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百万-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章 一百万

    真是毫无职业道德的鸭子先生。

    一个年过六十的妇人,穿着有些朴素,带着慈爱的眼神望着他,只是那个眼神不像是金主包养小白脸的样子,倒像是长辈看晚辈的眼神。

    慢半拍的乔依然这才回想起来,这个中年妇女好像叫得是“少爷”,想必这个中年妇女应该不是包养鸭子先生的富婆了,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姆而已。

    “这位小姐是……”云姨望了望顾澈,她在房间里听到顾澈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就跑出来了,她估计是家里来客人了。

    云姨的视线从顾澈脸上转移到了乔依然脸上,她端详了一下这个满脸红扑扑的年轻女人,心里推测着八成这就是顾澈的新婚妻子,“少……”

    没等云姨把少奶奶三个字喊完,顾澈带着少有的温和眸光看着云姨:“云姨,这位是乔小姐。”

    “乔小姐,你好。”云姨这下子肯定了这位乔小姐应该就是乔依然,也就是少奶奶了,既然顾澈让他喊乔小姐,想必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阿姨,您好。”乔依然别别扭扭地打完招呼,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别扭感,尤其是云姨不停打量她和鸭子先生,像是他们俩有着特殊的男女关系。

    这个云姨好奇怪,难道她不是富婆的人吗?

    为什么对鸭子先生带女人回家,她竟然没有一丝发怒的迹象,难道这个云姨是跟鸭子先生一伙的吗?

    好恐怖,这个世界好恐怖,尤其是有鸭子先生的世界更恐怖,乔依然无法判断现在的局势,她只是觉得的很害怕,特别是云姨朝她笑的时候。

    “鸭子先生,你把手镯还我,我就走了,我不耽误你。”乔依然抿着唇,朝他伸出手。

    站在一旁的云姨,以为是她耳朵不灵光,就又问:“乔小姐,你叫我们少爷什么?”

    “鸭子……”话还没说完的乔依然,就被一个坚实有力的手臂捂住了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甩在了一个柔软的大床上了。

    这个房间比酒店和顾澈的公寓都要温馨多了,有点家的感觉,当然也比一般家庭装修的更为讲究和气派,乔依然想坐起身跟鸭子先生理论一番,可她却被他欺身而上了。

    “你……你”,她看到他瞳孔里胆怯的自己,“你……我……我睡不起你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傻的可爱,乔依然,从脸红到脖子根了。

    他看着她因为害怕而不断咬着嘴唇的动作,她把她的唇都快咬得出血了,这个样子的乔依然看起来是那么的娇艳欲滴。

    这女人知不知道,她这个动作完全就是在勾引他做些什么,他的确有点想念她口中那甜甜的味道了。

    顾澈他低下头吻住了那诱人的红唇,乔依然愣了几秒,才意识到男人正在对她做什么,他的身体怎么这么烫,他的呼吸怎么这么厚重,他究竟想干嘛。

    顿时千头万绪涌上了乔依然的心头,她的胳膊又被他禁锢在头顶,嘴巴想发出呼叫声却又被他堵着,只能嘤咛地发出“呜呜”地惨叫声,唯独还剩能动弹的腿,朝男人的背使劲揣着。

    她已经结了婚,就算她不爱那个大肚子杀人不眨眼的丈夫,她也不能在婚内跟别的男人做出这种事情,两行热泪从乔依然杏眸一直往外流,哭到伤心处的乔依然还开始流起了鼻涕。

    “脏死了”,顾澈从乔依然身上退下来,扯过床头的纸巾擦了擦分不清是鼻涕还是女人口水的液体,随之把整个纸巾盒丢给了乔依然。

    本来就没打算跟乔依然做,顾澈只是不想乔依然在云姨面前叫他鸭子先生,他担心云姨激动起来的时候会叫他“阿澈”。

    这时候的乔依然也顾不上手镯了,她没命地往楼下跑,此刻她只想远离这个鸭子先生,这个男人这样对她已经是第二次了,她就不明白她哪里得罪了鸭子先生,他要钱,她便给他了,明明是他拿了钱又不肯还手镯,为什么还对她干这种事。

    “呜呜,死鸭子,臭鸭子……”乔依然一边哭,一边跑出了别墅,云姨跟在后面不停喊:“乔小姐,你怎么了?。”

    乔依然自然是不敢回头的,她认定云姨跟鸭子先生是一伙的,她的长裙满是褶皱,一头如墨般的长发也乱糟糟的,迎着风跑起来的样子甚是狼狈。

    站在别墅二楼的顾澈,给助理唐浩宇打了个电话,他不耐烦地对电话那端吩咐着:“立刻,马上叫一辆车出现在西郊别墅,把她给我安全送回公寓。”

    一头雾水的唐浩宇小心翼翼问着,“是哪个她?”在唐浩宇记忆里,顾澈是从来不会带人回去西郊别墅的,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哪个她是谁。

    “顾太太。”顾澈觉得有些难为情,但威严的气势不能少,他沉思了几秒,又补充,“找个女司机。”

    男司机不安全,顾澈脑海里依旧挥散不去今早那个郑彦抱着乔依然的画面,从来都只有他顾澈不要的东西,还没有人能抢他的东西,这种雄性生物的归属性问题不能含糊。

    “算了,不用了,我自己去”,容不得电话那端的人问清楚,顾澈烦躁地摁掉了电话,“指不定这个死女人又去找那个郑彦了。”

    他拿上车钥匙,逃避着云姨探究的眼神,跳进车里,踩下油门,就朝着乔依然离去的方向飞驰而去。

    没多会,那抹粉色长裙的女人就出现在顾澈的视线内了,他甩着方向盘,直接把车停在了乔依然的面前,堵着乔依然的路。

    眼睛哭得通红的乔依然,恐惧地双手抱着双臂,一步步往后退着,“你走开……你走开。”那豆大的眼泪,比刚才哭得更加汹涌了,如果顾澈不是当事人,他真的快要相信这个女人是不是被强过了。

    “上车。”男人异常烦躁,可能是出于心里的不安,他还是下了车,只是当他逐步靠近她的时候,她没命地转身就跑。

    但始终她没有他腿长,也没有他熟悉地形,最后乔依然还是被顾澈塞进了车里。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顾澈瞥着他这新婚妻子丝毫不断欠的眼泪,觉得他新婚妻子是瀑布做的。

    现在知道怕了吧,当时在外面找鸭子的时候,怎么就不怕,现在不给她一点教训,以后指不定有多少绿帽等着他。

    “想要手镯,你给我一百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