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警报解除,警报响起-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5章 警报解除,警报响起

    第115章警报解除,警报响起

    坐在沙发上等的时候,乔依然就在思考,待会她要是进去了,顾澈会如何骂她,她是不是不能回嘴啊,毕竟整组人和文菡的生死都掌握在顾澈手里。

    过了两个小时,几个高管模样的人,拿着一叠着沾满灰尘的文件慌慌张张走了出来,他们压低声音朝乔依然那边走过去的时候。

    乔依然听见他们很是不服气地说着,“方董,你可是顾总的好友兼董事,这件事就这么认罚吗?”

    另一个闷闷的男声,“哪能不认罚,顾总那个人原则性强得没朋友,公就是公,私就是私,就算……”

    这个声音像是在那里听到过的,乔依然抬头便看到了留着小胡子的方睿霖,她站起来,朝方睿霖点了点头,唤了声,“方董好。”

    若不是看在她是顾澈的女人,方睿霖是真的懒得理会她。

    他敷衍地点了点头当作回应,继续跟身边人说着,“就算是他爸爸,都没情讲,公私分明。”

    这个乔依然倒是粘顾澈粘得紧啊,上班时间都不放过,这女人怎么可能没目的待在顾澈身边。

    方睿霖余光监视着乔依然,又对身边人补充着,“我只是打了比方而已”,顾澈跟他爸就是仇人。

    上次在怡悦大酒店见过的方睿霖,当时她的老公顾澈介绍方睿霖是他好友,乔依然细想了一下刚才方睿霖他们的对话,心里不惊感叹着顾澈这人究竟有没有心。

    公私分明,分得也太清了吧,罚自己老婆,罚好友,真是比法官还无情,人家法官还会说法律不外乎人情呢。

    回想起自己第一天上班,顾澈都能为了一个称呼问题而教训她,乔依然无奈地笑了笑,她老公似乎在各种身份来回切换的游刃有余。

    望着一拨拨低垂着头出来的人,就是还没轮到她进去,乔依然看了看手机,小张给她发的微信都快把她手机塞爆了。

    “还在等。”

    乔依然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心,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顾澈把后勤部的同事还有文菡裁掉了。

    正当她下定决心的时候,文菡拍了拍她的肩,“顾总,请你进去。”

    看着文菡又担心还欲言又止的样子,乔依然安慰着她,“没事,有我在。”

    文菡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她都没空跟乔依然说她的事。

    这是乔依然第一次进顾澈的办公室,他一个人的办公室就占了大半层楼。

    她站在进门处,首先就先看到了正在伏案工作的顾澈,他办公桌上还有堆成小山一样高的文件夹,那些文件夹都是半开着,等着他签名。

    他工作的样子比平时看起来还要严肃,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了他高大的身后,把他如刀刻般的五官勾勒得更加立体了,给他镀上了金色的光辉,显得他更加矜贵迷人了。

    “咔擦”一声,门锁和门咬合的声音,文菡关上门后轻轻碰了碰乔依然的手,她才从顾澈身上移开视线,视线已到了他身后的落地窗上。

    从顾澈办公室俯瞰下去,可以一眼望到整个s市市区的所有地标建筑,还有广阔的大海,远处的海面上的落雁正在太阳旁边飞舞着。

    “滴”地一声,乔依然只觉得眼前那片景象突然就变黑了,整个房间的气压也跟着低了下来,定睛一看,原来是电动窗帘降了下来。

    好端端的干嘛要拉下窗帘?

    乔依然探究地望向顾澈,他正慵懒地依靠在大班椅上,注视着她,他锐利又冰冷的眸光就像是x射线,能一眼就把人给看穿。

    瞅了瞅文菡,乔依然的小手一直绞缠着工作装裙子,她明明是想来找顾澈算账的,怎么她的气势在遇到他之后就焉了。

    缓缓移步到了顾澈办公桌前,乔依然低着头盯着顾澈手边那堆积如山的文件,她心里好忐忑,她怕因为她的原因让其他人失去了工作,“顾总。”

    她的声音有些飘,顾澈抬眸凝着她,从她走进办公室的那刻开始,他就算低着头,也知道她进来了,因为她身上那独特的清香,让嗅觉敏锐的他一下子就闻到了。

    “按。”顾澈指了指一张空白的相片纸,乔依然不知道怔楞了,她压根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她救助地望向了文菡。

    站在她身边的文菡暂时还搞不清楚顾澈的用意,她今天因为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手指印郁闷得大脑不会思考了,她也没多想,直接说,“按手指。”

    “哦。”好奇怪,跑到总裁办公室里按手印?她觉得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毕竟她的目的是想办法保住那些因为她就要失去工作的人。

    乔依然疑惑地望了望一脸冷肃的顾澈,这个样子的他好陌生。

    随之,她勾着身子,趴在顾澈的办公桌上,伸出了十个手指头在那a4大小的相片纸上比划着,她身上的衬衣穿的有些宽松,那事业线因为她身子和桌子的挤压也往外冒出了。

    顾澈视线扫过那里,喉咙只觉得好紧。

    那张a4纸是竖着放着正对着她,她把她的手在半空中对着a4纸比划了一下,随之她的手在那a4纸上一上一下两只手掌和手指印。

    这个小东西,不止是傻,简直就是蠢了,让她按手指印,她连手掌印都给按了上去,她是担心别人查不出她吗?

    在这刻之前,顾澈是从不担心乔依然能从他这里套到料给别人,在这刻,他觉得他错了,就凭乔依然这智商也没人会要她当眼线。

    被发现毫不遮掩,还全部暴露个人指纹所有信息的举动,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掩人耳目,第二种就是真的蠢,很显然乔依然就是后者。

    不打自招说的就是她吧,顾澈皱着眉,把乔依然那十个手指印跟那份机密文件放在那盏特殊的紫光灯比对了一下。

    “你要怎么解释。”顾澈点了点那机密文件上的手指印,又点了点乔依然刚刚才按下去的手指印。

    他的语气让乔依然觉得很是冷漠疏离,乔依然没多想,看了看那两手指印,又看了看她左手的小拇指处,惊讶地说,“这两个手指印竟然都是我的啊。”

    很明显就是乔依然的,都不需要去验指纹,因为她左手小拇指中间有个深凹进去像月牙儿的疤,那疤的弧度就能证明那机密文件上的手指印是她乔依然的。

    “好奇怪哦,我都没见过那份印了图像的文件,为什么会有我的手指印呢?”乔依然好奇问着顾澈。

    顾澈翘着长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办公桌上有节奏地敲击着,注视着乔依然,话却是对文菡说的,“文秘书,没你的事了,出去吧。”

    “好。”文菡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总算松弛了,那手印是总裁太太的,实在是太好了,毕竟总裁和总裁太太是一家人,机密文件就算是被总裁太太看了,总裁也不好追究责任吧。

    待文菡出去后,顾澈关掉了那特殊的紫光灯,指了指那份机密文件上的粗体大写的“机密”二字,问,“知不知道偷看公司机密文件,会得到什么处罚?”

    :粽子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