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故意惹火-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1章 故意惹火

    啧啧,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傻乎乎的,没想到鬼主意还挺多的。

    顾澈单手紧抱着乔依然,又松了松他脖子上的领带,还解了一颗扣子,露出了他性感的锁骨,那里还有着若隐若现的红痕。

    臭男人,居然解开扣子,好端端干嘛解扣子,他是总裁,又不是鸭子。

    丢死人了,他锁骨上怎么还有血印,那个一定不是她咬得。

    他灼灼的眸光盯着乔依然脖子,乔依然低头看下去,才发现,她白色衬衣是那么的透明,连里面红色的蕾丝边都看得一清二楚,而那块地方的衬衣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了。

    扣子开了,露出了她白皙光滑的事业线,还有那上面今早他种下的草莓。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休想。”乔依然急得把书丢在了地上,慌忙地把扣子给扣上了。

    又扭动着腰肢,昨晚在这个办公室发生的那事,让她好生羞愧,“你给我松手,我要工作了。”她可不想大白天的被这个假公济私的男人吃干抹净。

    哼,晚上也不愿意让他碰她了,看样子他是想念书房那张床了。

    待她把自己扣子给系好后,又把顾澈衬衣上的扣子给他扣得严严实实地,“顾总,听说你结婚了,在上班时间跟女下属这样,合适吗?”

    “乔小姐,我太太很善解人意,她不会介意的。”顾澈温热的大手掌在女人背后轻轻抚摸着,他的小妻子真诱人,最开始他只是想要一个她的吻而已。

    “干什么,顾澈,外面还一堆人在,你别乱来,你个假惺惺的流氓,亏你有脸说什么家里公司,上班时间,下班时间。”乔依然挣不脱,就慌乱地掰着顾澈搂着她的手。

    顾澈半眯着眼,直勾勾盯着乔依然因为生气,而剧烈起伏的柔软,那是他小妻子全身上下最柔软的地方,想到就让他浑身热血澎湃。

    “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公司,你不都是我的吗?”薄唇在乔依然脸颊边划过,他热切的眸光让乔依然害怕。

    他丰神俊逸的模样在她瞳孔中越来越大,乔依然极力躲避着他蛊惑人的气息,这个臭骗子,知道他要她干活就没好事,“那也不能在这里那个。”

    “难道你今晚不赶我去书房了?”顾澈的鼻子蹭着乔依然的鼻子,薄唇印上乔依然的红唇。

    这个混蛋怎么知道了她的想法。

    可她极其不配合的歪掉了头,双手推着顾澈的胸膛,“你再不松开,我真的叫了,让别人都知道你压根就不是个公私能分开的男人。”她真的好怕有人突然会进来看到这一幕,太让人误会了。

    “待会去床上给我好好叫。”这小东西真是欠收拾了,顾澈单手搂着乔依然的腰,另一只手固定住了她的后脑勺,正当他才品尝到她嘴里的清甜时。

    门外,伴随着敲门声,还有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声,“顾总,r%26s的人送西装过来了,我现在可以进去帮您试试大小吗?”

    “该死”,顾澈不甘心地咬了乔依然的唇一口,“别以为能逃掉。”

    乔依然觉得这是她脱身的好机会,她用手背擦了擦唇边的口水,低嚷着,“放开我,人都要进来了。”

    “小东西,等kitty出去后,我再进去。”顾澈意味深长地望着乔依然,对她,他是势在必得,不急于这一点时间,他松开了乔依然,低头整理着衣服。

    很快,顾澈的衣服就整理好了,他声音从刚才充满低沉嘶哑的声音恢复到了干脆清冷的嗓音,“kitty……”

    kitty,乔依然记得就是刚刚在门外挑衅她的那个女人,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不是瞧不起她老公吗?

    这个名字让乔依然反感,那就让kitty瞧不起的男人,给点颜色她看看。

    男人在兴致来了的时候,生理反应可是很难忍住的,如果kitty一直在门外叫,顾澈肯定会发火。

    她柔柔地叫着,“老公”,从顾澈背后搂着他的腰,故意使她自己的柔软贴近顾澈的后背“别走”,小手像是无意间碰着男人裤裆处,“唔……好烫。”

    乔依然感受到顾澈的身子一颤,他现在一定很想做了,果然顾澈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仍保持着冷淡对着门口说着,“kitty,你先回去,我现在有个电话要接。”

    随之,顾澈转过身,把乔依然抵在了那巨大的书柜上,“昨晚没饱?”

    门外像是没有kitty的声音了,乔依然眨了眨眼,嘴角上扬,“顾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放开。”

    “做就懂了。”顾澈声音哑哑的,很是性感,他双眼猩红地盯着乔依然,就像猎人对猎物的虎视眈眈。

    容不得乔依然拒绝,顾澈拦腰抱起乔依然就往书柜后面走了去。

    才经过书柜,办公室的门锁就被人握住了,发出了响声,是kitty焦急的声音,“方董,顾总说有电话要接,我就没进去,您要不要也等等再进去?”

    “不了,我有急事找他,这个点可能是跟r国那边在沟通,我就是为了这事找他。”方睿霖连门也没瞧就径直推开了顾澈办公室的门。

    几秒钟之后,办公室里,顾澈头发依旧是一丝不苟地,他握着座机的手,看到方睿霖来的时候就放了下去,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找我?什么事这么急,连敲门的时间都省了。”

    正在启动打印机的乔依然,对着冰冷的机器冷笑着,心里骂道:真是个道貌岸然的臭男人,可真会装。

    “我是怕你不知道一些状况就答应了r国那边的要求,我这不着急吗,最新消息显示r国的……”方睿霖听到了打印机“轰轰”的声音就警惕地不再往下说了。

    他放眼望去就看到了乔依然正低着头复印着东西,不断有纸张从打印机里吐出来。

    方睿霖眉头紧蹙,语气不佳,“怎么她也在?”从始至终他都是不相信乔依然的,他认定了她是受了某个人或是某些人的指使,带着非常不单纯的目的嫁给了顾澈。

    并且他一开始的怀疑,也得到了律师沈博文的证据,那出乔志远被高利贷抓走的戏码,他们可是自导自演地很精彩。

    并没有回答方睿霖的质问,顾澈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r国没诚意,我早就料到了,所以我一直拖着,考察组过去也只是单纯的考察而已。反正费用他们出。”

    “这么好给员工放假休假的机会,干嘛要浪费。”顾澈摊手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嘘”,方睿霖用头指了指乔依然的方向,紧张万分地朝顾澈挤眉弄眼的。

    dl和r国合作项目的事情是公司的高度机密,方睿霖既然不相信乔依然,就不会希望她听到任何内幕,毕竟对外dl还是很有诚意与r国合作的。

    这个乔依然究竟替谁卖命,他还没查清楚,不过他相信他很快就能查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