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蔡媛媛的反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109章 蔡媛媛的反常

    “一,二,三。”

    蔡媛媛一边在心里为乔依然倒计时着,一边屏住呼吸紧盯着顾澈那伟岸颀长的身影,他停在了餐桌边。

    满桌子五颜六色的蛋糕,其中还有一个小黄鸭子造型的蛋糕,蔡媛媛的心情比那桌上色彩鲜艳的蛋糕还要明媚。

    她只等着顾澈对着乔依然发怒了。

    那个熟悉低沉又毫无温度的声音响了起来,让她身上的毛孔都忍不住竖了起来,她嘴角上扬,哼,乔依然的死期到了。

    “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吗?”

    这怨怒的语气正合了蔡媛媛心里的设想,只是顾澈说的话,让她整张脸马上僵住了。

    她是不是因为太高兴乔依然要被赶走了,所以高兴得都听错了,怎么阿澈哥说的是“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吗”而不是,“乔依然,你给我滚出去。”

    “阿澈哥,你说什么呢?”一定是她熬夜了,耳朵有点不灵光了,才没听清楚顾澈说了什么。

    这种时刻,阿澈哥怎么可能还会纠结她又睡沙发的问题。

    这么关键的时候,其他细节问题他一定是以后慢慢再跟她算账。

    现在最关键的事是把乔依然赶出去啊,蔡媛媛想起来就兴奋不已。

    顾澈的余光扫到他位置上那个低着头的小黄鸭蛋糕,凝着正摆放餐具的乔依然,话却是回答着蔡媛媛,“蔡媛媛,下次再这样,就给我滚出去。”

    他语气没有一丝温度,说的话也不友好。

    低着头摆着餐具的乔依然,早就闻到了他身上薄凉的薄荷香,不知道他一早上怎么就火气那么大,她不由自主地抬头,遇上他深邃的眸光,她想对他说,“就不能对媛媛客气点吗?”

    可嘴角只是蠕动了一下,终究还是没做声,他要是不正式跟她道歉,她才不要理他。

    乔依然在心里狠狠鄙视着顾澈,也不拿正眼瞧他,权当他不存在一样,随之,又挪步到蔡媛媛身边,拉着她的胳膊带她入座,语气轻柔,“媛媛,你点的慕斯蛋糕我做好了,我还做了几个杯子蛋糕,要不要尝尝?”

    时刻注意着顾澈一举一动的蔡媛媛,一直偷瞄着顾澈,暴风雨前的宁静让她忐忑。

    “又不是我要你做的,是你自己非要做给我吃的,你是大嫂,我敢反驳吗?”该死的乔依然居然想陷害她,蔡媛媛感受到了顾澈那犹如x光线的锐利眸光。

    她说的后半句,就是说给顾澈听的,蔡媛媛可不敢在顾澈面前吃蛋糕,她的梦想还得指望着顾澈给她完成呢。

    怎么了?

    怎么就突然这样说?

    难道她跟蔡媛媛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端起了大嫂的架子吗?

    乔依然有些茫然了,“媛媛,你不喜欢吃蛋糕吗?还是我做的让你没了食欲。”她明明记得是蔡媛媛亲口要点慕斯蛋糕的啊。

    “阿澈哥最讨厌蛋糕了,难道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讨厌蛋糕吗?我又怎么可能让你做蛋糕呢?你是不是幻听了啊?还是你故意想陷害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住这里?”蔡媛媛越说越委屈了。

    “对不起,媛媛,我……我不知道。”乔依然真的只是想做蛋糕让蔡媛媛高兴而已,她没想到会这样的。

    蔡媛媛那说掉就掉的眼泪,可怜死了,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阿澈哥他以前……”

    说到这里的蔡媛媛,生怕说出来之后就惹祸上身,因为她已经看到顾澈那紧握成拳的手了,她顿了顿,“反正,我是不会在阿澈哥伤口上撒盐的。大嫂,你太残忍了。”

    “闭嘴。”顾澈冷哼了一声,一句话也没说,在主位上做了下来,大手覆在餐桌上,有节奏地一下下敲击着桌面,“吵死了。”

    蛋糕对顾澈来说,有过很不好的回忆吗?

