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余震-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2章 余震

    “你在干什么?”方睿霖疾步朝着乔依然走了去,很是担心乔依然会不会在偷听什么,或是偷什么资料。

    他不知道一向冷静睿智多疑的顾澈怎么就能容忍乔依然待在dl,而且还让她进来总裁办公室。

    当方睿霖的阴影遮住了乔依然娇小的身躯,她害怕被他看出她的异样,她一直低着头,心情还没从刚才惊悚的一幕转变过来,吞吞吐吐说着,“我,我,复印。”

    她吞吞吐吐的模样让方睿霖很是怀疑她心里有鬼,他又朝她走进了点,“干嘛低着头,你还做什么了。”

    糟了,衣服什么的不是整理好了吗?

    怎么还被看出来了?

    还是被一个男人给看出来了,好丢脸,她这辈子都不想在理顾澈了,她紧张地手一滑,把手上拿着的纸全都散在地上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这个样子,心里没鬼才是有鬼。

    方睿霖快于乔依然把地上的纸张给捡了起来,他审视的眸光注视着一直低着头的乔依然,他厉声问,“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如此害怕。”

    一直坐在大班椅上的顾澈,看着方睿霖对他小妻子的逼问,不咸不淡帮腔,“乔小姐,《贸易政策与市场结构》复印的那十份,第一份就给方董送过去。”

    “好,顾总。”乔依然低着回答着,她低着头站起来,仍旧躲避着方睿霖的质问的眸光。

    “睿霖,美国那边的专利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文件你怎么都没签名,是继续打官司还是庭外和解。”他的女人,他不会让任何人欺负,顾澈拿着那份方睿霖未签字的文件走了过去。

    他很自然地把乔依然往身后一拉,使他自己与方睿霖对峙。

    “顾总,晚点在详谈,现在不方便。”方睿霖的眸光一直死死盯着低着头的乔依然,他始终不相信乔依然是无辜的。

    在临走之前,方睿霖意有所指看着顾澈,“旁观者清的道理,我有必要提提。”

    方睿霖总算走了,乔依然捶着顾澈的后背,“都怪你,方董他一定是猜到我们在里面干了什么。吓死我了,我再也不要跟你这样了。”

    “没人会以为两夫妻什么都不做的。”傻瓜,方睿霖他是怀疑你偷资料,顾澈转身,捧起乔依然的小脸。

    虾红色,使她看起来更加的妩媚了,他才舍不得让别的男人看了去。

    “你赶快走,我还要工作呢”,乔依然抱怨的声音在顾澈听来像是撒娇。

    她的小妻子,越看就越娇艳欲滴,如果不是刚才被他们打断,那她现在一定是软糯糯在他怀里叫着,“老公。”

    “求人的态度呢?”顾澈霸道地按住乔依然拿纸的手,他垂眸望着一脸恐惧的乔依然。

    跟这个流氓实在是无法沟通了,乔依然灵动的眼珠子上下转动,无奈地叹了叹口气,又咬了咬牙,踮起脚,在顾澈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但对某头没吃到肉的狼来说,既然肉到嘴边,他就不会轻而易举放过,他闭上眼,慢慢品尝着乔依然的清甜。

    门外的脚步声是那么清晰,kitty的声音是越来越近了,“alex,我先拿西装进去给顾总试试,待会广告部来拿文件,你帮我给他们一下,谢谢。”

    声音越来越近了,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小半边。

    顾澈和怀里的女人都被这阵声音惊住了,乔依然咬了他一口,皱着眉,一张小脸也皱巴巴地,咬着牙,“放开。”

    乔依然望着健步如飞的男人,三步并做两步回到了他的大班椅上,她心里暗骂着,总算还知道要点脸了。

    “kitty,你跟着我也几年了,进门之前,敲门的规矩,还需要再教?”顾澈头也没抬,低头看着文件。

    kitty原本满脸含笑的脸僵住了,她解释着,“顾总,方董走的时候,门本来就没关上,我以为您等着我进来,所以我就没敲门。”

    顾澈沉默,kitty感受到了那迫人的低气压,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惹顾澈生气,“顾总,我以后不会再犯了。”不是说顾总今天心情好吗?

    kitty从进办公室就听到了那打印机的轰鸣声,她不悦地扫了一眼乔依然,“顾总,是不是乔依然在这里太吵了,我让她出去吧。”顾总一向最讨厌吵闹了,这下子总不会出错了,说不准还能将功补过。

    “衣服放沙发上,出去。”顾澈直接下了逐客令,以前他觉得这个kitty挺机灵的,怎么今天就这么让人烦。

    尴尬的kitty,把西装抱在手上,她可不想在乔依然面前跌份,于是又殷切地站在顾澈身边,“顾总,我帮您试完西装外套就出去。”她不想就这么被赶出去让乔依然看了笑话。

    顾澈还没发怒,就听见一阵“砰砰”声。

    那是书与打印机发生剧烈碰撞的声音,像是有人故意用书在砸打印机一样。

    现在书躺在地上,而乔依然并没有要捡的打算,甚至都不关心那书,像是跟谁在赌气一样又踢了踢打印机。

    有点意思,顾澈骨节分明的大手在桌上敲击着。

    “怎么又卡纸了,烦死了。”他居然让别的女人给他换衣服,乔依然只觉得血压往上飙,她把出纸口的纸拽到手上,怒气冲冲地朝着办公桌走了去。

    她把那叠刚刚才复印好的a4纸直接洒在顾澈的办公桌上,那些纸被乔依然大力地砸到桌上的时候,有几张滑到了kitty脚边。

    顾澈在场,kitty不敢直接发怒,只是微微一笑,“乔依然,以后做事别这么毛手毛脚。”居然敢对总裁砸东西,等着被总裁骂吧。

    故意使她自己那低胸深v的衣领朝着顾澈的方向站了起来,kitty还贴心地碰到顾澈腿上的搭着的西装外套,“顾总,我帮你把你腿上的西装给挂在衣架上。”

    说完,她的手就要去拿顾澈腿上的外套,顾澈条件反射地用手护住腿上的衣服,语气冷,漠,“出去。”

    得意的kitty立马挑衅地睨了乔依然一眼,“乔依然,听见没,顾总让你出去。”

    “是让你出去。”顾澈抬头,他眸底蕴藏着寒光。

    kitty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却不敢做声了,因为顾澈阴鸷的眸光让她从脚底板的凉意朝着全身扩散了开来。

    “顾总有什么吩咐再叫我。”该死的乔依然明明是她得罪了顾总,为什么不赶她走。kitty嫉妒能跟顾澈待在一起的女人。

    kitty才走,乔依然小腰一扭白了顾澈一眼,也朝着办公室的门口走了去,顾澈蹙了蹙眉,这个小醋包。

    “咔嚓”两声,门被反锁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