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强抢民女-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章 强抢民女

    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乔依然补充着:“如果是包养你的富婆的,你带我来这里,就是对她的不尊敬,鸭子先生,你的职业道德难道被狗吃了吗?”

    “你这人真的很胆大哦,大街上强抢民女,又把女人带回你金主富婆的家。”

    真不该把这个呱躁的女人带回西郊别墅,真是吵死了,顾澈推开别墅的大门,背对着乔依然,醇厚而低沉的嗓音响起,“想要手镯,就进来。”

    暴躁又愤怒的女人对着他背影做了个鬼脸,才不情不愿地出声。

    “哦,来了,来了。”乔依然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带她来郊区别墅,可是既然来都来了,就先把手镯给拿回来好了,“鸭子先生,你这次得说话算话啊,不允许再黄牛了。”

    这个死女人,一直鸭子先生叫得真烦人。

    顾澈从口袋里拿出那串白玉手镯,还故意用手举高,“想要拿回去,得看我心情。”

    165公分的乔依然,就连说话都要仰视着185公分的顾澈,就更别提顾澈举起手的高度了,她是踮起脚跟,再加攀着顾澈的胳膊也没能勾到那串手镯。

    顾澈显然对这个幼稚游戏很敢兴趣。

    他喜欢看着乔依然憋住气,一蹦一跳像个小兔子一样的可爱模样,似乎逗她就能让他心情很好。

    “鸭子先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乔依然有几次明明都已经够到了手镯,可男人就是故意抛到了另一只手。

    “说,那个郑彦是谁?”就算对乔依然没有感情,顾澈强烈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别人染指他的人。

    乔依然眼巴巴望着那近在咫尺却又够不着的手镯,心急如焚,那可是顾家的传家宝啊,她的心思全在那串手镯上,压根就没仔细听男人问了什么?

    “你就不能把手镯先还给我吗?”女人可怜兮兮望着男人,那模样像是受了无尽的委屈,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也不是不可以……”顾澈故弄玄虚,他一直以为爷爷给他准备的女人会是个木头,没想到还挺有意思的,这个小东西倒是给了他一些乐趣,“告诉我,郑彦是谁,我就……”

    “他是我……”乔依然有些后悔没让他把话给说完就接腔了,万一这个鸭子先生下半句不是“我就还给你呢”,她不悦地瞪了顾澈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小丫头要叫板了吗?

    本少爷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叫板,他悠然自得地把手镯放进西装的内口袋,踱着轻快的步伐,朝着那欧式沙发上走了去,然后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她。

    乔依然极不情愿地踏进这个让她觉得别扭的地方,一想到这个别墅有可能是包养鸭子先生的富婆的,她心里就很是别扭,说起来她跟这位富婆还同睡过一个男人呢。

    真恶心!她有点想吐。

    这感觉实在太糟糕了,乔依然一向都是个循规蹈矩又传统的姑娘,若不是婚礼前一晚受了刺激,她是万万不敢去找鸭子的。

    虽然她犯过错,但在她内心深处,她还是觉得她跟会包养鸭子先生的女人不同,她还没开放到那个地步。

    找鸭子这件事是乔依然这辈子做的最后悔,也是最让她刺手的事情了。

    把顾家的传家宝落入了鸭子先生的手里,万一被顾家知道后,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想起了乔依然就胆寒,心里也愧对救她家于水火的顾家。

    “那个郑彦是不是……鸭子?”男人不屑的语气,让乔依然觉得他压根就看不起鸭子这个群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乔依然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是真的想把手镯还给她,一直问她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可这个鸭子先生再怎么让她讨厌,她也不能就这样走了,毕竟顾家给她的手镯还在鸭子先生手里呢?

    这个死女人,难怪还保存着什么王妈妈的名片,居然还敢再找鸭子,真是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就不知道她结婚了。

    “他那种货色,一看就是便宜货。”顾澈脑海里挥之不去那个郑彦抱着她的样子。

    “那也比你这种没有职业道德的鸭子强多了,你上次的服务我一点都不满意。”慢着,这是不是变相承认了郑彦是鸭子了,郑彦才不是鸭子呢,他是幼儿园小女孩们的白马王子。

    看来这死丫头以为上次他们……

    “以你这样的职业操守,估计也没有什么回头客,这别墅一定是富婆用来养着你的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就不怕你的金主富婆生气吗?”

    “鸭子先生,你还是别放过你的富婆金主了,赶快把手镯还我,我回去。”

    男人从鼻腔冷嗤一声,心想本少爷靠自己,不像那个郑彦那样需要赚女人钱,但他却说,“所以我才找上你了啊,你老公不是顾澈吗?他更有钱一点。”

    早就应该想到了这个点了吧,乔依然捶了捶头,满脸的懊悔显露于色,“你……你,我不是已经给你钱了吗?”

    “难道你还想要?”

    果真不能相信没有职业操守的人说的话,乔依然握着粉拳,鼻尖上都冒出了细碎的汗珠,她瞪着圆鼓鼓的双眼,她的双颊气的通红。

    “但是我觉得这个手镯市价值个百八十万?”不知道为什么,顾澈看到乔依然气愤至极又奈不了何的样子,他打心眼里觉得有意思。

    “你……你……你,无耻!”乔依然气的全身发抖,葱白玉指指向顾澈。

    此刻,她真想把眼前的鸭子先生炖熟了算了。

    “是不是少爷回来了。”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隔着房间的门响了起来。

    顾澈轻轻应了一声,“回了。”

    只见方才气到不能自已的女人,此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心里想着,“哼,看我当着你家恩主富婆的面,如何让你丢掉现在的一切。”

    听声音,富婆的年纪估计比鸭子先生的妈妈都要大不少了吧。

    这个丧心病狂的鸭子先生真是为了钱,什么客人都敢接。

    “鸭子先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手镯还我,我就当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乔依然倒是纳闷了,此时鸭子先生不是应该尽快地把她往外面轰吗,为什么他一点都无动于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