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被吓傻的小傻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6章 被吓傻的小傻子

    窃取公司机密,乔依然记得员工守则上有写,会被移送至司法机关,是会被判刑的,她也不清楚怎么就有她的手指印了。

    顾澈那么公私分明的人,在公司里就算没外人在也不让她叫他老公,在他下属面前开玩笑说她老公比顾总帅,他都会处罚她的人。

    甚至,连他好友做错事都会被他铁面无私地要求赔偿。

    如果他认定是她偷看了机密文件,他是不是要公事公办把她送去坐牢。

    “不要,顾总,我求求你不要把我交给警察。”她瞪圆了杏眸,一双手不知所措地相互揉着。

    这是乔依然把顾澈赶出卧室之后,她第一次主动跟顾澈说话,他觉得自己小妻子软糯的声音好像更动听了。

    那进办公室像是憋了一肚子火想要发泄的女人,瞬间就偃旗息鼓求饶了,这让顾澈觉得好笑,但看着他小妻子那害怕的秀眉紧蹙,小脸惨白地快要哭出来了。

    他觉得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他的女人,谁都不能欺负她,他也不能。

    但他想趁此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她,谁让她胆大包天不让他回房睡觉的。

    “你坐那边好好反思一下,把你什么时候见到这份文件的经过,全都写出来。”

    她望着顾澈,想抱着他说,“老公,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窃取资料。”

    可这里是公司,顾澈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只觉得喉咙涩涩的,眼眶被水雾给蒙上了。

    那满是愁苦的脸上,眼圈通红,她伤感地嗫嚅着,“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偷取公司机密。”

    顾澈沉默,指了指办公室里那小型的会议桌,示意乔依然过去坐着慢慢写。

    “好。”乔依然低垂着头,整个人像没有魂一样,没了往日里的活力,她朝会议桌走了过去,趴在桌上,捂着嘴,双肩不停抖动着。

    她抽泣的声音很细微,可还是入了顾澈的耳朵,他烦躁不安地把领带给松了松,怎么还有这么多文件需要签字,他小妻子还等着他去安慰呢。

    这该死的乔依然,不想写就不写好了,哭什么哭,她难道真以为她老公会把她送去坐牢吗?

    顾澈故意不去看乔依然,渐渐地他听不见她的抽泣声了,他看到她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以为她是哭累了睡着了,她就是个幼稚的爱哭鬼。

    签完文件后,他怕别人进来会吵醒她,就亲自把文件拿出去后,吩咐着秘书们,“都下班吧。”

    顾澈进去办公室之后,秘书们面面相觑着,“今天居然破天荒可以按时下班,真不敢相信。”

    “今天被顾总骂的狗血临头的,我要去买包发泄一下,来慰藉我这颗受伤的心灵。”alex收拾着东西,又好奇问着文菡,“那个后勤部的人,还没出来?”

    文菡点头。

    “alex,被长时间骂,难道你还羡慕不成?”kitty调侃着。

    秘书们爱慕顾澈,早已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事了,虽然她们喜欢顾澈,想办法想跟顾澈时间待长点,但不代表她愿意被顾澈骂。

    她们认为没有男人会喜欢总挨训的笨女人。

    顾澈从监视器上看到秘书们都走了之后,他才坐到了会议桌上,乔依然并没有睡着,而是瞪着眼,认真思考着什么。、

    当她发觉顾澈站在她身边时,她激动地站起来握住顾澈的手,“顾总,我仔细想了想,那手指印,一定是我给文菡送空白照片纸留下的。”

    她竟然没看到顾澈脸上表情有任何改变,他喉结微动,声音低沉清冷,“还不认错?”

    他把乔依然的手推开了,像是刻意要跟她保持距离一样。

    “都说了我没有看那个机密文件,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我又没有任何理由偷机密文件,你明知道你是我……”老公,这两字乔依然说不出来了就哽咽了。

    她委屈地说不出话了,豆大的泪珠从她的大眼睛里夺眶而出,“我是真的没有偷看,是,真的,没,呜呜……我不要坐牢。”

    她眼巴巴望着顾澈,希望从顾澈眼眸中看到一丝关于信任的眼神,可是顾澈那冷淡又深邃的眸光,让她捉摸不透,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让她心里更加恐惧了。

    哭声越来越大,双肩抖的幅度很大,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么个小东西,是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顾澈叹了口气,看着她哭,他觉得异常烦闷,就像夏天里只打雷不下雨一样,让人闷得慌。

    他心里生出一种冲动想捧着她的脸,用吻拭去她的眼泪,然后笃定地告诉她,“谁要送我们依然去坐牢,我就让他这辈子呆在监狱出不来。”

    可现在是在办公室,顾澈按耐住想扬起来的手,淡淡地垂眸望着乔依然,“不会坐牢。”

    “可是,你明明还要我认错,是真的不会送我去坐牢吗?”乔依然将信将疑地抬头望着顾澈,她双肩还在抖动,脸颊上尽是泪痕,眼泪还再从她好看的杏眸里往外冒。

    这小东西还真是胆小,顾澈看着她双眼清澈见底,让他一眼就看穿了她,他真的好讨厌看见她哭。

    “我在监控视频看到了,你给文菡送照片纸的时候,并没有按照要求带手套,而是徒手碰了照片纸。文菡把文件做好了,就一直放在上了锁的抽屉,并没有人去撬过。”

    说完,顾澈把西装外套上的手帕塞到了乔依然手里。

    “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我了。”乔依然满是泪水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她手指绞缠着那白色的丝质手帕“原来是要我认操作不规范的错。”

    那样子像极了小孩子被打后,给了她一颗糖,立马就笑出来的样子。

    “顾总,我错了。”软绵绵的道歉声,让顾澈心里一软,体温瞬间升高,全身的火气往小腹处聚集着。

    顾澈刻意把双手插进口袋,忍着去抱乔依然的冲动,“以后一定要规范操作,知道吗?保护自己也是防着别人。想想,还有什么做错了。”小东西你做错的不止这件,想清楚了,待会回家好好收拾你。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教她要如何在公司生存,明明就是关心她,干嘛非要把她吓哭。

    还有什么呢?

    乔依然瘪了瘪嘴,不时咬着下嘴唇,拼命回想着究竟还做错了什么?

    时隔三天,她总算跟他说话了,顾澈嗅着乔依然身上独特的自然香味,早已心猿意马了,尤其是乔依然那咬唇的动作,更是引燃了他身上的热度,他觉得喉咙好干燥。

    他看她的眼神,开始迷离了,眸光停在那因为乔依然因为情绪波动大,那上下起伏剧烈的天生一对上。

    :今天你吃了几个粽子?再次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