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焦急与插科打诨-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3章 焦急与插科打诨

    现在的这些证据就意味着这份保密文件有第三个人看过了。

    文菡急得就差跪下来了,泄露保密文件,可是会惹上官司的,她不能坐牢,她还有弟弟和妈妈要养。

    “顾总,我知道,现在,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文件做好后,我就一直放在锁在抽屉里,真的,请您相信我?”

    还有那个纤细的手指,是谁的呢?

    她?

    顾澈眯了眯狭长的鹰眸,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他们坐不住要出手了吗?

    他如深潭般的眸光,让文菡看不清也读不明白他的真实想法,“顾总,我……真的没有把这份保密文件给任何人看过,请您相信我。”

    对于这个问题顾澈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说,“总觉得文件哪里不对劲,是墨盒颜色,还是纸的问题呢。”

    这是相信她了吗?

    还是不相信她?

    顾总是在问她?

    还是在自言自语呢?

    文菡心急如焚,但她丰富的社会经验告诉她,要冷静,现在所有证据都对她不利,如果闹大了,只是对她不利,倒不如趁着还没闹到警察来之前,吃了这个闷亏。

    现在吃了这个死苍蝇,只是没了一份工作而已,说不准求求乔依然帮忙,顾澈就会放过她。

    如果坚持她是清白的,又拿不出证据,依照顾澈心狠手辣的做派,想必她这辈子都不会好过了。

    “我……”文菡心酸地蠕动着嘴,不是她做的事,她实在是不想承认,可现实是不承认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

    一个“我”字,始终发不出声。

    “纸质不行,你让后勤部把所有规格的a4纸和所有类型的黑色墨盒,拿过来给我挑。”提到后勤部,顾澈凝着那纤细的手指印,又特意补充着,“让乔依然送来。”

    文菡不知道她是怎么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同事们看她脸色不好,整张脸没有一点血色。

    kitty坐在位置上,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对邻座仍在呜咽的alex说,“最近最得宠的文菡都被骂了,我总算放心了,你别哭了。”

    双眼通红的alex,抬起头看向了文菡的方向,她看见文菡握起电话的手都在发抖,像是得到了某种安慰,“我早说了顾总对工作严苛,并不是讨厌我。”

    alex放缓了擦眼泪的动作,视线一直盯着文菡。

    文菡战战兢兢地拿起电话给后勤部说完顾澈要的东西后,特意嘱咐着,“记得让乔依然送来。”太太来了,说不准还能帮她求求情。

    乔依然的手机正在通话中,文菡只得给后勤部打电话了。

    后勤部接电话的人是薛部长,他接完电话犹豫了片刻,又看着乔依然还没从人事部回来,心里有点忐忑,这小丫头真惹上事了?

    正在这时,小张嬉皮笑脸拿着手机读着,“如果想辞职,上司不批怎么办,请学习乔依然同事花样作死,当着总裁面说总裁是黑面神,不如她老公好看。”

    “哈哈,乔依然去人事部这么就还没回来,该不会被……”

    “乌鸦嘴,干活去。”薛部长把总裁办公室所有需要的东西扔给小张去整理了。

    薛部长只当这是小女生初入社会不懂职场规则,但是总裁的秘书点名要乔依然送a4纸上去,想必不会简单,总裁一向都不管是谁送上顶楼的。

    于是薛部长便让小张去准备东西送上总裁办公室,毕竟小张很会察言观色,来公司的时间也比乔依然早,也比她圆滑。

    薛部长在办公室里回味着文菡的那通电话,钦点乔依然送东西上去只是表面的吧,想必是顾总那群秘书想帮顾总出气吧,顾总应该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女员工。

    反正小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上去多认识认识总裁那六个美丽的秘书也未尝不是好事。

    顶楼总裁办公室,焦急的文菡守在电梯门口,就等着乔依然出来救命了。

    “叮”,电梯响了,文菡手心里全是汗滴,她在脑海里组织着要乔依然帮她在顾澈面前求情。

    可当电梯门打开后,文菡看见推着那堆耗材的人不是乔依然,燃起希望的心瞬间就凉了下来,挡在电梯门不让小张下来,严厉地说,“不是找你,下去。”你又不是总裁夫人。

    小张有些诧异了,平时文菡不是总跟乔依然一起吃饭的吗?

