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捍卫自己老公-私人婚-
私人婚

第119章 捍卫自己老公

    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乔依然等着文菡进了顾澈办公室帮她安排见面。

    kitty端着一个空杯,路过乔依然的时候,她傲慢地睨着气鼓鼓的乔依然,“听说你老公挺有钱的,那你干嘛还要在dl受这份气。”

    她一眼就看到乔依然那光秃秃的手指,心想连个结婚戒指都买不起,还敢自吹比顾总好,她倒要看看乔依然这次当她面如何继续吹嘘,“还是你老公压根就是个穷光蛋。”

    不提乔依然老公还好,一提她就恼火。

    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如就将顾澈是她老公的身份宣布出来,就当整整顾澈,谁让他成天骗她耍她的。

    但她转念一想,如果身份暴露,会不会又中了顾澈的圈套,把她给开除了,她才不要向恶势力低头。

    她嘴角上扬,笑得天真无害,“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顾总,反正他跟我老公认识。”

    顾澈办公室的玻璃窗没有拉上窗帘,她指了指那办公室里矜贵的男人,“他跟我老公可熟了。要不,你去问问?”

    始终认定乔依然又在吹牛的kitty,把空杯子扬到乔依然面前,“别吹牛了,你老公要认识顾总,怎么会让你在外面等这么久,都不让你进去。快,去给我泡杯咖啡。”

    反应迟钝的乔依然,虽然不知道kitty干嘛要讽刺她,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kitty对她很不友善。

    如果是其他人要她帮忙泡咖啡,她一定会答应的,但是她是不会给kitty泡咖啡的,谁让kitty瞧不起她老公的。

    “难道你不知道顾总为人就是公私分明吗?就算是我老公来了,该排队就排队,难道你也跟我一样是新人吗?”平日里乔依然从不与人争辩,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公开与人争辩,这与她胆小的性格完全不相符。

    这大概就是应了那句,爱上一个人就好像有了盔甲又好像有了软肋。

    爱顾澈就是她的盔甲,当别人说顾澈不好的时候,她能像刺猬一样竖起刺来扎反驳说顾澈不好的人,虽然脱掉那层刺她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

    谁让她瞧不起她老公的,乔依然明知道kitty知道她老公是顾澈后,绝对不会瞧不起顾澈的。

    可她心里就是很气。

    凭什么就瞧不起她老公,她的男人究竟哪里不好,至于用那么嫌弃的嘴脸吗,好像娶了她乔依然就像是倒了什么霉似的。

    kitty看着乔依然明明长着瘦瘦弱弱一脸单纯好欺负的样子,她没想到乔依然口齿这么伶俐,冷嗤道,“吹牛都快把你自己给催眠了,这是大白天,醒醒。”

    kitty傲慢的其实逐渐下去了不少,她开始怀疑乔依然说的是不是真的了,按道理整个dl的员工对她们这六个总裁秘书都是毕恭毕敬的。

    这个乔依然敢跟她叫板,该不会真的是顾总朋友的妻子吧,她掩饰住心里的不安,依旧趾高气扬,“没空跟你废话”,便走了,但在位置上一直盯着乔依然。

    直到文菡从顾澈办公室出来后,kitty望着乔依然进了办公室,她又看了看顾澈今天的预约,乔依然并没有事先预约啊。

    她怎么能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就进去了?

    难道她老公真的跟顾总认识,可顾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啊,她心里很疑惑。

    这其中不简单。

    趁着与文菡讨论工作的由头,kitty来到了文菡位置了,“文秘书,顾总今天脾气好吗?我这里还有旗下建筑公司申请加购器械的文件,今天合适交上去吗?”

    “顾总,今天不像昨天那么大火气了。”简直可以用好脾气来形容了,文菡淡淡一笑,“赶快把手上棘手的文件拿去签字。”

    昨天机密文件的事让文菡看见顾澈都有点后怕了,刚刚她把文件拿倒了给顾总签,顾总居然好脾气地没发火,还破天荒地说,“累就请假回去休息,不扣工资。”

    这种在顾澈面前出错的例子,都是直接被辞职的。

    kitty假装无意间说着,“待会看看那个杂物部的女人出来是哭还是笑,建筑公司这次又申请一亿,上个月才申请了一亿,我是真怕被他们连累害怕被骂。”

    “乔依然?”她更加不可能被骂,一向公私分明的顾总自己在玻璃窗看到了乔依然,就主动提出让乔依然进去,文菡都省了通报的口舌,她还挺羡慕乔依然有个这么好的老公。

    “你认识她?那人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公司都在传她自诩她老公比顾总帅。待会她要是被顾总骂的狗血淋头出来,才好笑。”kitty仿佛已经看到乔依然哭丧着脸出来的景象了。

    文菡摇了摇头,这个kitty假装她是老板娘的架势又出来了。

    平时kitty没少欺负别的部门来办事的小员工,别的人被欺负文菡就懒得去管,但是乔依然毕竟身份特殊,再加上她觉得乔依然的人不错,“kitty,多的话我不方便说,顾总都不敢惹她。”

    “她?”kitty震惊不已,她不敢相信那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乔依然居然有那么大来头。

    或许是她不愿意相信,她捂着嘴,瞪大了眼睛,待她回到座位后,就一直注视着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里,正奋笔疾书的顾澈,语气冷淡,“昨天交代你们做的墨盒和纸的匹配实验做好了吗?”

    果真美好的时间是短暂的。

    昨晚软在他怀里的温温柔柔的女人,现在她这么气鼓鼓的,想必是知道了吧。

    “没有。”乔依然是咬着牙讲的,“你干嘛又要骗我。”

    “叩叩”顾澈点了点他手腕上那限量版的江斯丹顿的手表,示意现在是上班时间,随之他按了按一个黑色的遥控器。

    可被乔依然理解成了,“你是不是又要拿什么公司是公司,家里是家里,公司只有顾总,没有老公来说事,你昨晚在这里要……”

    毕竟是脸皮薄的女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红得像红苹果了,下意识地往四周瞟了瞟生怕被人把这种话听了去。

    “上班时间就干工作,下班时间就干……”顾澈顿了顿,意味深长地望了乔依然一眼。

    只见乔依然没好气地居高临下望着他,“干什么看我。”

    而后,又联想起顾澈说的上一句,她顿时恼羞成怒,耳根子都红了,他太可恶了太邪恶了。

    “有什么不对吗,乔小姐?顾总骗你什么了?”他小妻子脸红生气的模样真让他赏心悦目的。

    混蛋,先有公司是公司,家里是家里一说,现在又来上班时间下班时间一说。

    “没有。顾总”,乔依然心里恨透了这个假公私分明的男人,要真的那么铁面无私公私分明,又怎么会借着总裁的名头做老公才能对她干的事。

    在公司,他是老板,只能他说了算,她一股子受骗的气得不到抒发,手指深深陷进了手心,她要气炸了。

    他用总裁身份摆谱,她一个小员工还真没办法。

    乔依然转身正打算出去的时候,那个醇厚宛如大提琴般的声音响起,“看样子你先生家底不错,要不然乔小姐也不会这么不在乎这份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