛,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弄?你想吃家里的,还是外面的?”

    刚才下楼,也没拎包,乔依然眨着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望着蔡媛媛,急切等着蔡媛媛的回答。

    “我又不是阿澈哥,不用对着我放电。”蔡媛媛抱着抱枕闭上了眼睛,“去外面吃,太累了,我一整夜没睡,不想出去。你会做饭?”

    “会,我厨艺马马虎虎,但是我做蛋糕那些西点不错,如果你肚子不是那么那么的饿,可以等着尝尝。”乔依然提到蛋糕的时候,眼睛都是发着光的,她是真的很喜欢做蛋糕。

    只是可惜顾澈好像不爱吃甜点。

    蔡媛媛半眯着眼瞧了瞧两眼乔依然,心里想着,这傻瓜难道不知道阿澈哥不止不喜欢吃,而且看到蛋糕就会不高兴,甚至发火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