    难道她也跟其他秘书一样同仇敌忾想帮顾澈出气,想让乔依然上来被那些妖艳的女秘书欺负吗?

    女人啦,果真是呲牙必报的个性。

    小张玩世不恭地笑着,“文秘书,我知道你不是找我,是找这些文具和耗材。我把这些东西卸下来,我就走。”

    圆滑的小张假装没听见文菡说的话,嬉皮笑脸地就要下电梯。

    “顾总要见的是乔依然,并不是你。”这个人真是烦,她现在还命悬一线呢,没空陪他嬉皮笑脸。

    “文秘书,你别总扳着脸,女人应该多笑笑,像我这样笑一笑十年少。”小张说完,就朝文菡咧嘴大笑。

    笑他个大头鬼,文菡现在恨不得哭天抢地。

    她瞪圆了眼睛,语气十分凶残地说,“我不是卖笑的。”

    小张尴尬地收敛了笑容,他以前也不是没给总裁办公室送过东西,总裁从来都不会过问是谁送的,她们这群秘书摆明就是想拿乔依然出气。

    对于他们后勤部唯一的女同事,小张和部门其他人一样,对乔依然是爱护有加的,何况乔依然为人也很温和,他们整个部门都相处得像家人,“我放下东西就走。”

    这次文菡并没有拦住小张的去路,她双手抱肩,眼角和眉梢都上扬了,“反正我们六个秘书和唐助理被骂了一早上,也不多你一个了。”

    推车已经从电梯出来了一半,小张顿了顿脚步,他像电影里回房慢动作一样地放下了脚后跟,又将信将疑地瞄了瞄文菡,慢吞吞地从电梯里出来,瞧了瞧其他五个美女秘书。

    以往一个个嚣张气焰的美女秘书们,今天都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小张觉得形势不对劲。

    看样子文菡说的**不离十了。

    小张犹豫了一会,又观察了一会文菡,他害怕地钻进电梯,“突然想起,我还有别的事做,我通知乔依然来。”

    小张回了后勤部,他垂头丧气的模样与去之前调侃乔依然的嬉笑模样,对比起来,反差太大了。

    “小张,怎么你全部推回来了吗?是送错了吗?”乔依然好奇问着,顾澈那个蛇精病是不训斥小张了。

    “哎……”小张唉声叹气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乔依然,他是真的尽力了,可是乔依然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得罪总裁的,“顾总点名要你去。”

    憋着一股气的乔依然就是想找机会当面问问顾澈,干嘛要公报私仇延长她的试用期。

    既然点名要她去,那她就去好了,她老公顾澈本来就是比蛇精病顾总要帅。

    “部长,那我上顶楼去了。”

    乔依然却被薛部长拦住了,薛部长摸了摸他如西瓜大小的肚子思考着,“让部门的其他两个男人去试看看。”莫非是顾总真的生气了,逼乔依然去。

    那两人的情况也跟小张一样,连人带车,一起原样返回,还被文菡训得灰头土脸的。

    乔依然再次自告奋勇想上去,不料被薛部长告知,“事情就是冲着你来的,你还去送死。文秘书可是在电话里指名道姓说你上去。”

    “难怪的。”办公室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后,一副了然如胸的样子。

    “你去问100个男人,是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就会有99个男人告诉你,面子重要,还有一个是为了面子会付出生命战斗的。”小张绘声绘色说着,还拍着另一个男同事的脸。

    被拍脸的同事点了点头,又补充着,“关键你还当着总裁下属的面去嘲笑瞧不起总裁,他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被你当着下属的面,把他面子踩到脚底下了,他要是不杀鸡给猴看,以后总裁的威严还怎么竖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