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蔡媛媛的使坏-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8章 蔡媛媛的使坏

    “蛋糕?”

    原本困到眼皮已经快合上的蔡媛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她吃惊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因为起身速度过快,还扭到了腰,吃痛地“嘶”了几声。

    她扶着腰,瞪着乔依然,“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蛋糕和爸爸,这两个词是顾澈十五岁之后的禁忌。

    莫非乔依然不知道吗?

    乔依然有些茫然地看着蔡媛媛,她为什么那么大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凶,“你……不喜欢吃蛋糕吗?还是在生我的气。”

    一般女孩子都爱蛋糕甜点之类的啊,乔依然想用蛋糕来拉近跟蔡媛媛的距离。

    昨晚她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轻而易举原谅她吧。

    不管蔡媛媛原不原谅她,道歉还是不能少的,慢慢来,总有一天她的诚意会让蔡媛媛感受到的。

    她乔依然才不会像顾澈那个大混蛋一样,做错事还不道歉,她做错事是一定要道歉的。

    乔依然微微欠着身子,语气很诚恳,“媛媛,昨晚说的话,我很抱歉,都怪我出言不逊,希望你不要生气。”

    不提昨晚还好,一提到昨晚,蔡媛媛就来气,她抬起胳膊的时候,扯到了刚刚扭到的腰,这个乔依然真是个烦人精,都怪她提什么不好,提蛋糕。

    “好你个小……”

    妖精正要说出口的时候,她后怕地望了望楼梯,还好顾澈不在,“小妖精,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那么骂我,要不是看在阿澈哥份上,我早就打你了。”

    趁着顾澈不在,蔡媛媛毫不思索地扬起握起拳头朝乔依然的瓜子脸去了,她大拇指上的水晶指甲都已经贴上了乔依然白皙的脸颊。

    听到那拳风,乔依然心里倒吸了一口气,顾澈的表妹跟他一样,脾气也不怎么好,她希望蔡媛媛能打了她一拳之后就解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你要打我才能解气,那就打吧。”乔依然的紧闭的眼睛,她的睫毛因为害怕而抖动着。

    自从小时候那件事之后,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打过乔依然,脑海里浮现了那年被打的场景,她后背冷汗簌簌,双手紧握了睡衣。

    虽然蔡媛媛是很想打下去,可一想到乔依然不知死活自告奋勇要做蛋糕,她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嘴角扬起一抹讥笑,“你说你要做什么?”待会她要看她如何死。

    在顾澈的世界里,他是绝对不允许蛋糕和他爸爸出现在他身边,就算他最爱的初恋情人高雅澜触碰了他的禁忌也不行。

    趁这个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还能一举将乔依然赶出顾澈身边。

    乔依然脑海里浮现了小时候,那几个恶人,还有那口枯井口……

    她的眼神异常空洞。

    “喂,你有礼貌没礼貌,跟你说话,你还不乐意听,一直摇头?看样子你的道歉也不真诚嘛。”这个乔依然真是越看越讨厌,蔡媛媛不耐烦地用抱枕砸了砸乔依然。

    思绪回笼的乔依然,看着皱眉瞪她的蔡媛媛,她慢慢才想起来,蔡媛媛是要打她,可她脸上压根就不疼,

    乔依然心里松了一口气,忍住了那些不好的回忆,她安慰着她自己:一切都没事了。

    “额,媛媛,你说什么?”

    语气很不耐烦的蔡媛媛把刚才的话,用着极其恶狠狠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你说你要做什么?”

    “蛋……糕。”乔依然回答地磕磕巴巴,然后又小声问,“我还可以做点低热量的早餐。”

    很快,乔依然就恢复了正常思维。

    乔依然担心蔡媛媛不想吃蛋糕,毕竟女孩子为了保持身材,忌甜品也正常,尤其是像蔡媛媛这种时尚达人。

    虽然这个蔡媛媛脾气不好,但是她穿着和品味还是不错的,比那些电视上的模特更会穿衣打扮。

    她身上的睡衣,乔依然觉得好熟悉,像是出现在某部时尚电影里出现过。

    低热量啊?

    火候不够,蔡媛媛美眸一眯,“突然就想吃点甜的。就慕斯蛋糕吧。”

    “那你是同意吃蛋糕的意思吗?”对于酷爱做蛋糕的乔依然来说,别人愿意吃她做的蛋糕就是对她示好的一种方式。

    待会看你怎么死,往事浮上了蔡媛媛的心头,往事虽然有点残忍,但可以达到她的目的就不残忍,她是不会允许任何居心叵测的女人留在顾澈身边。

    比起那个总当自己是女神的高雅澜,蔡媛媛更加讨厌这个装傻的乔依然,她得想办法尽快把乔依然给撵走。

    她可是偷听方睿霖和唐浩宇的谈话,他们说,乔依然是有目的待在阿澈哥身边的,这个乔依然,一定不能留下来。

    “吵死了,赶快去做。多做点。”蔡媛媛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就连刚刚扭到的腰也不觉得疼了,她嘴角忍不住上扬,心里得意着:乔依然,马上到了你说再见的时候了。

    “做,马上做。”

    厨房里,乔依然轻手轻脚地打着蛋,她一边搅拌着蛋清,一边观察着客厅,她生怕声音太大会吵到在客厅沙发上睡觉的蔡媛媛。

    蔡媛媛不生乔依然的气,肯跟她说话,还愿意吃她做的蛋糕,这让乔依然很是觉得意外,她以为蔡媛媛会臭骂她一顿,或是以后干脆不理她,她万万没想到道歉会这么顺利。

    蔡媛媛想必是已经没那么生气了吧。

    她再努努力,说不定就能跟蔡媛媛成为好朋友了。

    就像当年那件事,以为死定了,不也逃出来了吗?

    所以信念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筛面粉的时候,乔依然无意间就扫到了那洗碗池上的醒酒汤,又想起了顾澈昨晚不仅不道歉,还又骗她,把她当傻子耍,她就不想给顾澈做任何吃的了。

    臭骗子,骗了人还不道歉,还有脸诱拐她做坏事。

    他不是不爱吃甜食吗,还不让她把蛋糕带回家,也不让她在家做蛋糕?她今天偏偏就要在家里做蛋糕,还只做甜到腻牙的蛋糕,甜死他,腻死他,气死他。

    可口的蛋糕成型后,乔依然蹑手蹑脚地把蛋糕端到了餐桌上。

    蔡媛媛正用抱枕捂着头在沙发上睡觉,听到乔依然走动的声音后,就被吵醒了,她把抱枕摔在地上了。

    待乔依然正摆放蛋糕的时候,楼梯上想起了顾澈那宛如大提琴般低沉声音,他的脚步沉稳有力,语气比以往更加清冷,“既然一再挑战我的底线,那就让他们从商场上消失。”

    肃杀的语气,让乔依然摆放餐具的手抖了抖,她手一滑,手上的瓷碟子便掉在了大理石的桌子上,发出了“蹦蹦”的声音。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吵死了。”蔡媛媛瞪着双脚,揉着惺忪的双眼,抱着那意大利皮质沙发,睁开了眼。

    入目,是顾澈那张千年寒冰的面孔,他拧着眉头看着餐桌的方向。

    蔡媛媛扭着头顺着他视线看了过去,她心里雀跃着,“大戏就要上演了,触犯了阿澈哥的底线,那就让乔依然圆润润地滚出去吧。”

    :需要高考的孩纸,心情放轻松哦!考试完了,再来看哈。祝高考的孩纸,金榜题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