    难怪顾澈不让她在家里做蛋糕,也叫她不要再把蛋糕带回家的?

    究竟是什么事呢,看起来似乎很严重的样子,他为什么都不告诉她呢?

    乔依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望了望面无表情的顾澈,他如刀刻般的轮廓,此刻看起来格外的冷峻,她不敢出声了,她的老公究竟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痛苦回忆。

    他现在是不是很生气了?

    怒了,怒了,蔡媛媛用手捂着脸,发出小声的呜咽声,她从指缝中看到了乔依然整张因为害怕而发白的脸,她心里暗爽着,总算要跟她再见了。

    满桌子五颜六色的蛋糕,顾澈面前是一个低着头的小黄鸭蛋糕,那蛋糕上的小黄鸭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

    而那低头的小黄鸭蛋糕又是正对着乔依然的方向,那意图很是明显不过,就是让顾澈给乔依然道歉。

    “幼稚。”顾澈挑了挑眉,他把那个道歉的小黄鸭蛋糕推到了乔依然面前,眸底染上了一层冰霜,注视着她,他沉沉的声音带着独有的霸气,“吃。”

    他的声音像是能摧毁整片森林的暴风雨,乔依然害怕地不敢眨眼,又咽了咽口水,拿叉子的手还在微微发颤,一口口不安地往她嘴里送着。

    他现在一定很生气,他早已经警告过她了,她还故意对着干,顾澈会不会对她发脾气,他会不会打她?乔依然的鼻尖也吓出了冷汗。

    小东西,知道怕了。

    昨天耍小心计不让他回房的勇气呢。

    道歉的小黄鸭吃完了,他就不跟她计较昨晚不让他回房的事了。

    他的小妻子,真是笨得……有趣,顾澈深沉的眸光略过乔依然面前的杯子蛋糕,那上面还有几颗樱桃。

    蔡媛媛此刻的内心是雀跃的,她的阿澈哥就是这样,发火之前越平静,他的怒火就越烧的旺盛,只是好可惜阿澈哥不打女人,看不到乔依然被揍扁了。

    但令她大跌眼镜的是,顾澈居然就那么拿过乔依然面前的杯子蛋糕,用勺子舀了一口,他居然没有砸勺子,站起来愤怒离去,而是平静说着,“居然还能吃。”

    这比见到母猪上树还让蔡媛媛吃惊,上次见顾澈见到蛋糕,他当时直接就跟送蛋糕的高雅澜恩断义绝了,“阿澈哥,你居然吃蛋糕,难道你……”

    看着眸光冷冽的顾澈正看着自己,蔡媛媛感觉到一股凉意她从脚底开始向全身蔓延,“你不是,很,很多年不吃蛋糕的吗?”

    “有意见?”顾澈反问。

    “我妈妈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吃蛋糕的,我也见过你因为蛋糕,跟那个高……”

    不等蔡媛媛说完,顾澈毫不客气地打断,“小姨不了解我罢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这辈子还能再吃蛋糕,只是你们不了解罢了。

    震惊不已的蔡媛媛仍是不敢相信,她揉了揉眼,再看,顾澈居然又吃了一口那杯子蛋糕,不一会就把那杯子蛋糕吃完了,“我老婆手艺还真不错。”真不枉他为了她买下的心意西点,这手艺,他放心把心意西点交给她。

    混蛋顾澈。

    刚才闹得那么阴森恐怖,逼她吃完那个小黄鸭蛋糕,原来是装的,他哪里是有什么阴影,他只是又想着法子耍她乔依然罢了。

    她跟顾澈没完,乔依然气愤地甩掉手里的勺子,起身,把椅子朝后踢了踢,“媛媛,你慢慢吃,我上班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