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礼服被抢-私人婚-
私人婚

第125章 礼服被抢

    屏住呼吸的乔依然,低着头,她不知道顾澈会不会满意她身上的礼服。

    不是他身上熟悉的薄荷味,而是一种香味厚重的味道。

    乔依然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她手腕上带着好几根铂金手镯,耳朵上带着大大的黑色圆环耳环。

    她心里的紧张放松了,另一方面也有些失望,顾澈怎么还不来。

    迎面走来的这个女人,体型有点微胖,每走一步路,她手腕上的手环就会发出碰撞的“铛铛”声,让人不注意都难。

    这个女人看起来比蔡媛媛年纪要大一点,她皮肤偏黑,看起来一副很不好相处的样子,她压根都不理跟在她后面端茶送水的mandy。

    郑子珺上下扫视着乔依然。

    蓝色短裙配上白皙皮肤的乔依然,衬得她整个人粉粉嫩嫩得,格外青春活泼。

    郑子珺双眼发光盯着那身穿蓝色礼服的人,“漂亮”,但郑子珺并没有看乔依然的脸。

    乔依然听到别人夸奖,心里的喜悦还是难以掩饰住的,虽然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乔依然觉得不友善,既然人家夸赞了她,她还是礼貌微笑地回应着,“谢谢。”

    “哼”,郑子珺不屑地扫了一眼素面朝天的乔依然,“以为我说你穿的好看吗?我说的是衣服,自作多情。”

    居然会错意了,乔依然有些难堪,便低头走开了。

    “媛媛,你居然有好货不先通知我,你还当我是朋友吗?”郑子珺手伸向后面,结过mandy手上的咖啡,才喝了一口,咖啡还没下咽,就皱着眉把咖啡杯塞进了mandy手中。

    她把口中的咖啡吐到了mandy手中的咖啡杯里,“呸,呸,呸。”

    面对郑子珺突然侵袭,mandy感觉到了恶意,她一个踉跄没站稳,手中的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就沁出来烫到了她的手,“嘶……”

    在落地镜看到这一幕的乔依然被吓住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刁蛮。

    未等mandy说话,郑子珺就先发制人,双手环在胸前,“媛媛,你员工泡的咖啡是人喝的吗,一股劣质咖啡豆的口感。还有你店里的模特个子怎么这么矮,一米七都没有,模特最忌讳就是胸大。”

    下意识的乔依然就捂住了她的胸,她又不是模特,这个女人当众讨论别人身材真的好没礼貌。

    “对不起,郑大小姐,她们两个不专业,我让她们马上消失。”蔡媛媛一个头两个大了,这个最难搞同时又是最大客户的郑子珺怎么就提前一小时来了。

    蔡媛媛厉声呵斥着,“mandy,你是不是瞎了眼,郑大小姐难道不认识吗?她来了,得喝最高级的爱咖啡。还愣着干嘛,还不下去重新泡一杯。”

    望着mandy红肿一片的手,乔依然替她手疼,“那个,你待会用冷水冲冲就不会留泡了。”

    坐在沙发上的郑子珺明显不高兴了,十五公分高的尖细跟在地板上发出了不和谐的摩擦声,“胸大无脑的女人。”

    “乔依然,你先出去。”这个女人还真是爱给她找事,太没眼力界了。

    乔依然不懂为什么蔡媛媛帮外人不帮她,心里虽然有点不舒服,但她也没多想,就朝着门外走了去,毕竟顾客至上。

    “慢着,让她把身上那件衣服脱下来,我要。”郑子珺漫不经心地翻着蔡媛媛递上来的新款礼服,语气坚定。

    什么,这个女人要,那她穿什么呢?

    乔依然有些着急地凝了凝蔡媛媛,小声嘀咕着,“我身上这件能留下吗?”

    这个郑子珺是r%26s的超级vip,她一个人的消费能力能抵上十个vip的购买力,蔡媛媛自然是把她当神供着的,至于让乔依然出丑,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赶快去换下来。”蔡媛媛咬牙在乔依然耳边嚷着,还掐着乔依然的腰,阴沉着脸,“你结婚了,背部那么露,想去勾引谁?”

    咦,乔依然记得她刚穿上这件蓝色露背礼服时,蔡媛媛不是这样说的啊。

    “磨蹭什么呢?”蔡媛媛二话不说就把乔依然拉进了更衣室,提起手就往乔依然腰间的拉链处。

    虽然大家都是女人,但是被人换衣服,乔依然还是无法适从的,她捂着前面的裙子,“媛媛,我自己换,你先出去吧。”顾澈昨晚和今早在她前面留下了不少痕迹,她还真没脸被人看到。

    外面等着的郑子珺可不是什么耐性好的人,蔡媛媛扒开乔依然的双手,“你给我快脱,别笨手笨脚把礼服给扯烂了。”

    “啊”,乔依然突然身前一凉,光洁如玉的肌肤就坦露在蔡媛媛面前了,她红着脸马上穿上了她自己的衣服。

    这个该死的乔依然,她身上那么多暗红色的印子,蔡媛媛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顾澈会碰乔依然,她不过就是顾老太爷看上的孙媳妇罢了。

    “你们做了?”难道顾澈真的彻底忘记高雅澜了,他居然碰了其他女人。

    乔依然红着一张脸,把衣服穿好了,“什么意思?”做什么东西。

    “你上次甩给我的那些套子,你跟阿澈哥用过没?”蔡媛媛紧盯着乔依然,毫不转弯地问出来了,阿澈哥不是对高雅澜用情很深吗,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怎么就……

    难道阿澈哥对乔依然上心了,他难道不知道乔依然待在他身边目的不纯吗?

    这种问题真的好难回答,乔依然缕了缕头发,抿了抿唇,并不打算回答。

    可蔡媛媛才不会就此罢休,握着乔依然手腕,厉声呵斥,“你身上那些,是别的男人弄的?”

    “那是你阿澈哥弄得。”为了表达她没背叛顾澈,乔依然觉得她快要疯了,才急的说出这话。

    蔡媛媛像是受了很大的气一样,故意把乔依然撞到了更衣室的墙上,就出去了。

    望着蔡媛媛手上的那件蓝色礼服,郑子珺满意地接过来了,“行,把你店里所有蓝色的礼服给我装好。”

    “好,谢谢郑大小姐。”蔡媛媛并没有很兴奋,虽然一下子卖出去了50多件蓝色的礼服。

    今天这笔买卖着实大,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很兴奋,可是在得知顾澈碰了乔依然后,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难道阿澈哥也跟其他男人一样沉迷美色了,忘了旧情,甚至连乔依然背后的目的也不管了。

    心事重重的蔡媛媛送郑子珺上了车,就在路边继续思索着,压根就没注意到停在她身边的玛莎拉蒂,直到顾澈拉下车窗,按了按喇叭,蔡媛媛才回神,她神色慌乱,“阿澈哥,你来了?”

    “你不在店里帮你嫂子,干嘛杵在大街上当傻子。”顾澈迈着长腿下了车,他挺立的鼻梁上带着一副黑色的超大墨镜,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

    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

    :晚饭愉快!

    ...