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谈条件-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8章 谈条件

    “那顾总要怎样才心情好。”乔依然专心地问着,她可是背负了许多人的工作啊。

    “让我回房睡,我考虑一下。”顾澈抱着他思念已久的软柔身躯,恨不得把小小的乔依然就这么揉进他的身体里。

    “嗯。”趴在他身上的女人,像个乖巧的猫咪应着声,可她又感觉到有东西在顶着她,不是说肚子饿吗,怎么就又,“顾总……”

    “叫老公,顾总下班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一向不迷恋女色的他,就那么惦记上这个柔软的身躯了,让他几度想在办公室要了这小东西。

    没良心的小东西,不给他做饭,不理他,还分房睡。

    “老公”,乔依然软软地叫着,顾澈喜欢这种抱着软绵绵的她的感觉,“老公,你不是肚子饿吗,回家我做饭给你吃。你心情好了,同事们就不会被裁了。他们还在等我消息呢,我下去了。”

    意乱情迷的男人,该有的理智还是有的,但是有些事情不宜现在解释,但是有些事情却是刻不容缓的。

    比如,他小妻子现在的娇憨样子和柔媚的声音,他才舍不得叫别的男人看了去,“给他们发信息,暂时不裁了。”

    “为什么是暂时?”

    “看你的表现。”

    “老公,我煮的东西你不是都满意吗?”对待厨艺乔依然虽然不是国际大厨,但她是有信心能做出顾澈喜欢的菜肴。

    眼见着顾澈不是朝办公室外走去,而是才朝着办公室最深处的休息室走了去,乔依然心里慌了,唯恐同事被裁,就立马跟了上去。

    一声“老公”,才叫出来,就被顾澈转过身拦腰一抱,放在了那床上,“顾总吃饭之前,吃点甜品会更开心。”

    她想说“老公,你不是不爱吃甜品吗?”话还没说出口,她的唇就被堵住了,眼前的顾澈眼眸迷离。

    几个小时后,深夜的dl停车场里,神清气爽的顾澈抱着一个全身软成一滩泥的女人上了车,女人满脸红润娇羞,有气无力问着,“这下该满意了吧。”

    直到听到顾澈满足地“嗯”了一声,她才松了口气,也不枉她被折腾了那么久,身子都要散架了。

    这时,停车场里,一个人刚好从安全楼梯出来,吃惊地看着这比见到外星球还罕见的一幕。

    回家路上,乔依然盖着顾澈的外套,闭着双眼睡着了。

    而酣食过后的男人,也非常满足,替她把安全带系上后,又忍不住偷吻了她几口,这个女人就像是道永远吃不腻一样。

    第二天,回到办公室的乔依然,两手拎着早餐,开心地绕着办公室转了一圈,把早餐分给同事们说着“早安,各位。警报解除,我们部门不会被裁啦。”

    “谁说我们会被裁”,薛部长端着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从他办公室走出来,疑惑地望着乔依然。

    小张嘴里塞着一口包子,“部长,你昨天不是从总裁办公室下来后,就坐在办公室里闷闷不乐,还把你宝贝的佳能ef600挂在二手网上面卖,难道你不是怕被被炒之后,一时找不到工作,就在变卖宝贝套现吗?”

    “咳咳……”正在喝粥的薛部长笑得呛住了。

    等到他顺过气之后,哭笑不得地说,“那是因为我看中了ef800,你嫂子又不支持我玩摄影,我私房钱又有限,就只好把旧的卖掉才有钱买新的啊。”

    “究竟是怎么传出来,我们部门要被裁的。”薛部长不解地问,小张纳闷了,“昨天您从总裁办公室回来后,我们问你是不是要裁掉我们部门,你还点头来着。”

    “小张还在您垃圾篓里发现了您的简历,难道不是因为总裁要裁我们部门,您在找新工作吗?”乔依然疑惑不解地问着,而且顾澈也提到裁人了的啊,那还能有假吗。

    放下了手里的粥,薛部长望着自己的属下,拍着他那肥短的脖子,又摇了摇头,“哎呦,误会大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越听越迷糊了呢,乔依然洗耳恭听着。

    薛部长双手捧在他那如六个月孕妇的肚子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娓娓道来,“昨天我压根就连总裁都没见上。小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弄得整个办公室人心惶惶的。”

    小张满头雾水,掐着手指认真推算着,“昨天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总裁想裁我们。何况还有广告部的前车之鉴呢。”

    另外两个男同事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我也这样觉得。”

    “嗯。”乔依然和同事们一起点头。

    “昨天我从总裁办公室下来后,收到我老婆的短信……”

    “部长,你别卖关子了,讲重点。”小张急迫地催促着薛部长,乔依然也目不转睛盯着薛部长,想弄清楚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薛部长说得正起劲,又被打搅了,冷哼一声,“年轻人,别那么急躁嘛。”

    “她居然就发现我的私房钱了,我气得话都不想说了,那可是我平时塞墙角,塞床垫才攒下来的钱,我点头摇头是在思考我老婆究竟是真的发现我私房钱了,还是诓我的。”

    薛部长摸了摸那油腻腻的头发,把那所剩无几的头发全都拨弄到一边,仿佛他自己很有型的样子,“还好老薛我镇静,细细沉思之后,没搭理那老娘们的话,回家在我秘密基地发现了我私房钱,嘿,三万块,一分都不少。ef800这次我换定了。”

    “居然是虚惊一场!”小张被另外两个同事抱着头揍了一顿。

    “臭小子,妖言惑众吓唬我们。”

    乔依然愣在原地,心里愤愤地,原来顾澈压根就没说要裁后勤部的人,该死的顾澈居然就这样又耍了她。

    小张的头发被弄成了鸡窝,他兴奋之余,又问着乔依然,“乔依然,难道你昨晚去跟总裁道歉,他没跟你说清楚吗?”

    “说清楚了,我以为跟他道歉了,他接受了,就没事了。”乔依然可不像小张他们那样笑得出来。

    她可是为了杂物部的人不被裁,不仅牺牲了色相,还牺牲了她逼顾澈道歉的时机。

    原来压根就没有什么裁员的说法,这个死顾澈,“部长,我暂时离开一下”,她要今天不讨个公道回来,指不定那臭顾澈日后还会如何耍她玩。

    乔依然甚至都已经做好准备今天请假,专门等在总裁办公室外,守着这个该死的顾澈,她要拿回属于她的公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