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保密文件上的手印-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2章 保密文件上的手印

    第112章保密文件上的手指印

    “有没有一点礼貌”,崔美琪拿着手上的文件卷成圈,重重地敲打着桌面,她倒是希望顾澈干脆直接吩咐她裁掉这个乔依然算了。

    可惜,顾澈是做大事的人,只是让她再多找找猎头去寻找一个能力出色的首席财务执行官,压根就没提乔依然。

    顾澈不提,就不代表他不介意,崔美琪在心里有十足把握顾澈是介意的,他一定是想处罚乔依然的,只是他会担心在员工面前形象受损,担心员工会说他小心眼。

    那么她崔美琪代劳一下好了,毕竟想成为顾澈的女人,就得为他分忧解难,延长乔依然的试用期,即能教训乔依然,又能保持住顾澈的威严。

    “乔依然,以后给我老实点,公司不会一直纵容你的。”即然乔依然都已经结婚了,也就不会给她崔美琪造成任何威胁了。

    闷闷不乐的乔依然,回答着,“哦。”

    “做错事,就是这种态度吗?回去写个一万字的检讨给我,你要不想写,就交辞职信给我。”这个碍眼的女人,走了也好。

    哼,她乔依然才不会朝顾澈这个恶势力低头的,她才不会被逼得辞职呢,“写,不就是一万字吗?”这些她迟早都要找顾澈给讨回来的。

    乔依然恹恹地回到了办公室,手机上还有着好几通未接来电,一看是她爸爸打过来的,她马上收拾了一下心情,就拿着手机去了楼梯间。

    “爸爸,找我这么急是什么事啊?”

    乔志远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问,“阿澈最近忙不忙?”

    忙,他在家里忙着骗他老婆玩,在公司忙着打压他老婆呢,刚因为顾澈才挨了一顿批评的乔依然,心里本来就烦,在听到顾澈名字后更烦了。

    她按压住心里的火气,轻声回答着,“还行。”

    “你外公想见见你和阿澈,老人家住院了这么久没见到孙女孙女婿,心里很惦记啊。”

    外公,恐怕他想见得只是万贯家财的顾澈吧,他怎么会想见到她呢,正如她不愿意见到他一样。

    记忆里的那口枯井,那段让乔依然想起了就冷汗簌簌的往事,她没办法从记忆里擦掉,她能对全世界友好,但对她外公不行。

    听不到乔依然的回应,乔志远有些担心,那年的事情,想必女儿还记恨在心吧,“依然,爸爸没事的。你别再恨你外公了,他身体不好了,只是想见见你嫁了个什么人。”

    “您告诉他,我嫁了个有钱人,差不多十辈子都不用愁吃喝,我老公也对我很好。爸爸,我还上着班,先挂了。”她是一刻也不想提起她外公了。

    小时候外公那样对她,她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过,那个残酷痛苦的真相,她一个人承受就好,只是爸爸那条腿是因为外公才落下了病根,而外公后来却又对那么冷漠对落魄的爸爸。

    “乔依然,你帮忙拿一下黑色的墨盒,给我,快点。”乔依然才回办公室就被小张促催着。

    “好,要几盒。”乔依然看着同事们都在忙碌着,她也就不再想那些糟心事了。

    小张快速回答着,“十盒,注意是十个不同品牌的黑色墨盒。”他正蹲在地上认认真真清点着打印纸,那模样很是认真,与一向玩世不恭的小张截然不同。

    乔依然看着其他同事不停地往推车上放着各种文具,她把十个墨盒递给小张之后,又问着,“这么多墨盒和文具,需要我用便利贴写上各个部门的名字吗,免得到时候拿错。”

    众人摇头,小张无奈笑笑,“都是总裁办公室要用的。”

    “他一个人能用这么多吗?”乔依然不解了,这个量差不多就是两个部门的用量了,顾澈他要把纸和文具当饭吃吗?

    小张把所有物品摆上推车之后,朝乔依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还是先关心你自己吧,上周五你得罪了总裁,刚刚还被请去人事部了,刚才一直忙,忘记问你了,没事吧?”

    这么大个人还要写检讨,乔依然觉得有点丢人,吞吞吐吐地说,“没,没,没事,能有多大事。”她才不会说她要被要求写一万字检讨呢。

    该死的顾澈,不给她写个两万字的认错书,就不让他回房。

    “真的没事?”小张半信半疑的,难道微信群里传的不是真的,他忙着去总裁办公室送东西,就没细问了。

    十五分钟前的总裁办公室里,顾澈面对着一大堆文件,扶着额头,他脑海里不由得又想起了乔依然早上那不到膝盖又凸显她傲人身材的裙子。

    “该死,一个已婚女人,穿那么紧身又短的裙子,究竟给谁看,不守妇道的女人。”顾澈烦闷地把座机归位,点燃了一根烟,仰着头依靠在大班椅上。

    晚上没有又软又香的老婆抱着睡,早上又没有爱心早餐吃,连上班的路上也没有那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了,这一切的变化,让顾澈很不适应。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话很多,又喜欢做蛋糕的女人竟然这样慢慢钻进了他的脑海。

    妈妈离开还差三个月就整整十五年了,十五年不曾吃过蛋糕的他,见到蛋糕就发火的人,周六竟然就那样吃了乔依然做的蛋糕。

    该死的女人,一点都不懂他,他吃了那口蛋糕,心里甚是觉得对不起已经去世了的妈妈。

    她居然还不让他回房,真是罪加一等。

    总裁心情不爽,唐浩宇便是第一个倒霉的人,顾澈拨通内线,把唐浩宇叫了进来,就开始挑剔唐浩宇办事效率低下,“上周就让你监督财务报表,为什么今天还没出来。”

    就连他的六个美女秘书也没能幸免,“kitty,你当我是专业陪吃吗?午餐应酬,下午茶应酬,晚上应酬,晚上还要宴会。我是你老板,不是三陪先生。”

    “alex,为什么过了个周末,你的智商就变负数了……”

    “racheal,以后要我签字的文件,如果再被我发现有错别字,一个字就扣你100元。”

    文菡是望着其他那五个美女秘书兴高采烈地进去,灰头土脸地出来,有的还差点被骂哭了,终于轮到文菡进去的时候,她早已做好被骂的准备了,因为她早上没有注意仪态,慌慌张张地出现在顾澈面前了。

    “你,这份文件是保密文件,你给过多少不相关的人看过。”顾澈熄灭掉了那半根烟,为什么今天大家都爱出错,一定是他平时对他们太松了。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是因为是保密文件照片,所以她连个证人都找不到证明她的清白,“顾总,我没有……。”

    这相片纸实在是太薄了,在那台特殊的紫光灯下,很清楚就能看见这份文件上有两个女人的手指印,还有一个男人的指印。

    顾澈把那相片纸打印的文件仍在桌上,在那个粗手指印旁按下了他的手指,完全符合。

    他点了点其中的两个的手指印记,语气不带一丝温度,“按上去。”

    “是。”文菡后背都冒起了冷汗,她还以为能涉及到公司机密文件薪水就能多拿,却万万没想到,高薪还背负着高风险。

    她的手都在发抖了,照做后,对比以后,才发现其中一个女人的手指印,很明显不是她的。

    她的手指印只能与剩下的一个人相符,那另外的手指印是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